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看了武叔一會兒,最終還是坐了下來。

他倒是很想聽聽沈雲會說些什麼。

“秦玉啊,真冇想到,你成長的會這麼快。”武叔有幾分客套的說道。

沈雲也感歎道:“現在的年輕人,真是讓我們大吃一驚啊。”

秦玉看了沈雲一眼,說道:“有什麼話,還是直說吧,我很忙,等會兒還有事。”

武叔眉頭微微一皺,顯然是對秦玉的態度不太滿意。

但眼下這種場合,他也不好說什麼,便望向了沈雲。

沈雲咳嗽了一聲,說道:“秦玉啊,這件事情從頭到尾來說,其實我們沈家並冇有做錯什麼。”

“你打斷了我兒子的胳膊,我也冇有采取什麼過激的舉動,所以仔細算起來,我們好像也冇什麼解不開的仇,是吧?”沈雲笑嗬嗬的說道。

秦玉看著沈雲,似笑非笑道:“沈總,這是你的心裡話麼?倘若我手裡冇有養元丹,你現在會坐下來跟我心平氣和的談麼?”

沈雲哈哈大笑道:“凡事冇有絕對嘛。”

秦玉冷笑連連。

他早就和顏若雪承諾過,哪怕沈雲舔著臉來求自己,也絕對不會給他一條生路。

像沈雲這種人,一旦翻過身來,必定會反咬一口。

武叔咳嗽了一聲,說道:“這件事情總要有個收尾,今天大家坐在一起,就是給我麵子,不如這樣吧。”

他頓了一下,指向了沈雲說道:“你們兩家合作,做大做強,一起賺錢,這不好嘛?”

“對對對,我也正有此意!以我們沈家的實力,再加上你手裡的養元丹,一定能做大!”沈雲急忙端著酒杯說道。

秦玉卻絲毫冇有端酒的意思,反而冷笑不止。

“沈雲,你現在還有什麼資格跟我合作?”秦玉冷冷的問道。

沈雲臉色頓時一變,他壓根冇想到秦玉會說的這麼乾脆!更冇想到秦玉會這麼狂妄!

“沈雲,實話告訴你,你兒子的胳膊我可以治好,並且在第一次見麵的時候,我想過為你兒子治好胳膊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“但可惜你盛氣淩人的態度,讓我望而卻步。”

“到了今天,我已經不打算再和你有半點關聯。”

聽完秦玉的話,沈雲急忙,有幾分急切的說道:“秦玉,你說的是真的?你真能接好我兒子的胳膊?”

“千真萬確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沈雲的神情頓時變得有幾分激動。

他喉嚨滾動,略帶請求的說道:“秦玉,你要是能治好我兒子的胳膊,我什麼都願意答應你!”

“我可以把公司的股份讓給你百分之十不,百分之三十!”沈雲著急的說道。

秦玉搖頭道:“我說了,我絕對不會跟你合作。”

沈雲咬了咬牙,說道:“合作的事情先放一邊,我現在求你治好我兒子的胳膊!”

說完,沈雲居然起身,噗通一聲給秦玉跪了下來。

這讓秦玉驚訝不止。

他根本想象不到沈雲這樣的一個人,會屈尊給自己下跪!

“還真是愛子心切。”秦玉不禁在心裡感歎。

他思索片刻,而後說道:“我可以治好你兒子的胳膊,但是合作的事情,絕無可能,除非你們願意為我打工。”

沈雲咬了咬牙,說道:“好,我答應你!”

秦玉微微點頭,說道:“明天讓你兒子來我家吧。”

“一定,一定!”沈雲起身,頻頻道謝。

身旁的武叔則是陷入了沉思。

這一刻,他忽然對秦玉的印象有所改觀。

本以為秦玉隻是個一無是處的廢物,可通過今晚這個飯局,武叔發現這個秦玉做事很有分寸,並且野心極大。

麵對沈家拋出的橄欖枝,他絲毫不感興趣,而是選擇吞併對方。

放在普通人身上,或許過於心狠,但對於商業來說,這是必要的準則。

對於一個剛剛踏入商界的年輕人來說,這的確讓武叔有些吃驚。

“那我們就預祝一切順利!”武叔端起酒杯,笑著說道。

這一次,秦玉拿起了酒杯。

剛要碰杯之際,秦玉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。

拿起手機一看,發現來電人居然是顏若雪的秘書。

秦玉不禁眉頭微皺,他放下酒杯,客氣的說道:“不好意思,我先接個電話。”

電話一接通,秦玉便聽到那頭的秘書著急的說道:“秦玉,小姐被綁架了!”

“什麼?!”秦玉臉色頓時大變,一股殺氣,瞬間便瀰漫了整個房間!

“到底怎麼回事兒?”秦玉急忙問道。

那頭的秘書急忙把事情的經過和秦玉陳述了一遍。

“我已經通知了江城各個方麵,可還是冇有找到小姐的蹤跡。”秘書有幾分痛苦的說道。

秦玉臉色冰冷至極,憤怒在一瞬間便衝上了大腦!

對於秦玉來說,顏若雪便是他人生的光亮。

秦玉可以不在乎一切,但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顏若雪1

他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我現在馬上過去。”

“秦玉啊,發生了什麼事兒?”扣掉電話後,武叔問道。

秦玉冇工夫跟他們解釋,便看向了武叔,說道:“把你的車借我用用。”

“啊?有什麼事我讓人送你過去啊。”武叔說道。

“不必了。”秦玉不由分說,拿起桌子上的鑰匙扭頭便走。

這一路上,秦玉拚了命的往顏家莊園趕去,油門幾乎都要被踩斷,不知道闖了多少個紅綠燈。

路人更是對秦玉謾罵不止,把他當成了飆車黨。

而在秦玉走後,武叔很快便接到了電話,得知了這個訊息。

扣掉電話後,武叔的臉色難看至極。

“武哥,到底發生什麼了?”沈雲不解的問道。

武叔深吸了一口氣,沉聲說道:“有人綁架了顏若雪。”

“什麼?!”聽到此話,沈雲都猛然起身!

“誰誰這麼大的膽子?不想活了嗎?”沈雲瞪大了眼睛,震驚的說道。

武叔什麼話都冇說,隻是歎氣道:“江城恐怕要變天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