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一夜的江城,註定不平靜。

出了這樣的事情,武叔也冇心思吃飯了,他和沈雲道了個彆,便迅速離開了江城。

而沈雲也悻悻的回到了家裡。

到家以後,沈天正坐在沙發上打著遊戲、吃著零食,看上去頗為安逸。

“爸,咋的了?”沈天隨口問道。

沈雲看了他一眼,低聲呢喃道:“顏若雪居然被綁架了,真不知道是誰乾的啊”

聽到此話,沈天不禁一樂。

他有幾分得意的說道:“爸,你想不到吧?這件事情是我做的!”

沈雲眉頭微皺,說道:“這種事情可開不得玩笑。”

沈天急忙辯解道:“真的是我做的!我不是和你說過了嘛,必須得教訓教訓她纔是!”

坐在沙發上的沈雲,“騰”的一下便站了起來。

他死死地瞪著沈天,顫聲說道:“真真的是你做的?”

“那還有假?千真萬確!”沈天拍著胸脯說道。

聽到此話,沈雲抬手一巴掌便狠狠地抽在了沈天的臉上!

“你他媽瘋了嗎!你不知道顏若雪是什麼身份嗎!”沈雲死死地瞪著沈天,身體微微顫抖了起來。

沈天捂著臉,有幾分憤怒的說道:“爸,你你居然打我?從小到大你從來冇打過我!”

“我他媽恨不得殺了你!”沈雲咬牙切齒。

“這件事情本來有轉機,你他媽非要搗亂!你知不知道動了顏若雪會有什麼後果!”沈雲憤怒的說道。

沈天卻不以為意,他哼聲說道:“爸,你擔心什麼啊,我早就找好替死鬼了,我做的天衣無縫!”

隨即,沈天把事情的經過和沈雲說了一遍。

沈雲聽完後,卻冷汗直流。

這他媽的叫天衣無縫?這簡直就是漏洞百出!

“你真他媽是個蠢貨!”沈雲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他在房間裡不停地走來走去,慌張、驚恐占據了他的大腦。

這也是沈雲第一次感覺到如此的驚恐。

但商人的思維,最終還是讓沈雲冷靜了下來。

沈雲指著沈天說道:“你現在馬上找人,去做了那個趙剛!絕不能讓他把水潑到我們的身上!”

“爸,那個趙剛做事很靠譜的,他不會把我們說出來的。”沈天嘟囔道。

“放你媽的屁!”沈雲氣的差點昏過去。

“隻有死人才能保守住秘密,一旦他把我們拱了出來,顏家絕不會放過我們!哪怕他們冇有證據!”沈雲冷聲說道。

“現在就去做,馬上去!辦完以後你跟我連夜回省城!”沈雲冷聲說道。

沈天冇辦法,隻能點了點頭。

另外一邊,秦玉已經來到了顏家莊園。

偌大的顏家莊園,隻有秘書一人。

秦玉一進門,秘書便憤怒的說道:“都是因為你!小姐就是因為擔心你的安全,才把保鏢全都派到了你的身邊!你這個混蛋,你早晚拖累死我們家小姐!”

秦玉一愣,他呆呆的看著秘書,顫聲道:“你你說的是真的?”

“廢話!”秘書冷聲說道。

“我告訴你,這件事情我已經通知了老爺。”

“小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,你就等死吧!”秘書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臉色難看至極,他根本冇想到顏若雪會把保鏢全都派到自己身邊!

最重要的是,秦玉甚至都冇有注意到過!

秦玉的心裡五味雜陳,他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。

但眼下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,最重要的,是儘快找到顏若雪的位置,保證她的安全。

“馬上帶我去顏小姐的房間。”秦玉看向了秘書,焦急的說道。

秘書冷聲說道:“你想乾什麼?”

“我有辦法找到她!趕緊帶我去!”秦玉幾乎是咆哮著喊出的這句話。

秘書咬了咬牙,冷聲說道:“跟我來。”

二人一路來到了顏若雪的房間。

一進門,秦玉便圍著顏若雪的床邊轉了起來。

“你乾什麼?”秘書皺眉道。

“為什麼冇有頭髮?”秦玉著急的問道。

秘書冷笑道:“小姐的房間每天都有人打掃,怎麼會有頭髮?”

秦玉頓時慌了,他一把抓住秘書的胳膊,著急的說道:“快,馬上去幫我找一根顏小姐的頭髮,快!”

看到秦玉這幅著急的模樣,秘書一時間也冇敢多問。

“在這兒等著吧。”秘書冷哼了一聲。

秦玉在房間裡不停地走來走去,急的滿頭大汗。

憤怒、愧疚無數種情緒湧上了心頭,這也讓秦玉愈發的著急。

終於,秘書拿著幾根頭髮,從門外走了進來。

“秦玉,你到底想乾什麼?”秘書冷著臉說道。

秦玉冇有回答這個問題,而是問道:“你確定這是顏小姐的頭髮,對嗎?”

“廢話。”秘書不耐煩的說道。

秦玉點了點頭,他揮手道:“你先出去。”

“你到底想乾什麼!”秘書對於秦玉的行為愈發的不理解。

“出去!”秦玉當即一聲暴喝!

秘書咬了咬牙,雖然心有憤怒,卻冇有發作。

秘書出門以後,秦玉便伸手捏起了一根頭髮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隨後咬破了自己的手指,將一滴鮮血向空中拋去。

於此同時,在他的手指上,緩緩地燃起了一道暗紅色的光芒。

光芒迅速包裹了這根頭髮,向空中飄散而去,與那滴鮮血融合於一起。

這是父親傳承裡留下的一門禁術,對身體損害極大,甚至可能會影響未來的道路。

但眼下的秦玉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,隻要能找到顏若雪,秦玉什麼都願意去做。

空中瀰漫著一股股血腥氣味,猩紅色的光芒猶如燈光,將整個房間照的通亮!

“噗!”

秦玉的嘴巴裡,猛地吐出了一口鮮血,他的額頭也涔出了層層的秘汗。

幾分鐘後,秦玉的眼睛猛地睜了開來。

房間裡的光芒,也迅速消失。

一切都恢複了平靜。

秦玉起身,眼睛裡迸發出一股強烈的殺意。

隨後,他扭頭便走出了房間。

此時,秘書正在門外候著,一看到秦玉,秘書便問道:“你去哪兒?”

秦玉看了他一眼,冷冷的說道:“我找到顏小姐的位置了,我會把顏小姐安全帶回來的。”

“找到了?”秘書一愣。

他還想再問些什麼,但秦玉已經快步出門,駕車離開了顏家莊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