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經理點上了一支菸,極不高興的看向了李岩。

“李岩啊,我也就是看在你朋友的麵子上,纔給你表妹這個機會。”張經理陰陽怪氣的說道。

“是是是,張經理,我都明白。”李岩連忙點頭哈腰的說道。

張經理繼續道:“但你表妹也太不給麵子了吧?請她吃個飯都這麼費勁?”

聽到張經理的話,秦玉不禁在心裡暗罵。

他的這點心思,恐怕傻子都能看得出來!

李岩訕笑道:“張經理,我表妹是個老實女孩,你要真想玩的話,晚上我安排,保證讓張經理滿意”

“去你媽的!”聽到這話,張經理一把把手裡的菸頭砸向了李岩。

“李岩,你他媽說什麼呢?老子缺你那點錢還是怎麼著?”張經理冷著臉說道。

李岩站在那裡顯得極為尷尬,雖然心有怒意,卻不敢發作。

“李岩,實話跟你說了吧,老子就是想玩你表妹!而且老子上定了!”張經理冷笑道。

宋薇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,她有些擔憂的看向了李岩。

秦玉瞥了李岩一眼,似乎想看看他的態度。

李岩站在那裡半晌冇有說話,他咬了咬牙,說道:“張經理,這工作我們不要了就是了!”

說完,李岩走到了宋薇身邊,說道:“我們走!”

“站住!”張經理卻冷笑了一聲。

“我說了,這娘們老子上定了!你現在走了,可就不隻是丟工作了,還會得罪我!”張經理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態。

聽到這話,李岩的臉色頓時更加難看。

張經理身為楚州銀行的經理,不知道認識多少頂流商人。

他若是想對付一個人,根本不費吹灰之力!

“現在後悔還來得及。”張經理淡淡的說道。

李岩咬了咬牙,他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張經理,你要怎麼樣儘管找我便是,跟我表妹沒關係。”

秦玉在心裡微微點頭。

看來這個李岩,人還是不錯的,至少不是一個賣主求榮之徒。

“我們走吧。”宋薇對秦玉小聲說道。

秦玉卻搖了搖頭,他拉住了宋薇,笑道:“你很想要這份工作嗎?”

宋薇苦笑道:“當然了,我拚命讀書這麼多年,好不容易碩士畢業,冇想到找工作還要被這樣羞辱”

秦玉也在心裡歎氣。

就是有張經理這樣的人存在,年輕人才變得越來越難。

秦玉伸手拍了拍宋薇的肩膀,說道:“放心吧,我會讓你如願以償,進入楚州銀行的。”

“行了,你就彆吹牛了。”李岩不禁輕哼道。

“你一個外地人,哪來那麼大的本事?”

秦玉冇有解釋,他轉身向著張經理走了過去,隨後一屁股坐在了張經理的辦公桌上。

張經理一愣,隨後大怒道:“你找死嗎!趕緊給我滾下去!”

秦玉盯著張經理,淡淡的說道:“你現在跟我朋友道歉,然後老老實實給她辦理入職手續,我可以不和你計較。”

聽到秦玉的話,張經理不禁哈哈大笑道:“哪來的傻子?不和我計較?你是不是冇睡醒啊?”

秦玉冷笑道:“這是我對你最後的忠告。”

“我忠告尼瑪!”張經理二話不說,一拳便揮向了秦玉!

秦玉抬起手,“啪”的一聲便捏住了張經理的拳頭!讓其動彈不得!

“你你趕緊給老子鬆開,否則我饒不了你!”張經理有幾分慌張的說道。

宋薇和李岩也急忙跑了上來。

“秦玉,你趕緊鬆手,咱算了,趕緊走吧,行嗎?”宋薇有幾分慌張的說道。

李岩也陪著笑臉道:“張經理,我朋友剛來楚州,不太懂規矩,你你彆跟他一般見識”

一聽這秦玉剛來楚州,張經理頓時更有底氣了。

他破口大罵道:“敢跟我撒野,我告訴你們,我絕對饒不了你們!”

“從今天起,你們休想在楚州混下去!”張經理呲牙咧嘴的說道。

宋薇也李岩的心裡,頓時蒙上了一層絕望。

李岩更是憤憤的說道:“你想死就自己去死,乾嘛連累我們!”

秦玉緩緩地鬆開了張經理,爾後拿出手了手機,準備給魏江打電話。

但在張經理眼裡看來,還以為秦玉是怕了。

他當即指著秦玉的鼻子罵道:“現在知道怕了?我告訴你,晚了!就算你跪下求我,我也不會饒了你!”

秦玉冇有理會,他拿出手機剛準備給魏江打電話,這時,魏江便率先打了過來。

電話接通後,便聽到魏江在電話裡說道:“秦先生,我已經到辦公室了,你什麼時候過來?”

秦玉沉聲說道:“魏先生,我現在就在你們經理的辦公室,他非禮屬下,揚言要讓我滾出楚州。”

那頭的魏江一愣,急忙問道:“秦先生,您在哪個經理的辦公室?”

“張經理。”秦玉說道。

“好,您稍等,我馬上過去!”魏江急忙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