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也就是說,這琴婆婆手裡掌控著很強大的武力?”秦玉說道。

夏航點頭道:“不錯,她的地位,比當初的璩蠍可高的多。”

這頓時讓秦玉犯了難。

他本來還打算以後讓夏航找機會,疏散京都武道協會的紫袍。

或者說,直接讓夏航把紫袍反水。

但現在看來,這幾乎不太可能啊。

“夏航,你說京都武道協會最強大的力量是什麼?”秦玉疑惑道。

夏航沉聲說道:“表麵上看來,最強大的力量就是紫袍。”

秦玉默默點頭,說道:“你說那些高層到底是什麼實力?”

“這我也不知道。”夏航說道。

“但我入職這麼久以來,從來冇見過他們的真容。”

“不隻是我,甚至是璩蠍都不曾見到過。”

秦玉摸了摸下巴,低聲說道:“會不會有這樣的一種可能,就是這八位高層,根本無法露麵?”

“比如他們被限製在某一個秘境之中?”

聽到秦玉的話,夏航頓時張大了嘴巴。

這個想法,未免有些瘋狂。

八位高層,靠著虛影來掌控著京都武道協會?

“否則的話,這八位高層為何一直急於擴張自己的勢力?”秦玉低聲說道。

“而且上次璩蠍說了,他們把所有的資源都封鎖、控製了起來,這樣做最大的好處是什麼?”秦玉看向了夏航。

夏航想了想,忽然說道:“為了不讓外人修行的過快!以免他們威脅到京都武道協會!”

“對。”秦玉點了點頭。

這個想法,也是秦玉剛剛猜測出來的。

在秘境曝光之前,秦玉從來冇這樣想過。

但這秘境一事,不僅瞞著各大世家,連上麵的人都被他們騙了。

其目的,不正是為了防止有人能夠威脅到他們嗎?

除此以外,像秦玉這種有可能威脅到他們的人,他們更是會立馬下殺手!

以及顏若雪的血脈,也難逃他們的魔爪。

這一切看來,京都武道協會,似乎在刻意壓製著武者的實力。

“這些高層已經存在很多年了,他們的修為很有可能都是武聖之境。”秦玉說道。

“如果他們是武聖的話,根本冇必要懼怕任何人。”

“可現在他們卻遲遲不露麵,因此他們很可能隻是一道虛影。”

說到這裡,秦玉看向了夏航,沉聲說道:“夏航,我會想辦法讓你更進一步,爭取接觸到那八位高層。”

夏航緊張的說道:“你要乾什麼?”

秦玉擺手道:“不必多問。”

“對了,第一個秘境什麼時候開啟?”秦玉問道。

夏航說道:“暫時還不知道,要開會商量。”

“好。”秦玉答應了下來。

“有訊息後記得告訴我。”

撇下這句話後,秦玉便轉身走出了辦公室。

剛一出門,秦玉便迎麵撞上了孔雲。

孔雲渾身氣焰騰騰,一雙眼睛瞪得猶如銅鈴。

秦玉皺了皺眉,說道:“怎麼,你還想和我交手?那就去排隊吧。”

孔雲沉默了片刻,隨後冷哼道:“算我欠你一個人情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孔雲扭頭便走。

秦玉聽得雲裡霧裡。

欠自己一個人情?這到底是啥意思?

“莫名其妙。”秦玉嘟囔道。

在這學院內,有一棟宿舍。

秦玉回到了住處後,常莽便快步迎了上來。

“夏航那王八蛋冇把你怎麼樣吧?”常莽問道。

秦玉搖頭道:“冇有。”

常莽恩了一聲,隨後他小聲說道:“你得小心點,我聽他們說,那黑髮小子是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這的確讓秦玉有幾分頭疼。

小黑是一位武侯巔峰,實力遠遠在秦玉之上。

交起手來,還真不是他的對手。

“得找個時間,儘快突破了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他本打算等進入秘境得到寶物後,爭取一口氣踏入武侯後期。

到那時候,就無需懼怕什麼小黑了。

可眼下看來,似乎有些來不及了。

“算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秦玉微微歎了口氣。

他起身離開了宿舍樓,再次來到了這學院的廣場上。

“現在人煙稀少,或許可以試著找找秘境所在。”秦玉暗想道。

他釋放開了自己的神識,試著找尋和秘境的聯絡。

這是一件細心活,秦玉絲毫不敢分神,苦苦的找尋著這一絲絲聯絡。

然而就在這時,秦玉卻忽然睜開了眼睛。

他皺了皺眉,低聲說道:“難道是我感覺出錯了?”

想到這裡,秦玉再次閉上了眼睛,強大的神識向四周擴散而去。

很快,秦玉又捕捉到了那道身影。

“還真是他!”秦玉不禁暗罵。

秘境冇找到,倒是找到了一個熟人:八字鬍!

這混蛋居然也來了!

秦玉暗罵了一聲,他順著神識,向著八字鬍的方向跑了過去。

此時,八字鬍正坐在路邊侃侃而談。

“這天底下就冇有本尊不敢去的地方!上到天庭,下到地獄,本尊無所不能!”

就在八字鬍吹噓之際,秦玉黑著臉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你什麼時候來的?”秦玉黑著臉問道。

聽到秦玉的聲音,八字鬍急忙從地上蹦了起來。

爾後,他拔腿便走,邊走邊說道:“你誰啊,我不認識你,你彆過來啊!”

說話間,八字鬍已經逃出去了數百米,秦玉則在身後窮追不捨。

直到來到了一處無人之地,八字鬍才鬆了口氣。

“你又犯什麼病啊。”秦玉不禁罵道。

八字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說道:“秦玉,你彆以為我不知道,這學院裡麵的人都想殺你,誰靠近誰遭殃!你可彆連累我啊。”

秦玉白眼道:“放心吧,他們找的人是我,牽扯不到你的身上。”

八字鬍小聲嘟囔道:“那誰知道呢,萬一誤傷了可就不好了,尤其是那吞天蟒,那可是武侯巔峰的頂級妖獸,誰敢招惹他”

“你也知道吞天蟒?”秦玉眉頭一挑。

八字鬍說道:“當然了!我告訴你,吞天蟒在妖獸中,就相當於混沌體在人類中的概念,都是同階無敵,明白嗎?”

“人家吞天蟒在妖獸中都是同階無敵,更何況是和人類相比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