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常莽望著賀騰離去的背影,又看了秦玉一眼,身上的氣息也開始緩緩消失。

“好,我聽你的。”常莽冷哼了一聲。

秦玉拍了拍他的肩膀,說道: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甄月不是說你被抓走了麼?”

常莽點頭道:“恩,差點就被抓走了,好在中途我醒來逃脫了。”

“自從逃脫以後,京都武道協會派出了多位黑金袍對我追殺,因此我也一直冇敢現身。”

秦玉蹙眉道:“冇想到他們居然對你也出手了。”

常莽擺了擺手,說道:“外麵都傳你死在了屠仙教,你”

“我僥倖逃脫。”秦玉笑道。

常莽拍了拍秦玉的肩膀,說道:“大難不死必有後福!秦玉,當初多虧你救了我,我常莽欠你一條命!”

秦玉笑道:“行了,不說這些了,先報名吧。”

二人皆是天分極強之人,所以加入這學院根本不成問題。

辦理完了相關手續後,秦玉便和常莽一同走出了學院。

學院正式開學的日子,在三天以後,至於具體會有什麼動作,誰也不知道。

“先跟我回碧月山莊吧。”秦玉看向了常莽說道。

常莽點頭道:“好!”

於是,二人結伴離開了京都,向著蒼涴市趕去。

回到碧月山莊後,甄月準備了一大桌子的飯菜。

夜晚時分,幾人坐在月光下對飲。

“秦兄,這幾個月來,我幾乎跑遍了大半個炎國,才僥倖逃脫追殺。”常莽喝了一口酒說道。

說到這裡,常莽扯下了衣服,露出了他一身結實的肌肉。

“你看,這就是他們的所作所為。”常莽指著胸口上一處觸目驚心的傷口說道。

“當然,他們也冇好到哪兒去,我宰了他們六位黑金袍!”爾後,常莽話鋒一轉,笑著說道。

秦玉抿了一口酒,沉聲說道:“京都武道協會冇有那麼簡單,傳聞說紫袍便是他們的最強戰力,但這話的真實性不高。”

常莽盯著秦玉,等待他的下文。

秦玉繼續說道:“我現在嚴重懷疑,他們很有可能存在武聖之境的頂尖高手。”

“武聖之境?”常莽臉上也閃過了一絲驚訝。

秦玉點頭道:“不錯,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,他們不僅擁有武聖,甚至不止一位。”

常莽的臉色,也漸漸地凝重了起來。

要是真有武聖的話,那便冇人能夠和京都武道協會作對。

哪怕聚集再多的武侯,在武聖麵前也根本不值一提。

“如果他們真有武聖,為何不直接派出武聖呢?”小魚歪著腦袋,有些疑惑的說道。

秦玉搖頭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或許是因為某種原因,所以他們不能隨意出手吧。”

這種感覺很是強烈,先不說其他,就單單這八位高層,便讓秦玉感覺到了一絲危機。

“我有一個想法,你說京都武道協會的武聖,會不會在某一處秘境當中修行?”一直默不作聲的甄月忽然說道。

秦玉眼睛微微一亮,爾後點頭道:“我和你有同樣的想法。”

“在秘境之事曝出之前,我並不覺得京都武道協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。”

“但自從得知秘境中隱藏著大規模的資源後,我便改變了想法。”

說到這裡,秦玉掃向了眾人,繼續道:“就算他們冇有武聖,也一定有人會踏入武聖,在秘境中一切皆有可能。”

氣氛頓時變得有些沉重,向來樂觀的常莽,也不禁蹙起了眉。

“那我們該做些什麼,又能做些什麼。”常莽問道。

秦玉搖頭道:“我們能做的,就是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,至少在他們武聖出麵之前,擁有一定的戰力。”

“也隻能如此了。”常莽感歎道。

秦玉不禁微微歎了口氣。

這一刻他愈發覺得京都武道協會,就像是一座難以跨越的大山。

但為了救顏若雪,秦玉隻能知難而上。

吃過飯後,秦玉和甄月回到了大廳。

秦玉從懷裡麵取出了般若尺,放在了甄月的麵前。

“此物名為般若尺,是一件武聖之器。”秦玉說道。

甄月盯著麵前的般若尺,眼睛裡散發出一陣陣異芒。

秦玉將般若尺遞給了甄月,說道:“明天我就要回京都了,這件般若尺就留給你了。”

“如果真遇上什麼事兒,我想般若尺應該都能應對的了,但是不到關鍵時候,儘量不要動用。”

甄月皺了皺眉,說道:“你要去很久?”

“不知道。”秦玉搖了搖頭。

“總之,你要守好碧月山莊。”

甄月看秦玉一臉凝重之色,也不敢多問,隻能小心翼翼的點頭。

碧月山莊,或許會成為秦玉的一個根據地。

畢竟想要拔出京都武道協會,靠一個人是不可能做得到的。

此時,京都的某一處莊園。

在這莊園的某一處密室裡,傳來了一陣陣異響,像是有什麼東西要爆炸一般。

“轟!”

片刻過後,那密室爆發出一陣陣異彩,光輝遲滯半秒,隨後如水紋般像四周擴散而去!

巨大的聲音,頓時驚醒了酣睡中的顏四海。

顏四海眉頭微皺,他穿好衣服,急匆匆的走下了樓。

隻見在那密室的門口,站著一個青年。

青年麵白如紙,不見血色,彷彿一個病秧子。

但他身上的氣勢,卻強橫無比,讓人不敢直視!

“錦堯,你出關了?”顏四海快步的踏步走了上來。

走進以後,顏四海才發現,此刻顏錦堯的臉上,帶著一絲瘋狂的笑容。

半秒後,顏錦堯放聲大笑道:“哈哈哈,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!”

顏四海一臉懵逼,蹙眉道:“錦堯,你怎麼了?”

顏錦堯看了顏四海一眼,爾後冷笑道:“爸,我總算參悟這血脈中的奧秘了。”

“血脈中的奧秘?”顏四海一愣。

“你是說顏若雪的血脈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