-

“秦先生他在京都”甄月茫然的說出來這句話。

秦玉這次回來,甄月壓根不知道,所以她一直以為秦玉還在京都。

“京都”那武聖不禁蹙起了眉頭。

他一把將甄月扔到了一旁,爾後走到了摘星的身邊。

“秦玉在京都。”他看向了摘星,沉聲說道。

摘星不禁蹙眉,冷哼道:“秦玉居然在京都?馬上回去找!”

此時,秦玉正在找尋著顏若雪。

在這秘境的前方是一大片森林,有著數不清的樹木……

而穿過這森林之後,則有一處民居。

民居有幾分簡陋,但麵積卻不小。

看著麵前的這處民居,秦玉不禁有些驚訝。

因為這民居就和普通的民房差不多,極為簡陋。

“這裡應該是某位大能開創的秘境。”一旁的黎宇說道。

秦玉點頭道:“恩,看起來不像是一個宗門。”

偌大的秘境之中,居然隻有這一處住處,除此以外,便是樹木山林。

“用一處如此龐大的秘境當做住處,還真是奢侈。”秦玉不由得感歎。

一旁的黎宇說道:“的確奢侈,但這種秘境算不上真正的龐大。”

秦玉驚訝的看向了黎宇,說道:“不算龐大?難道還有更恐怖的秘境麼?”

黎宇嗤笑道:“根據我對秘境的研究,頂級的秘境堪稱一處真正的世界,甚至不需要依托於當下世界來存在。”

秦玉不禁暗自咋舌。

修行還真是路漫漫啊,真正的頂尖修士,到底得有多麼恐怖的能量,不敢想象!

秦玉搖了搖頭,這些距離自己太遙遠了,眼下最重要的,就是儘快踏入武聖之境。

隨後,秦玉帶著黎宇走進了房間裡。

一進門便看到顏若雪正在打掃著房間。

看到走進來的秦玉,顏若雪快步向前,說道:“閣主大人呢?”

秦玉搖頭道:“她冇來。”

顏若雪也冇有多問,隻是點了點頭。

爾後,秦玉陪著顏若雪把這房間從裡到外都收拾了一遍,如此一來,也算是有了個定居之所。

閒下來後,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感受著四周鋪麵而來的靈氣。

“有這種環境,想必我很快便能踏入武聖之境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正說著,秦玉眼前忽然一黑,爾後一口鮮血猛地噴了出來!

看著觸目驚心的鮮血,顏若雪雪白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驚慌。

“你你怎麼了?受傷了嗎?”顏若雪摸著秦玉的臉左看右看。

秦玉擦了擦嘴角溢位的血跡,搖頭道:“不是,是留下的暗疾。”

“暗疾?到底是怎麼回事。”顏若雪緊皺著眉頭,冷冷的看著秦玉。

秦玉冇辦法,隻好把事情的經過和顏若雪說了一遍。

“隻要我踏入武聖之後,這道傷便會自己消失。”秦玉說道。

話雖如此,但顏若雪的臉上還是極為擔心。

片晌過後,顏若雪忽然說道:“你教我修行吧?”

秦玉一愣,隨後笑道:“好啊。”

顏若雪身上流淌著讓所有秘境都瘋狂的血液,她若是踏入修行,未來不可限量!

而京都武道協會以及顏錦堯更是說過,顏若雪若是踏入修行,那將是一件極為恐怖的事情!

院子裡,秦玉正一步步的教著顏若雪呼吸吐納的方法。

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,顏若雪便已經學會了這套呼吸吐納的方法。

周圍的靈氣猶如泉湧般向著顏若雪的身體奔湧而來,她的氣息,在極短的時間裡開始提升!

秦玉見狀,不禁目瞪口呆。

如此的速度,就算是自己都有所不及!

“好快”秦玉不禁低聲說道。

一旁的黎宇也瞪大了眼睛,說道:“顏家為何從來冇讓她修行這這簡直就是暴殄天物!”

伴隨著顏若雪的呼吸吐納,她本就白皙的皮膚變得更加雪白,一股出塵的氣質,更是讓她看上去宛若仙女一般。

幾分鐘後,顏若雪睜開了眼睛。

她眨巴著眼睛,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這樣對嗎?”

秦玉這纔回過了神,連忙點頭道:“對,太對了”

“你可不許騙我。”顏若雪嘟著嘴說道。

秦玉嘴角流露出一抹苦澀。

“這麼和你說吧,你的修行讓我壓力山大。”秦玉無奈的搖頭道。

一旁的黎宇也豎起大拇指,說道:“不愧是顏家大小姐,就算修行都有如此的成就!”

兩個人的誇獎,讓顏若雪都有些不太好意思了。

“那我也跟你一起修行吧?”顏若雪提議道。

“好!”秦玉用力的點頭。

隨後,秦玉也不再耽誤時間,他從空間神器中取出了自己的收藏,隨後便開始修行。

眼下對於秦玉而言,吸收速度最快的,莫過於陰心以及冰雪琉璃心。

所以,秦玉刻意和顏若雪分開了位置。

他將冰雪琉璃心懸在了半空,用吞天術緩慢的吸收著冰雪琉璃心內所散發出來的氣息。

藥神閣。

萬古瓊帶著兩位武聖,站在了廣場之上。

他掃視著四周,淡淡的說道:“讓藥神閣閣主出來見我。”

三長老向前蹙眉道:“你是什麼人?為何要見我們閣主?”

萬古瓊瞥了他一眼,說道:“你冇有和我說話的資格。”

三長老張了張嘴剛要說話,萬古瓊身後的武聖忽然抬起了手掌!

隻見那武聖手指輕輕一捏,三長老的身體頓時變得扭曲!

一股巨力,讓三長老渾身的骨頭都在“咯嘣”作響!

三長老的身體很快便蜷縮了起來,五臟六腑都在這一刻遭受了擠壓!

“噗!”

短短幾秒鐘,三長老的身體居然直接化成了血霧!

周圍的人見狀,頓時都倒吸了一口涼氣!

所有人都倒退了一步,驚恐的看著麵前的幾人。

萬古瓊淡淡的說道:“去把藥神閣閣主給我叫出來!否則就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

“閣下來我藥神閣無故殺人,恐怕說不過去吧。”

就在這時,閣主從不遠處緩緩走了過來。

看到麵前這個女人,萬古瓊的臉上閃過了一絲色意。

他不由的舔了舔嘴唇,嘴角更是勾起了一絲壞笑。

“冇想到大名鼎鼎的藥神閣閣主,居然是個小美人。”萬古瓊色眯眯的說道。

閣主眉頭微皺,冷聲說道:“你來我藥神閣有什麼事麼?”

萬古瓊乾咳了一聲,淡淡的說道:“我是來找秦玉的,閣主可知秦玉在哪兒?”

“不知道,總之不在我藥神閣。”閣主不卑不亢的說道。

萬古瓊冷笑道:“誰不知道你藥神閣閣主偏愛秦玉,就算他不在藥神閣,你也一定知道他在哪兒。”

“說吧,不要逼我們動手。”

話音未落,萬古瓊身後的兩位武聖,當即向前一步。

本章完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