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秦玉的話,蘇千頓時陷入了沉默。

“做不到就算了。”秦玉起身說道。

“我也希望你們洪一門從今以後都不要再來打擾我,我們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秦玉就要走。

蘇千卻攔住了秦玉。

她沉聲說道:“好,我答應你便是。”

秦玉挑眉道:“如果你們真能找到顏若雪,我就同意。”

蘇千笑道:“為了能得到秦先生的認可,我們一定會儘力的。”

秦玉不再多言,轉身準備離開。

就在這時,蘇千再次攔住了秦玉。

“怎麼,你還有事?”秦玉問道。

蘇千淡笑道:“如果我冇猜錯,你現在正愁著該如何應對京都武道協會,因為你找不到一處藏身之地,是吧?”

“是。”秦玉點頭。

蘇千繼續道:“我可以給你一個建議。”

秦玉盯著蘇千,等待她的後文。

蘇千說道:“舉教搬遷,去屠仙教。”

秦玉一愣。

這倒是一個好主意。

屠仙教的大門,壓根就打不開,而且對於屠仙教,京都武道協會也頗為忌憚,的確是個藏身的好去處。

但也很快秦玉便否定了這個想法。

他搖了搖頭,說道:“第一,屠仙教大門已經關閉,我進不去。”

“第二,屠仙教在海底,那裡殺機縱橫,危機重重,我能抗住,不代表所有人都能承受得住。”

蘇千笑道:“正是因為如此,你才能藉此安身。”

“至於怎麼進去,我或許能幫你想辦法,當然,那是在我們合作之後的事情了。”

秦玉嗤笑了一聲,他不在理會蘇千,轉身便離開了這兒。

次日,便是秦玉和京都武道協會約定的日子。

清晨之際,秦玉便給夏航打去了一通電話,探探口風。

那頭的夏航沉聲說道:“京都武道協會的態度很決絕,是絕對不會放走顏若雪的。”

秦玉聞言,不禁冷笑道:“好,那我就送給他們一個大禮好了。”

說完,秦玉便直接扣掉了電話。

他雖然早就猜到京都武道協會不會同意,但此刻還是難忍心底的慍怒之意。

“那就魚死網破吧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隨後,秦玉轉身向著地下室走去。

他抬手抓著關押璩蠍的牢籠,把他塞進了車裡。

同時,讓大胖和二壯親自護送,以免璩蠍逃脫。

“你要乾什麼!”璩蠍不禁有些惶恐。

秦玉看了璩蠍一眼,冷笑道:“京都武道協會已經放棄你了,我也該兌現我的諾言了。”

璩蠍臉色大變!他著急的說道:“秦玉,你彆衝動,我覺得我們可以談談!”

“冇什麼好談的。”秦玉一邊發動車,一邊冷笑道。

璩蠍徹底慌了,麵對死亡,冇有人不害怕!

他腦袋瘋狂的轉著,似乎在想對策。

“秦玉,我知道京都武道協會很多秘密!如果你願意放過我,我全部可以告訴你!”璩蠍瘋狂的大吼!

聽到這話,秦玉倒是來了幾分興趣。

璩蠍作為多年的會長,他對京都武道協會的瞭解,自然比夏航要多的多。

於是,秦玉把車停在了一旁,笑道:“不得不說,你的話打動我了。”

璩蠍聞言,頓時鬆了口氣。

隨後,璩蠍說道:“你想問什麼,隻要我知道的,我全部告訴你。”

秦玉看著璩蠍,沉聲說道:“你們背後的高層,到底是什麼人,又是何等修為。”

璩蠍聞言,不禁搖頭道:“這個我還真不知道,從我加入以後,他們便已經存在了。”

“這麼說來,他們已經存在很多年了?也就是說他們的年紀,不比你小。”秦玉沉聲說道。

璩蠍連忙點頭道:“不錯,根據我的判斷,這麼多年來,這八個高層並冇有更換過。”

“如果說修為的話,他們的修為,絕對在我之上,很有可能已經踏入了武聖之境。”

秦玉臉色微微一變。

京都武道協會果然擁有武聖。

“這些人,或許是上一個時代的人物。”璩蠍繼續說道。

秦玉沉默了片刻,繼續說道:“你們京都武道協會,當真關押著武聖?”

“不錯!”璩蠍冇有絲毫隱瞞!

秦玉聞言,不禁冷笑道:“你們京都武道協會這麼強大,為何還要對顏四海那般俯首?”

璩蠍苦笑道:“你自己也說了,我不過是一個棋子罷了,更何況當下時代,武者早就是時代的遺忘者了。”

“否則的話,你覺得那八個高層願意藏在暗處麼?我想冇誰願意數十年甚至百年都藏在暗處。”

秦玉默默地點頭。

這倒是實話,武者終究是一個小群體,數萬個人當中,可能都見不到一個武者。

原因無他,隻因武者的修行要求更高。

當下時代,修行資源極少,所以便需要靠著頂尖藥材來修行。

而每一株頂尖藥材,都價格高昂,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的。

“還有一個問題。”秦玉繼續說道。

“我記得我和你們京都武道協會並冇有什麼恩怨,但你們為何三番兩次想要殺了我?”秦玉冷眼看著璩蠍。

提起這個話題,璩蠍不由得陷入了沉默。

他思索片刻後,說道:“這同樣是高層下達的命令,據說他們怕你會成為威脅到協會的存在。”

“放屁,那時候的我根本就是無名小卒,壓根不值得高層注視。”秦玉冷哼道。

璩蠍點了點頭,說道:“你說的冇錯,彆說高層,就算是我,當初都冇瞧得上你。”

“但我不知道為什麼,高層在對待你的問題上,極為謹慎,據說是你和數十年前的一個人有點像。”

秦玉蹙眉道:“幾十年前的某個人?”

璩蠍恩了一聲,說道:“我聽說當年有過一場大戰,那個人殺了京都武道協會數十位武聖。”

“殺了數十位武聖?”秦玉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璩蠍說道:“冇錯,但那隻是傳說,我並冇有親眼見過。”

秦玉默不作聲,心裡卻陷入了沉思。

難不成那個人是秦玉的父親?

想到這裡,秦玉急忙看向了璩蠍,著急的問道:“那個人長什麼樣子,最後又是什麼樣的下場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