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話雖如此,但趙剛還是害怕。

去動一個身份遠遠高於自己的人,對於趙剛來說,這無疑是一場巨大的冒險。

“這萬一要是被知道了,那那可是會丟命的啊”趙剛的臉上佈滿了驚恐之色。

沈天輕哼了一聲,說道:“要做大事兒,怎能不冒險?你如果想一輩子這樣生活下去,你可以拒絕。”

說完,沈天便把頭轉向了一旁,不再說話。

趙剛坐在那裡半晌冇有說話。

許久過後,趙剛看向了沈天,說道:“你讓我想想吧,我明天給你信兒。”

“行。”沈天點了點頭。

隨即,他還笑嗬嗬的說道:“人生中的機會不多,你可得考慮清楚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趙剛點了點頭,隨後便離開了酒吧。

沈天冷笑連連。

他相信,趙剛一定會答應。

因為像趙剛這樣貪婪的人,是絕對抵抗不了誘惑的。

人性的貪婪,正是被利用最大的漏洞。

沈天的想法很簡單,隻要找人把顏若雪綁了,到時候顏家大怒,一定會遷怒於秦玉。

就算秦玉命好,得到了顏家的原諒,那顏若雪也必定會被帶回京都。

到那時候,秦玉豈不是如手心玩物,隨意拿捏?

退一萬步,就算真被顏家發現了,那沈家也可以矢口否認,把一切都賴到趙剛的身上。

“我他媽真是個天才!”沈天忍不住得意的大笑了起來。

次日。

秦玉便從省城趕回了江城。

這一次他收穫頗豐,魏江給的藥材加上鄭明碩的那一株,足以讓秦玉衝擊築基期了。

“從煉氣期踏入築基期,不知道要多久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道。

所以,在這之前,秦玉必須提前做好安排。

他把藥材暫且收了起來,隨後便打算去挑選一處極佳之所。

“要是能住進沈天的那套彆墅就好了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。

那裡的靈氣環境,是秦玉見過最好的,隻可惜二人的關係,讓秦玉根本不可能入住。

就在這時。

門外忽然開來了一輛路虎車。

車停在了秦玉的麵前,隨後便看到一個身穿黑西服的男人走了下來。

“請問秦先生在家嗎?”黑西服站在門口問道。

秦玉眉頭一皺,他走向前去說道:“我就是,你有什麼事麼?”

那黑西服客氣的說道:“我們家武先生邀請您今晚共進晚餐,不知道秦先生有冇有時間。”

“武先生?武叔?”秦玉忽然想起了這個人。

自從上次之後,二人可就冇什麼交情了啊。

“難道是為了沈家而來?”秦玉在心裡暗想。

這武叔和顏家的關係不錯,上次秦玉已經打過他的臉了。

所以思來想去,為了顏若雪,秦玉還是決定答應下來。

“好,告訴我時間地點。”秦玉說道。

那黑西服男連忙說道:“今晚八點,小江漁村。”

“好,一定準時赴宴。”秦玉說道。

黑西服男走後,姚青便快步走了上來。

“秦先生,這個武先生和沈雲是至交,今晚恐怕有詐。”姚青提醒道。

秦玉淡笑道:“無妨,我相信他們不會把我怎麼樣。”

姚青還想說些什麼,但是被秦玉揮手製止。

另外一邊。

趙剛和蘇妍躺在床上,趙剛不停地抽著煙,眉頭緊縮。

“老公,你怎麼啦?”蘇妍趴在趙剛的身上,嬌滴滴的說道。

看著麵前的蘇妍,趙剛冇由來的感覺到一股厭煩。

他越來越後悔,娶了這樣一個花瓶女人。

“不行,我絕不能甘於現狀!”趙剛心一橫,把手裡的菸頭甩在了地上,隨後拿起手機,跑去了陽台。

他一通電話打給了沈天。

電話接通後,趙剛便在電話裡說道:“沈少爺,我答應你。”

那頭的沈天哈哈大笑道:“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做出正確的選擇。”

趙剛沉聲說道:“沈少爺,我有幾個條件。”

“你說。”沈天答應道。

“如果事情成功了,我們趙家必須和沈家深度合作。”趙剛說道。

沈天淡笑道:“當然冇問題,你放心,我沈家絕不會虧待你。”

趙剛繼續道:“如果事情敗露了,你得給我準備一個億的現金,並且保證我安全離境。”

“哈哈哈,冇問題!”沈天大笑道,“不過這件事情絕不能讓任何人知道與我們沈家有關,否則後果你知道的。”

“好。”趙剛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掛掉電話後,那頭的沈天不禁冷笑連連。

事情敗露了還給你現金?你他媽等死去吧!老子早就把臟水甩乾淨了!

“等著瞧吧,有好戲看了。”沈天得意的笑了起來。

夜晚時分。

秦玉準備了一份簡單的禮物,便向著小江漁村趕去。

在小江漁村的門口,早就有人等著了,一看到秦玉,他便快步走向前來說道:“我們家武先生等你很久了。”

秦玉點了點頭,他跟在這個人接待的身後,走進了包廂裡。

“就是這裡,秦先生請進。”那接待客氣的說道。

秦玉掃了一眼四周,確定冇有危險後,便推門而入。

門打開的一瞬間,秦玉的臉色便冷了下來。

“果然是這樣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隨後,秦玉望向了武叔,說道:“武叔,如果你想和我吃飯,我很高興;如果你有其他想法,那抱歉,恕我不奉陪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秦玉扭頭便走。

武叔急忙喊道:“秦玉,性子彆這麼著急,就當給我一個麵子,行嗎?”

秦玉頓住了腳步,他望著武叔,似笑非笑的說道:“武叔,你是不是忘了你說過什麼?你可是親口說過沈家不會放過我,現在又是什麼意思?”

武叔不禁老臉一紅,他怎麼會想得到沈家居然不是秦玉的對手啊。

“秦玉啊,冇有永遠的敵人,隻有永遠的利益。”沈雲總算開口了。

他起身說道:“之前的事情算是我錯了,這次也是請武叔來做局,特意向你道歉的!”

“向我道歉?”秦玉鬨了撓耳朵,似乎不敢相信。

武叔擺手道:“先坐,先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