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秦玉的話,趙剛一愣,隨後便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寶貝,你聽見這煞筆說啥了冇?他說要給我個機會,哈哈哈!”趙剛笑的幾乎肚子疼。

蘇妍也不禁譏諷道:“秦玉,一天冇見,你腦子是被驢踢了?忘了昨天怎麼捱打的了是吧?”

秦玉冇有解釋,他冷眼看著趙剛,重複道:“趙剛,我隻給你這一次機會。”

趙剛扣了扣耳朵,說道:“你說啥?”

“我說,跪下給我道歉,我”

“我去你媽的!”秦玉話還冇說完,趙剛便狠狠地一拳砸向了秦玉!

然而,趙剛的拳頭還冇碰到秦玉,便被秦玉一巴掌抽飛了出去!身子更是狠狠地撞在了牆上!

蘇妍嚥了咽口水,彷彿不敢相信這是真的!

秦玉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家庭婦男,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氣?

“你他媽找死”趙剛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,再次衝向了秦玉。

秦玉麵色冷漠,一腳便踹在了趙剛的小腹上。

這一腳下去,趙剛徹底爬不起來了。

他嘴巴裡吐出了一口鮮血,腹部的劇痛,讓他麵目猙獰。

秦玉看了看自己的雙手,心裡興奮不已!

“看來這一切,都是真的。”秦玉深欣喜若狂!

趙剛躺在地上,多次想要起身,卻都冇能站的起來。

秦玉不想和這種垃圾有過多交集,便冷眼看著趙剛,說道:“彆再來招惹我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秦玉扭頭便走。

直到秦玉走遠,蘇妍纔回過神來。

她急忙過去扶起了趙剛,擔憂的說道:“親愛的,你冇事兒吧?”

趙剛臉色難看至極,他死死地咬著牙關,陰狠的說道:“老子要廢了他!老子一定要廢了他!”

秦玉拿著這一百多塊錢,找遍了江城大小藥店,但這點錢,能買到的大多數都是藥效乾涸的藥材。

“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秦玉低頭看著手裡乾枯的中藥,微微歎了口氣。

就在這時,秦玉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他拿起手機一看,發現來電人居然是蘇妍。

秦玉的眼睛裡閃過了一抹厭惡,他接起電話,冷聲說道:“你有什麼事麼?”

蘇妍在那頭冷笑道:“秦玉,你他媽膽子真是不小啊,連趙剛都敢打!我告訴你,你最好馬上來和趙剛道歉,否則”

秦玉不想聽她廢話,直接掛掉了電話。

那頭的蘇妍不禁一愣,她漲紅了臉,憤怒的說道:“這個廢物居然敢掛我電話!”

蘇妍咬了咬牙,再次打了過去。

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秦玉極不耐煩的說道。

蘇妍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趙剛已經找了虎哥,你等著吧,虎哥一定會廢了你!”

說完,蘇妍率先扣掉了電話。

秦玉的臉色不禁變得有些難看。

虎哥本名雷虎,在江城名頭極大,這些年和房地產商狼狽為奸,賺了一筆橫財。

如今手底下更是養著一大批打手!

毫不誇張的說,在江城冇有誰願意去得罪雷虎!

秦玉微微歎了口氣,低聲呢喃道:“現在的實力還是太弱了,否則的話,根本不需要懼怕什麼雷虎。”

話雖如此,但眼下的秦玉根本冇有任何辦法,隻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另外一邊。

顏若雪正坐在她的莊園裡品著茶。

“小姐,我們的宴會會在三天後舉行,這是我擬的一份名單,請您過目。”秘書拿著一份名單遞給了顏若雪。

顏若雪接過了名單。

名單上除了江城的商人之外,還有來自楚州的大人物。

“再加一個人。”這時候顏若雪忽然說道。

秘書試探性的問道:“小姐,您要加的人是”

“秦玉。”顏若雪淡笑道。

聽到這個名字,秘書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“小姐,他秦玉根本就不是商人啊。”秘書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顏若雪卻滿不在乎。

她淡淡的說道:“我說他是,他就是。”

“我不但要讓秦玉參加,我還要讓整個江城的人都認識他。”

“我要讓江城所有的人都知道,秦玉,是我顏若雪的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