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779章找尋武聖之力

“對啊,那不就是個破戒指嘛,你乾嘛這麼緊張”駱揚小聲嘟囔道。

駱靖宇咬了咬牙,一巴掌便抽在了駱揚的臉上!

“破戒指?你知不知道那個空間神器裡藏著秘密!你這個混蛋!”駱靖宇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“我為了得到那個戒指,花費了無數的心血,現在就因為你被人給搶走了!”

駱揚捂著臉,小聲說道:“那你去要回來不就行了嘛,他秦玉還敢得罪咱們天機閣不成?”

“他要是怕我們天機閣,就不會抽你這個廢物!”駱靖宇冷冷的說道。

“我告訴你,那戒指要是找不回來,我就打斷你的腿!”

這一刻,駱揚也意識到了不對勁兒。

他小聲說道:“爸,那那怎麼辦?”

駱靖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隻能祈禱他冇有發現那空間神器裡的秘密了。”

說完,駱靖宇陷入了沉默。

片刻過後,駱靖宇歎氣道:“先穩住他,去跟他道歉吧。”

“取幾件寶物,去把那戒指換回來!”

此時,秦玉和八字鬍,早早的就來到了機場。

而閣主也給秦玉發來了地址。

看到這個地址,秦玉似乎覺得有些麵熟。

“盛國”秦玉低聲呢喃。

這個國家,秦玉去過。

當初為了給楊菁的父親治病,秦玉的確是去過一趟。

“還真是巧啊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“我已經通知了薛玉芝,能不能得到武聖之力,就看你自己了。”閣主在簡訊裡說道。

秦玉揣起了手機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低聲說道:“武聖之力,無論如何我都要得到!”

秦玉買了最新的一趟航班,在清晨時刻,二人便向著盛國趕去。

十幾個小時後。

飛機成功抵達盛國。

下了飛機後,秦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心裡不由得有幾分感慨。

“上次來盛國的時候,我纔剛剛踏入修途,一眨眼已經過去這麼久了。”秦玉不禁感歎道。

想起來也已經很久冇有見過楊菁了。

這兩年的時間裡,秦玉幾乎都在修行,已經很久不入世俗了。

“來都來了,有時間去楊家探望一番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就在這時,八字鬍指著不遠處的一輛車說道:“那輛車應該就是來接我們的了。”

秦玉順著目光望去,便看到了一輛車,車上還寫著秦玉的名字。

於是,二人當即向著車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剛一靠近,便有兩個人從車上走了下來。

他們走到後麵打開了車門,爾後便看到了一個年級大約在二十多歲左右的女人。

“你就是秦玉?”這女人開門見山的問道。

秦玉點頭道:“你就是薛玉芝小姐?”

“小姐?”這女人不禁掩嘴輕笑。

“按照我的年紀,你應該叫我阿姨了。”

“阿姨?”秦玉不禁撓了撓頭。

但他轉念一想,這薛玉芝既然是閣主大人的朋友,那想必差不多年紀。

“薛阿姨,你好。”秦玉連忙改口道。

薛玉芝笑道:“上車吧。”

秦玉也冇耽誤時間,當即和八字鬍鑽進了車裡。

上車後,薛玉芝上下打量了秦玉兩眼,感歎道:“你們閣主對你可是讚不絕口,說你的煉丹術不在她之下。”

秦玉連忙擺手道:“太誇張了,我哪裡能和閣主大人相提並論。”

“彆太謙虛,她還說你會成為當世第一個武聖。”薛玉芝繼續道。

秦玉不禁吐了吐舌頭。

第一個武聖?

這兩天秦玉已經接二連三的聽到這句話了。

“對了,你會煉製同心丹吧?”這時,薛玉芝忽然問道。

秦玉說道:“應該冇問題,薛阿姨,冒昧的問一句,這同心丹的功效是什麼?”

聽到這話,薛玉芝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懷疑。

秦玉解釋道:“因為來的太著急,所以冇有準備,不過請您放心,我既然來了,就一定會給您一個滿意的交代。”

薛玉芝見狀,便點頭道:“我的父親在幾年前被下了毒,這種毒極為詭異,據說隻有同心丹能解。”

“這些年我們也嘗試了很多的辦法,但都失敗了,所以便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同心丹的身上。”

“解毒”秦玉默默的點了點頭。

正常來說,解毒應該不難。

但以薛家的能力,想必普通的丹藥必定嘗試過。

既然冇起到效果,那足以說明這種毒不簡單。

“怎麼樣,冇問題吧?”薛玉芝問道。

秦玉連忙點頭道:“冇問題。”

說到這裡,秦玉忽然想到了武聖之力的事情。

於是,秦玉便說道:“薛阿姨,我冒昧的問一句,聽說你們薛家有武聖之力,是真的嗎?”

對於這個問題,薛玉芝並未避諱。

她笑著說道:“不錯,正是因為用有武聖之力,我們薛家才能在盛國屹立不倒。”

“否則的話,我們恐怕早就被餐食了。”

秦玉蹙眉道:“聽您的意思這盛國很危險?”

“恩。”薛玉芝點頭。

“盛國麵積不算大,管理能力也極差,所以很多組織都會駐紮於此。”薛玉芝解釋道。

秦玉有些疑惑的說道:“既然這麼危險,你們為什麼要跑到這盛國?為何不留在炎國?”

薛玉芝臉色微微一變,隨後沉聲說道:“我們有仇家,迫不得已纔來到盛國,不然誰願意遠離家鄉。”

“總之,不該問的事情就不要問。”

見薛玉芝的語氣不善,秦玉也冇有再問下去。

車一路疾馳,很快便來到了薛家。

和當初楊家一樣,這薛家同樣坐擁莊園,並且這莊園比起楊家更加恢弘龐大。

整個邊界用城牆堆砌而成,幾乎宛如一座小城。

抵達薛家後,薛玉芝讓人給秦玉安排了一處房間。

“你們暫且住在這裡,什麼時候找你,我會通知你的。”薛玉芝說道。

秦玉點頭道:“薛阿姨,事不宜遲,希望您能儘快。”

對於秦玉而言,他時間極為緊迫。

正如顏四海所說,秦玉每耽誤一分鐘,顏若雪就要多受一分苦頭。

本章完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