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這身影,秦玉的臉色也瞬間冷了下來。

來者不是彆人,正是吞天蟒所化的小黑。

他站在秦玉麵前,居高臨下的說道:“你還打算跑麼?這次又有誰能來救你?”

秦玉眼睛微眯,冷笑道:“你這畜生,上次那一巴掌居然冇把你給拍死!”

吞天蟒絲毫不生氣,他冷冷的說道:“冇有了那兩具屍體,你又如何來應付我?”

說話間,吞天蟒身上迸發出了一陣陣渾厚的氣息。

秦玉自知這場大戰再所難免,因此,他也不敢怠慢,當即將氣息調整到了極致。

與此同時,神龍之力在秦玉的眉心閃爍而出。

一道紅色的印記,在眉心處閃爍發光。

“來吧。”就在秦玉準備動手之時,那吞天蟒的臉上,卻閃過了一絲慌張之色!

他下意識地倒退了兩步,黑色的瞳孔裡,更是帶有幾分驚恐。

看到吞天蟒這幅模樣,秦玉不禁皺起了眉頭。

這是什麼情況?方纔還耀武揚威的吞天蟒,此刻怎麼變成了這幅德行?

秦玉盯著吞天蟒的眼睛,很快便察覺到了什麼。

吞天蟒的眼睛,一直盯著秦玉眉心處的神龍印記!

也就是說,是這神龍印記,嚇退了吞天蟒!

“哦,你是妖獸,那自然懼怕神龍,是吧?”秦玉似乎猜到了什麼。

說話間,秦玉向著吞天蟒一步步的走來。

吞天蟒臉上的慌張之色愈發濃鬱。

伴隨著秦玉的靠近,他臉色變得有幾分蒼白,甚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!

“哈哈哈!”秦玉見狀,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“你就這點本事?看來對神龍的懼怕,是刻在骨子和血脈裡的啊。”秦玉眯著眼睛說道。

吞天蟒艱難的從地上站了起來,他咬著牙說道:“秦玉,你彆囂張的太久,就算是神龍之力又如何!”

“哦,是嗎?”秦玉冷笑連連。

“那你儘管來出手試試看!”秦玉大喝道。

吞天蟒渾身顫抖,他似乎想要出手,但身體又不聽使喚。

“你你給我等著!”吞天蟒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秦玉冷聲說道:“滾!”

吞天蟒咬緊了牙關,扭頭便跑。

這不禁讓秦玉鬆了口氣。

“媽的,幸好有神龍之力”秦玉拍了拍自己的胸脯。

他擦了擦額頭的汗水,低聲說道:“靠著神龍之力總歸不是長久之事,這吞天蟒早晚能克服這心理壓力。”

所謂的血脈壓製,說白了就是刻在基因裡的恐懼,所有的壓力都來源於心理。

一旦吞天蟒克服了心理壓力,那秦玉依然難逃厄運。

“得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了。”秦玉低聲說道。

本打算離開武道學院的秦玉,卻忽然改變了主意。

當天晚上,他獨自一人站在廣場之上,釋放開了自己的神識,妄圖再次找尋和秘境之間的聯絡。

這武道學院不像慶城那般冷清,所以找尋這種聯絡,比之前難度要大的多。

他的額頭不停地涔出了秘汗,整個人的心思,都沉浸其中。

這種感覺極為獨特,就像是一隻神識大手在漫無目的的摸索,靠著神識,來抓住那一絲若有若無的聯絡。

“找到了!”

不知花費了多久,秦玉總算是抓到了一絲如同抽絲般的聯絡!

他猛然間睜開眼睛,順著這一絲聯絡,向前大步走去。

伴隨著那感覺的愈發強烈,秦玉已經走出了數百米,最後停在了一處庭院。

這庭院大門緊閉,極具森嚴。

而這周圍更是有幾分冷清,不見人影。

秦玉望著麵前這扇大門,低聲說道:“按照之前在慶城的經驗,這裡應該會隱藏著一處秘境。”

隨後,秦玉便探出了手,向著這扇大門摸去。

“轟!”

觸碰的一刹那,一股極強的力道便爆發而來,直接將秦玉震飛了出去!

那恐怖的力量如排山倒海,哪怕是秦玉的肉身,也被震得口吐鮮血。

“好強大的力量!”秦玉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
他凝望著麵前的這扇大門,低聲說道:“若雪會不會就被關在這一處秘境當中”

這是秦玉在武道學院找到的唯一一處秘境,但京都武道協會不知道掌握了多少秘境,所以想要找到關押顏若雪的秘境,那絕對不是一件易事。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他想要強行破開這扇大門,但若是如此,就一定會驚動武道協會的人。

“強行攻破不現實。”秦玉一時間犯了難。

思來想去,秦玉還是決定暫且撤離,等次日找八字鬍商量商量。

就在秦玉轉身之時,卻發現琴婆婆早就站在了秦玉的身後。

她一雙眼眸,冷冷的看著秦玉。

身上冰冷而又懾人的氣息,讓溫度都降低了數分。

四目相對,氣氛頓時頗為僵硬。

“誰讓你來這裡了?”琴婆婆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皺了皺眉,他不想打草驚蛇,便撒謊道:“我睡不著覺,出來轉轉怎麼了?”

“出來轉轉?”琴婆婆冷笑連連。

“你當我是傻子不成?”

“你愛信不信。”秦玉冷哼了一聲,爾後扭頭就要走。

然而這時琴婆婆去卻探出他枯爪般的手掌,攔住了秦玉的去路。

秦玉皺緊了眉頭,說道:“你要乾什麼?”

琴婆婆似笑非笑的說道:“秦玉,你不會覺得現在有官方的人介入,我就不敢殺你了吧?”

秦玉頓住了腳步,眉頭微微蹙起。

正如琴婆婆所說,這幾日官方已經派人介入了京都武道協會。

這導致京都武道協會如同驚弓之鳥,幾乎不敢做任何事。

“像這種官方介入之事,已經出現過三次,這是第四次。”琴婆婆淡淡的說道。

“他們最多會在這裡待一個周,一個周後,便風平浪靜。”

秦玉冷聲說道:“所以呢?”

“所以呢?”琴婆婆咧開嘴,露出了一口黃牙。

“所以,你隻剩下一個周的壽命了,好好珍惜。”

秦玉輕哼了一聲,他什麼話都冇說,轉身就要走。

這時,琴婆婆忽然探出手掌,一把抓向了秦玉的腦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