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775章京都的訊息

看到秦玉臉上神情的變化,這青年頓時更加瘋狂!

他哈哈大笑道:“秦玉!怎麼,你很吃驚嗎!你是不是以為這世界上唯你獨尊!我薑易不服!”

“薑易”秦玉默唸這個名字,頓時猜到了什麼。

“你是薑和前輩的徒弟?”秦玉猛然間抬起頭問道。

薑易大喝道:“不必多問,打完再說!”

說完,這薑易大步向著秦玉衝了過來!

薑易的招式乾淨利落,冇有絲毫的花裡胡哨,隻有最為純至的力量!

那剛猛無比的拳頭,一時間讓秦玉有些失神!

這薑易的風格,居然和自己有幾分相似!

“秦玉,彆他媽愣神!”八字鬍忍不住大喝道。

秦玉臉色一變,他拳頭頓時閃爍金光,隨後抬拳迎了上去!

“轟!”

雙拳對撞,宛若火星撞地球,震的大地轟轟作響!

霎時間地麵崩塌,隨時橫飛,整座後山彷彿要被震碎了一般!

兩個人的拳頭對撞在一起,一時間居然未能分出勝負!

“給我去死!”薑易又是一聲怒吼!

雙方頓時展開了最為簡單而又極致的碰撞!

眨眼之間,雙方已經互轟幾十拳!

在這股巨力之下,地麵已經徹底粉碎!而兩個人卻依然未能分出勝負!

八字鬍在一旁不禁瞪大了眼睛。

和混沌體強拚肉身,這的確足以讓人驚駭!

“此人還真是有幾分本事。”八字鬍不禁低聲說道。

“轟!”

就在這時,又是一拳的碰撞!

這一次,秦玉和薑易紛紛倒退了三步。

不同的是,薑易已經喘起了粗氣,而秦玉依然麵色平靜。

他微微蹙著眉頭,說道:“薑易,我並不是你的敵人,你也不需要和我比。”

“少廢話!”薑易瘋狂的大吼道!

“我就是要證明給所有人看,我薑易不比你秦玉差!”

秦玉眉頭皺的越來越緊。

這薑易是薑和的徒弟,秦玉自然不可能動殺心。

可今天若是不分出勝負,薑易顯然不會善罷甘休。

“好吧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。

“我就陪你酣暢淋漓的大戰一場吧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話音未落,秦玉身上的氣息開始攀升,金色的光芒也爆發到了極致。

薑易冷笑道:“你最好不要隱藏實力,否則的話你會死在這裡!”

“住手!”

就在這時,薑和和閣主忽然踏步而來,擋在了二人的中間!

看到薑和,薑易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不甘!

“師父”薑易咬緊了牙關。

薑和轉身看向了薑易,沉聲說道:“你為何一定要揪著秦玉不放。”

薑易猛然間抬起了頭,怒喝道:“因為我不服!我不認為我比他差!”

“師傅,今天我一定會贏他,我會證明給你看,誰纔是那個踏入武聖的人!”薑易瘋狂的吼道。

薑和卻搖頭道:“薑易,就此收手吧,你同樣優秀,我從來冇覺得你比任何人差。”

“那就讓我和他大戰一場,分個勝負!”薑易一聲怒吼,再次向著秦玉衝了過來!

可這一次,薑和卻腳踩秘法,瞬間擋在了秦玉的身前,並且抬手接下了薑易的這一拳。

通天的巨響,震耳欲聾!

璀璨的光芒,更是讓人睜不開眼睛!

“師傅!”薑易咬緊了牙關,似乎極不甘心。

這時,秦玉向前一步,搖頭道:“薑和前輩,你就滿足他吧。”

薑和看向了秦玉,眉頭略微皺了起來。

他沉默片刻,爾後微微歎氣道:“好。”

薑和讓開了一個身位,退到了一旁。

“隻許今日。”薑和說道。

薑易冇有再多言,他握著拳頭,再次衝向了秦玉。

薑易雖然是薑和的徒弟,但他的招式和薑和卻截然不同。

相較於薑和的儒雅,薑易的招式顯得極為粗暴,幾乎每一拳都是極致的力量碰撞。

秦玉也不再收斂氣息,他招式大開大合,金芒照耀天地,以不敗之姿浴血奮戰。

這一戰從白天打到了晚上,薑易多次氣喘吐血,卻依然冇有放棄。

如此的姿態,就連秦玉都有幾分動容!

二人的身上都沾滿了鮮血,但氣血絲毫不見削減,反而愈戰愈勇。

一旁的閣主不禁蹙眉道:“你的這個徒弟,有幾分偏執。”

薑和微微歎氣道:“是啊,這是他的優點,也是他的缺點。”

“萬一不加以引導的話,他恐怕會走上另外一條路。”閣主有幾分擔憂。

薑和默不作聲,他自然明白此理。

這些年來,也一直在對其加以引導。

大戰還在持續,雙方似乎隻有一個人倒下纔會善罷甘休。

“秦玉雖然冇有隱藏實力,但也並未仗著術法來欺壓薑易。”八字鬍低聲說道。

他心裡很清楚,秦玉身懷秘法,若真是生死之戰,這薑易恐怕早就倒下了。

秦玉所做的,僅僅是用最為純質的力量碰撞來作戰。

“轟!”

終於,再次日清晨,秦玉一記金拳,砸在了薑易的胸膛上。

薑易的身體被砸入了地麵,身體更是多處血痕。

他想要起身,卻發現壓根站不起來了,渾身上下的骨頭,幾乎都已經崩碎了。

“啊”薑易嘴巴裡不停地湧出鮮血,但戰意依然不減。

秦玉身上沐浴著鮮血,鮮紅色與金黃色融於一體。

秦玉走到了薑易的麵前,低頭說道:“薑易,我很欣賞你,我也不是你的敵人。”

薑易咬了咬牙,艱難的說道:“秦玉早晚有一天,我會殺了你”

秦玉冇有再多言,他看向了閣主,說道:“閣主大人,他的傷勢得麻煩你了。”

閣主點頭道:“恩。”

爾後,秦玉說道:“我得回一趟京都,有點事情要處理。”

“現在麼?”閣主眉頭微簇。

她看著秦玉身上鮮血,似乎有些擔憂。

秦玉擦了擦血跡,笑道:“我冇事,都是皮外傷罷了。”

閣主見狀,也不再多言。

隨後,秦玉便快步走到了八字鬍的麵前。

“京都傳來訊息了。”八字鬍說道。

秦玉接過了手機,看著手機上的內容,秦玉眉頭微微皺了起來。

本章完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