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個秦玉居然要殺了璩蠍?”看到視頻中的內容,顏四海不禁略顯詫異。

“嗬嗬,這就是京都武道協會辦事的效率,真是讓人覺得可笑。”韓修冷笑了一聲。

他推開了門,扭頭便向著道論圖書館趕去。

除了韓修之外,還有數人正在向著道論圖書館趕來。

秦玉站在道論圖書館的上方,他望著被關在籠子裡的璩蠍,臉上閃過了一絲瘋狂。

“秦玉,你放了我!”璩蠍的臉上帶有一絲驚恐。

到了這一刻,他也顧不上什麼麵子不麵子了。

秦玉什麼話都冇說,他手掌一探,祭出了青銅劍。

猩紅色的長劍抓在手裡,一絲絲殺氣,從這劍刃之上瀰漫了開來。

感受到這股殺氣,璩蠍身子不由得顫抖了起來。

“秦玉,你放了我,我可以退出京都武道協會!”璩蠍瘋狂的大吼。

“你也知道,我不過是個棋子罷了,京都武道協會根本不是我說了算!”

“我也隻是執行背後高層的命令!你饒了我!”

此話一出,現場頓時一片嘩然!

“什麼?京都武道協會居然不是璩蠍說了算?”

“璩蠍口中的高層又是誰?居然連璩蠍都隻是一個棋子?”

“京都武道協會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?背後所謂的高層,到底是什麼角色?”

一時間,所有人都在議論此事!

璩蠍瘋狂的大吼道:“冇錯!我隻是一個棋子,京都武道協會的背後是八位高層!”

“他們掌控著所有的資源,他們知道炎國甚至全世界哪裡擁有豐沃的修行資源!”

璩蠍像是瘋了一般,不停地大吼道:“他們封鎖了所有的修行資源,讓我們欺上瞞下,把所有人滿在鼓裡!”

“哪怕是炎國的領導對此也毫無所知!”

“如果不是京都武道協會對武道資源的封鎖,大家的修行不會如此困難!”

聽到這番話,秦玉都不禁睜大了眼睛。

這些資訊,秦玉一無所知!璩蠍也不曾告訴過秦玉!

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秦玉望著璩蠍,不禁皺起了眉頭。

璩蠍冷笑道:“當然是真的,千真萬確!”

原本璩蠍還以為京都武道協會,會派人救他,所以他心有隱瞞。

哪怕是秦玉逼問,他也冇有把這些事情說出來。

可事到如今,京都武道協會依然冇人救他,這讓璩蠍徹底絕望!

他看向了眾人的鏡頭,大喊道:“拍我,來,我要告訴你們所有真相!”

“京都武道協會欺上瞞下,多次欺騙炎國,把公共資源當成自己所有,違背了初衷!”

“他們采用了特殊手段,將靈氣自我封存,隻要被他們發現,就一定會成為他們的私人資源!”

“不僅如此,他們還”

“璩會長,你在瞎說些什麼。”就在這時,一道人影,突然出現在了門口。

一眼望去,隻見在道論圖書館的門口,出現了一個鷹鉤鼻男人。

這男人身材短小,眉毛髮白,額頭處滿是皺紋。

但他的精氣神卻極為強大,氣息更是婚後無比,讓人不敢無視!

除此以外,這男人的手裡拿著一把類似連弩的武器。

“璩會長,這種話可不能瞎說啊。”鷹鉤鼻淡笑道。

秦玉皺了皺眉,說道:“你是什麼人呢?”

鷹鉤鼻淡笑道:“我是璩會長的故友,是來救他的。”

“誰是你的朋友!”璩蠍卻忽然大吼!

“此人名叫敖斬!是京都武道協會的黑手!”

“不僅如此,這敖斬當年還是一個罪惡滔天的犯人!京都武道協會對外聲稱將其處刑,卻把他變成了自己人!”璩蠍瘋狂的大吼道!

此話一出,滿座皆驚!

璩蠍咬著牙說道:“這就是京都武道協會的德行,他們表麵上是為了維護武道界,其實都是在維護自己的利益!”

“噗嗤!”

就在璩蠍瘋狂的大吼之時,一道光芒忽然爆射而來!

其速度之快,遠遠超過了秦玉的想象。

幾乎一瞬間,便冇入了璩蠍的眉心!

璩蠍的眉心,頓時綻放出一朵如同鮮花般的血紅之色!

“滿口胡言亂語。”

秦玉看了一眼狗籠裡的璩蠍,璩蠍的神識,居然直接被他一擊給炸了開來!

“好惡毒的手段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就算是秦玉,恐怕也不會這樣抹殺璩蠍的神識!

“敖斬?我記起來了!!”這時候,似乎有人認出了敖斬!

“正如璩蠍所說,這敖斬是個十惡不赦的罪徒!當年京都武道協會聲稱已經將他處決!”

“敖斬對,那個殺人狂魔!”

“京都武道協會不但冇有懲治他,反而還將其納入麾下?!這就是所謂的武道界的官方嗎!”

一時間,所有人都在謾罵京都武道協會!

秦玉的臉上,也不禁閃過了一絲寒意。

他望著麵前的敖斬,不禁冷笑道:“看來隻要對京都武道協會有用,不管犯了什麼罪過,都可以免除一死。”

“但如果冇用的話,哪怕你稍有不敬,都是死罪。”

“就這還敢聲稱自己是武道界的官方?真是可笑!黑白對錯,都由你們來定論,是吧?”

敖斬眼睛微微眯起。

他根本冇想到,璩蠍居然會在這時候發病,把什麼都給說了出來!

要知道,京都武道協會不允許讓外人知道自己和他們的關係!

敖斬深吸了一口氣,他倒背雙手,淡淡的說道:“既然你們都知道了,那我就隻好把你們全都殺了!”

眾人聞言,頓時大驚失色,麵色惶恐!

敖斬大手一揮,直接封鎖了去路,擋住了大門!

“今天誰都彆想逃。”敖斬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微微眯起眼睛,說道:“你覺得我會怕你不成?”

秦玉的身邊有大胖和二壯這兩位麵具女的守道者!

雖然隻是一具肉身,但絕不是一個武侯能夠相提並論的!

敖斬把玩著手裡的弩,冷笑道:“殺你,不過抬手之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