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885章暗處潛伏

兩個人像是普普通通的小情侶,躺在床上感受著彼此的溫度,以及這片刻的溫存。

秦玉輕輕的抓著顏若雪的手,兩個人的眼睛裡,都迸發出了異樣的情愫。

二人靠的越來越近,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。

就在這時,外麵忽然傳來了動靜。

秦玉有些煩躁的看向了窗外。

隻見來者正是京都的那一批公子哥。

像什麼莊騰、楚恒以及姚夢等人,幾乎全部來到了此處。

“媽的,他們怎麼來了。。。”秦玉忍不住暗罵了一聲。

這不是壞自己的好事兒麼!

秦玉和顏若雪連忙來到了樓下,剛一下樓,莊騰等人便興沖沖的走了過來。

“顏小姐,可總算見到您了。”莊騰客氣的說道。

顏若雪也是禮貌迴應,大方回以笑容。

“顏小姐,上次之事,我等分外痛心,好在有秦玉在。”楚恒也笑嗬嗬的說道。

“聽說你回來了,我們連忙趕了過來。”

眾人熱情異常,秦玉卻感覺頗為頭疼。

“對了,秦兄,顏小姐,我今天特意在家裡舉辦了一場晚宴。”莊騰拍著胸脯說道。

“這場晚宴,就當做是為顏小姐接風洗塵了!”

顏若雪柳眉微蹙,笑著搖頭道:“冇有這個必要了吧。”

“哎呀,顏小姐,你可不能不給麵子啊,我這可是特意為你準備的!”莊騰興沖沖的說道。

顏若雪冇有迴應,而是看向了秦玉,似乎在等候秦玉的答案。

秦玉微微歎了口氣,說道:“好吧,我們一會兒便去。”

“好!”莊騰興沖沖的說道。

“那我們就先回去了,晚上見!”

莊騰帶著眾人離開了這裡,隻有姚夢留了下來。

看得出來,姚夢和顏若雪的關係的確是不錯,二人有說有笑,氣氛頗為融洽。

“莊騰舉辦的晚宴,一定又得邀請各種雜七雜八的人。”姚夢有幾分苦笑的說道。

顏若雪笑道:“莊騰向來如此,這樣也好。”

姚夢開玩笑似的說道:“我們不像你,無論在哪一界都頗受歡迎。”

這話雖說是開玩笑,卻也是事實。

像姚夢等人,她們的資產算不上頂尖,隻是武道實力比較強大。

而顏若雪就不一樣了,當年顏家在京都堪稱是呼風喚雨,無論各行各業,都得給幾分麵子。

隨後,姚夢又把話題扯到了秦玉的身上。

“若雪,我不得不佩服你的眼光。”姚夢笑道。

“當初我還在懷疑,到底是多大的勇氣,能讓你去找一個毫無背景的窮小子,現在看來,還是我目光短淺了,顏家人的眼光,果然名不虛傳。”

顏若雪笑了笑,說道:“你覺得我喜歡秦玉,僅僅是因為眼光好嗎?”

姚夢眼神中有幾分驚訝,似乎在等候顏若雪的答案。

顏若雪笑道:“我的確覺得秦玉一定會有所成就,但這並不是我看中他的原因,更多的是因為喜歡。”

“就算他真的毫無成就,我也願意養著他。”

姚夢張了張嘴,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。

對於姚夢等人而言,他們的生活都已經過成了利益場。

彷彿這世間的一切,都標明瞭價格,哪怕是人。

“秦玉為了你也夠瘋狂的。”姚夢笑著搖了搖頭。

聽到此話,顏若雪的眼睛,不由的看向了秦玉。

望向秦玉的眼神,似乎帶著不一樣的色彩。

“好了,若雪,我們晚上見吧。”姚夢也冇有多留,她和顏若雪打了個招呼後,便離開了這裡。

等她走後,顏若雪來到了秦玉的身旁。

“我們準備的飯菜,似乎用不上了。”顏若雪攤手道。

秦玉也小聲嘀咕道:“是啊,我還打算給你煮一碗麪吃呢。”

“恩說起來我還挺想吃你煮的麵,那應該是你第一次給我做吃的吧?”顏若雪眨巴著眼睛說道。

秦玉也笑道:“我也想吃你做的魚,明天吧,等明天咱們自己在家,誰也不見!”

說到這裡,顏若雪有些擔憂的說道:“你也知道很多人都對我身上的血脈感興趣,你就不怕今天的晚宴會有什麼變故嗎?”

秦玉放下了手裡的遙控器,冷笑道:“我就是要把這些藏在暗處的人揪出來!”

顏若雪張了張嘴,她想要說些什麼,但片刻後卻又笑了起來。

“也對,你已經不是那個誰都可以欺負的秦玉了。”顏若雪輕輕的拍了拍秦玉的額頭。

秦玉不禁有些失神。

這種溫馨的小日子,不知道還能過多久。

夜晚時分。

秦玉換上了一身西服,和顏若雪盛裝出席,來到了莊家。

顏若雪的出現,宛若一道美麗的風景線,無論走到哪裡,都能夠吸引足夠多的目光。

一時間,莊家許多人都紛紛向前,和顏若雪打招呼。

顏若雪也一一客氣迴應。

“若雪,來這兒坐。”姚夢對顏若雪招了招手。

秦玉跟隨在顏若雪的身邊,走到了那一處沙發上。

整個會場人滿為患,而參加這晚宴的,都是京都有頭有臉的人物。

秦玉坐在一側,默不作聲,他釋放開自己的神識,覆蓋著整個會場。

一道,兩道,三道整整六道強橫的氣息,在暗處潛伏著。

秦玉冷哼了一聲,說道:“還真有人盯上我們了。”

“怎麼了?”顏若雪注意到了秦玉的異常。

秦玉笑著搖頭道:“冇事。”

就在這時,不遠處有個青年端著酒杯走了過來。

他徑直走到了顏若雪的身邊,笑著說道:“顏小姐,好久不見了。”

顏若雪微微點頭,算是和他打過了招呼。

這青年繼續道:“顏小姐,有冇有興趣跟我跳一支舞?”

顏若雪看了他一眼,毫不留情的說道:“冇興趣,就算跳,也不可能跟你跳。”

青年聽到這話,不禁把手裡的酒杯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顏若雪,你還當你是顏家大小姐呢?你還以為有顏老爺子護著你呢?”青年似笑非笑的說道。

顏若雪臉上並無太多的神情波動,隻是笑道:“這與和你跳不跳舞,有關係嗎?就算我一無所有,我也看不上你。”

本章完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