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八字鬍清了清嗓子,說道:“陰氣強盛的地方,通常是戰場,而戰場最容易出現的是什麼?那自然是遺留的寶藏啊!”

“隻要有寶藏,就一定會有人去搶奪,這也便導致陰氣的資源也受到了一定的削減。”

秦玉有些著急的說道:“彆說這種廢話了,說簡單點。”

八字鬍看了秦玉一眼,神秘兮兮的說道:“我知道有幾個大型的戰場,因為那裡陰氣過於強盛,所以被封禁了起來,冇人敢去。”

“在哪兒?”秦玉急忙問道。

八字鬍搖頭道:“你彆想了,那種地方,連武聖都去不了。”

“據說曾經有武聖踏足其中,結果剛一踏入,便化為了灰燼。”

秦玉聞言,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剛剛升起的一點希望,也瞬間消失。

“連武聖都瞬間化為了灰燼?”秦玉眉頭微微蹙起。

“恩。”八字鬍點頭。

“而且那幾大戰場因為被封禁了起來,所以具體位置也已經流失了。”

秦玉有些垂頭喪氣的說道:“那不是白扯麼”

八字鬍攤了攤手,說道:“要是修行那麼簡單,那也就不值錢了。”

說來也是,當下時代最稀缺的便是靈氣資源了。

大部分資源被京都武道協會所掌控,其餘的資源,猶如蒼蠅身上的肉,少之又少。

“秦玉啊,真正的資源,還是掌控在各大世家的手裡。”這時八字鬍話鋒一轉。

“你來找我,倒不如去找找那些頂尖的武道世家,他們知道的肯定比我多。”

秦玉恩了一聲,他看向了八字鬍,低聲說道:“如此說來,還是得去京都。”

“不錯。”八字鬍讚賞的點了點頭。

爾後,秦玉問道:“你接下來打算去哪兒?跟我一起?還是”

“我可不跟你一起。”八字鬍白了秦玉一眼。

“你四麵樹敵,我可不想和你沾染上關係。”

秦玉白眼道:“說正經的,你有什麼打算?”

“繼續旅行,進行我的考古活動。”八字鬍笑眯眯的說道。

秦玉拍了拍八字鬍的肩膀,說道:“有什麼好處彆忘了我,我隻要陰氣,其他的都給你。”

“好。”八字鬍倒也冇有客氣,他也正缺一個強力的打手。

秦玉和八字鬍道了個彆後,便直奔京都而去。

此時已經臨濟過年,天氣也越來越寒冷。

而京都,更是罕見的下了一場大雪。

秦玉漫步在大雪之中,聽著周圍那嘈雜的聲音。

孩子們正在打雪仗,堆雪人,而路途中的成年人,則是因為堵車亦或者是追尾,謾罵連天。

秦玉看著周圍的煙火氣,一時間有些嚮往。

“如果冇有踏入修途,我現在又該是什麼樣的生活呢。”秦玉的心裡,像是忽然有所感悟。

他的心境,也在這一刻得到了提升。

這不禁讓秦玉有些驚訝。

“怪不得那些大能之境,在遇上瓶頸之時都會選擇入世。”秦玉低聲說道。

生活百態,纔是人生啊。

就在秦玉思索之際,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。

拿起手機一看,發現來電人是莊騰打來的。

他在電話笑著說道:“秦兄,我們舉行了一場晚宴,要不要來湊湊熱鬨?”

“晚宴?”秦玉想了想,答應道:“好,在哪兒?”

莊騰笑道:“就在我家,我一會兒派車去接你!”

“那倒不用,你告訴我地址就行。”秦玉答應道。

莊騰見狀,也冇有再強求,他給了秦玉地址後,便扣掉了電話。

秦玉正打算向這些頂尖世家求取資源,冇想到莊騰便打來了電話。

扣掉電話後,秦玉便打了一輛車,向著莊家趕去。

等秦玉抵達莊家的時候,這裡早已人山人海。

不得不說,莊家的麵積極大,在露天的廣場上,早已佈滿了酒席。

門口處更是停滿了豪車,很顯然,除了武道圈子裡的世家子弟之外,京都富二代的圈層,也受到了邀請。

“秦兄。”這時,楚恒走向前來,和秦玉打了個招呼。

秦玉對其點了點頭,笑道:“今天可真熱鬨啊。”

楚恒笑道:“是啊,今天是莊騰的生日,每年生日,他都會大擺宴席。”

“生日?這我也冇來得及準備什麼禮物。”秦玉略顯尷尬。

楚恒笑道:“無妨,隻要你人來了就足夠了。”

說話間,楚恒帶著秦玉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。

坐在這裡的,幾乎都是秦玉熟知的那幾個人。

“秦兄,你先坐著,我去幫幫莊騰。”楚恒說道。

“好。”秦玉微微點了點頭。

等他走後,秦玉不禁感歎道:“這莊騰還真是個社交小能手啊。”

一旁的孔雲點頭道:“恩,此人修為不咋地,但頗愛社交,人脈極廣。”

正說著,不遠處姚夢和萬古瓊也走了過來。

“秦玉,真巧,你也來了。”萬古瓊笑道。

秦玉對他點了點頭,算是打過了招呼。

隨後,萬古瓊和在座眾人紛紛打過了招呼,最終目光落在了秦玉的身上。

“秦兄,借一步說話,如何?”萬古瓊說道。

秦玉倒也冇有多想,他當即起身,跟隨在萬古瓊的身後,走向了一旁。

二人來到了一處無人之地,萬古瓊說道:“秦玉,你不是想看守道者的畫像嗎,我拍下來了。”

“哦?”秦玉眉頭一挑,眼睛裡閃過了一絲濃鬱的興趣。

萬古瓊掏出了手機,翻出了一張照片。

爾後,他把手機遞給了秦玉,說道:“這就是守道者的照片。”

秦玉接過了手機,看到手機上的畫像,秦玉臉上不禁閃過了一抹震驚之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