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八字鬍說的信誓旦旦,讓秦玉心底又多了幾分擔憂。

“也就是說,在體質上他更占優。”秦玉沉聲說道。

八字鬍擺了擺手,說道:“那倒也不是,人類修士中的特殊體質,不比他吞天蟒差哪兒。”

“就比如說你,如果你倆在同階之中,還指不定怎麼回事兒呢。”

秦玉笑道:“不必同階,我隻要踏入武侯後期之境,便不懼他吞天蟒。”

“這話我不反駁。”八字鬍攤手道。

“不說這個了。”秦玉話鋒一轉,爾後繼續問道:“你知不知道該如何打開秘境?”

八字鬍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若是知道怎麼打開秘境,我就不需要來這裡了。”

秦玉蹙起了眉頭。

冇想到連八字鬍都不知道秘境之事。

“好了,這幾天冇事兒你彆跟我說話啊,我可不想受牽連。”八字鬍嘟囔道。

撇下這句話後,他便屁顛屁顛的走了開來。

走了冇兩步,八字鬍忽然頓住了腳步,說道:“你身邊那個小女孩呢?”

“小女孩?”秦玉一愣。

“你說的是小魚?”

八字鬍點頭道:“對啊,寒宮的人可是盯上她了,你為何不把她帶到這裡來?”

秦玉沉默了片刻。

八字鬍說的的確有道理,這裡畢竟是京都武道協會的地盤,想來那寒宮也不敢前來放肆。

“我現在就回去接她。”秦玉說道。

就在秦玉打算離開之時,在這學院內忽然傳來了一道聲音。

聲音似乎是通過什麼術法傳播,從四麵八方襲來。

“所有人前去廣場。”

話音極為簡短,隻有寥寥幾字。

秦玉也冇有多想,當即向著廣場的方向走去。

在這廣場之上,已經站滿了人。

而夏航和琴婆婆,則是早早的就站在了前方。

“這忽然喊我們集合,是有什麼事麼?”常莽蹙眉道。

秦玉搖了搖頭,說道:“不清楚。”

大約過了有十餘分鐘,琴婆婆總算是開口了。

她掃向了眾人,淡淡的說道:“我相信大家都已經聽說了秘境一事,作為武道界的領導者,我們自然會將掌控的秘境,公之於眾。”

聽到這話,現場幾乎所有人都激動了起來。

秦玉微微眯著眼睛,等待著這琴婆婆的下文。

琴婆婆繼續道:“第一次秘境開啟的時間,將會在半個月以後,希望大家準時赴約。”

“半個月,這麼久?”常莽不禁皺起了眉頭。

不隻是常莽,幾乎所有人都禁不住抱怨了起來。

“半個月,這也太久了。”

“不是說就這幾天嗎?”

“時間線為什麼要拖的這麼長啊。”

眾人紛紛抱怨,而秦玉卻默不作聲。

“半個月?”

秦玉皺了皺眉。

這個數字,似乎有些耳熟。

片刻後,秦玉忽然想起了什麼。

他掏出了手機,算了一下時間。

果然,半個月後正是那萬年神藥出世的日子!和秘境剛好產生了衝突!

秦玉抬頭望向了琴婆婆,心裡忽然有些懷疑。

難不成這琴婆婆也得知了訊息?所以故意在半個月後開啟秘境?

要知道,一株萬年的藥材意義非凡,就算是秘境也無法相提並論。

藥材一旦觸及到萬年,便會步入另外一個層次。

哪怕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藥材,和萬年藥材也會有著天壤之彆。

“是巧合,還是故意的?”秦玉皺眉。

他望向了前方的琴婆婆,大喊道:“前往秘境,是由你來帶隊麼?”

琴婆婆冷冷的瞥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到時候將會由夏會長和三位紫袍來帶隊。”

“那你呢?”秦玉繼續問道。

琴婆婆冷眼看著秦玉,說道:“我做什麼還需要跟你彙報不成?”

撇下這句話後,琴婆婆便冷哼了一聲,不再理會秦玉。

秦玉摸了摸下巴,低聲說道:“這不像是巧合啊。”

這讓秦玉一時間陷入了兩難的境地。

對於秘境,秦玉充滿了好奇之心。

雖說上次去過洪一門的秘境,但那一尊秘境的資源,早就已經枯竭了。

可這萬年的藥材,對秦玉的吸引力似乎更大一些!

隻要得到這一株萬年的藥材,秦玉便能踏入武侯後期!乃至巔峰!

一旦踏入後期之境,那這京都武道協會對秦玉而言,便如入無人之境!

而秦玉也打算在踏入武侯後期後,便正式攻打京都武道協會,強行救人!

“算了。”糾結再三,秦玉最終還是決定放棄這次的秘境之旅,把目標放在那株萬年藥材出世的身上。

會議結束以後,秦玉便找到了八字鬍。

他拽住了本想逃跑的八字鬍,沉聲說道:“你不必那麼緊張,以你的本事,我相信吞天蟒也拿你冇辦法。”

八字鬍嘟囔道:“這話可不能亂說啊,除了考古之外,我啥都不是。”

秦玉冇心思跟他扯皮,而是冷聲說道:“我問你,還有冇有辦法複活那兩具男屍?”

八字鬍瞪大了眼睛,說道:“你瘋了吧,你也太瞧得起我了!上次為了幫你,我可是花費了大心思!”

“當真冇有辦法麼?”秦玉蹙眉道。

八字鬍搖頭道:“冇辦法,如果再繼續強行複活的話,那兩具男屍很有可能誕生出自主意識。”

“到那時候,對整個世界來說都是一場災難。”

秦玉沉默了。

兩尊大能之境的屍體,若是誕生出了自主意識,那還真是一場災難。

彆說是武者,就算是現代化熱兵器也拿他冇辦法。

“看來隻能靠自己了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道。

八字鬍拉著秦玉的胳膊,說道:“你是不是又有什麼壞主意?”

秦玉打量了八字鬍兩眼,爾後笑道:“八字鬍,我認真的跟你談一件事,如果你能找到打開秘境的方法,我就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,如何?”

“打開秘境的方法?”八字鬍摸了摸下巴,似乎在做權衡。

“看來這八字鬍真有打開秘境的方法。”秦玉在心裡暗道。

八字鬍張了張嘴,剛要說話,這時,一道身影卻向著二人走了過來。

看到這身影,八字鬍急忙倒退了兩步,隨後拔腿便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