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武聖的氣息強大至極,根本不是秦玉所能抗衡的!

但麵對踏步而來的武聖,秦玉不可能坐以待斃。

他怒喝一聲,渾身氣息瞬間爆發到了極致,隨後猛然一拳,狠狠地迎了上去!

“轟!”

現場頓時天塌地陷,秦玉的肉身更是直接橫飛了出去!

他的嘴巴裡溢位了一口鮮血,肉身更是露出了晶瑩白骨!

秦玉一個翻身,從地上蹦了起來。

他看著肉身上的傷口,不禁蹙眉道:“不愧是武聖,居然如此強大”

震驚的不隻是秦玉一人,不遠處的兩名武聖,以及萬古瓊,也瞪大了眼睛。

“居然冇死?”出手的老者,不由得瞪大了眼睛。

萬古瓊沉聲說道:“你看到了吧,此子不簡單,以武侯之境抗下武聖一擊,這絕不是普通武侯能做到的。”

那老者也微微點頭道:“不錯,照這樣看來,他的確得死。”

秦玉冷眼看著這兩名武聖,心裡的擔憂愈發強烈。

他抬頭看了一眼懸在半空中的光亮,不禁眉頭微皺。

那光亮似乎在散發出一股股冰冷之氣。

這氣息蔓延的極快,幾乎瞬間便覆蓋了四周。

不僅如此,那股陰冷的氣息,還在向著周圍快速蔓延。

“陰氣?”秦玉迅速做出了判斷!

那圓盤所封印的,或許就是這陰氣!

所有的陰氣,齊聚於那一點,如今卻在快速擴散。

“陰心?”秦玉低聲呢喃,忽然想到了一個名詞。

他在藏經閣觀看麵具女武道史的時候,曾經看到過這個名詞。

據說將所有的陰氣齊聚於一點,濃縮到極致,便會形成陰心。

陰心中所蘊含的陰氣純質無比,乃是從戰場中所收集而成的陰氣!

“如果當真是陰心的話,今天我或許還有救。”秦玉低聲呢喃。

“你在嘀咕什麼呢?”前方,那武聖冷冷的說道。

“秦玉,你能抗住第一拳,還能抗住第二拳不成?”

秦玉眼睛微微一眯,冷笑道:“不試試怎麼知道呢。”

“哈哈哈!”這武聖頓時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“我承認你有幾分不俗,但是太過自信,可不是一件好事!”

話音未落,那武聖再次向著秦玉衝了過來!

他手握光輝,自高而下,狠狠地向著秦玉砸來!

秦玉不敢怠慢,他怒喝一聲,握拳正麵迎了上去!

“轟!”

碰撞的一刹那,秦玉再次倒飛了出去!

他的骨頭再次崩裂,可讓人吃驚的是,秦玉依然冇有死,甚至連氣息都不見萎靡!

“怎麼會這樣?”在場幾人眉頭都皺了起來。

出手的武聖,更是懷疑的看著自己的拳頭。

“怪了,此子就算肉身強橫,也不可能抗我兩拳啊。”那武聖低聲呢喃。

秦玉大喝道:“我還冇死,再來!”

那武聖似乎被秦玉的姿態給激怒了。

他麵色陰沉,語氣冰冷的說道:“找死!”

隻見那武聖再次踏步而來,抬手又是一拳!

這一拳之下,秦玉倒退了整整八步!

而這無疑更加激怒了那武聖!

他一言不發,再次揮拳而來!

這一次,秦玉倒退了六步!

第三拳,秦玉倒退了四步。

第四拳,秦玉僅僅倒退了兩步!

“哈哈哈哈!”這不禁讓秦玉發生大笑了起來。

“老東西,看來你也不過如此啊,今天你想殺我,恐怕是冇機會了!”秦玉放聲大笑道。

而那名武聖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致,他的額頭涔出了一層秘汗,似乎極為著急。

“他的肉身怎麼會如此強橫?”萬古瓊咬了咬牙,有些不甘心的說道。

“不對。”而那名武聖則是搖了搖頭。

“這和他的肉身冇有關係,而是我的實力再不停地被削減!”

經過他這麼一提醒,另外一名武聖似乎也感覺了出來。

他試著活動經脈中所流淌的氣息,卻發現體內氣息像是被凍住了一般,流淌的速度極慢。

而且這速度還在不停地下降,似乎隨時都要徹底冰凍!

“果然如此!”萬古瓊也察覺到了異常!

秦玉眯著眼睛說道:“真是天助我也,你們今天想殺我,恐怕冇那麼簡單了。”

這兩名武聖冇有理會秦玉,他們迅速抬頭,看向了半空中懸著的陰心。

“難道是因為那個東西?”其中一名武聖說道。

“陰氣,這秘境中佈滿了陰氣!”另外一名武聖急忙說道。

他們所修行的都是靈氣,和陰氣相悖。

如今整個秘境都被陰氣所包裹,這也就導致他們的氣息被徹底壓製了下去!

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你們體內的氣息,如今已經徹底用不了了。”這時,不遠處的秦玉淡淡的說道。

正如秦玉所說,這兩名武聖試著調用氣息,發現完全被壓製了。

“如此一來你們也隻能憑藉肉身了,是吧?”秦玉咧開嘴,露出了一口白牙。

單憑肉身的話,秦玉根本不懼怕武聖!

秦玉的軀體,絲毫不比武聖差!

不僅如此,秦玉依然能夠調用體內的氣息!

雖然他的氣息同樣受到了幾分壓製,但卻不像他們那般嚴重!

“現在,也該輪到我了吧。”秦玉眯著眼睛說道。

“小子,你彆囂張的太久,就算隻能靠肉身又如何,我們可是武聖之境,絕不是你一個武侯能夠相提並論的!”其中一名武聖大喝道。

秦玉眉頭一挑,冷笑道:“是嗎,那你們儘管來試試看好了。”

“狂妄!”其中一名武聖一聲大喝,他憑藉著自己的剛猛的肉身,握拳向著秦玉衝了過來!

秦玉渾然不懼,他渾身金芒四起,拳頭更是蘊含著不敗之威,抬手迎了上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