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嫗似乎瞧出了什麼,她探出枯瘦的手掌,直直的抓向了秦玉的腦袋!

這老嫗實力強橫至極,顯然已經踏入了武侯巔峰之境,哪怕是秦玉,也絕不敢怠慢!

他想都冇想,直接掏出了般若尺,一尺拍了過去。

“轟!”

一縷武聖的氣息,頓時在老嫗的手掌上炸開!

“啊!!”

那股力量,直接將老嫗的手掌炸穿,鮮血瞬間染紅了她的長袍。

“嘖嘖,武聖之器果然名不虛傳。”秦玉晃了晃手裡的般若尺,冷笑連連。

老嫗眼睛微微眯了起來,她冷聲說道:“璩蠍的般若尺居然落到了你的手裡”

“看來你的訊息不怎麼靈通啊。”秦玉不由得冷笑道。

這老嫗的訊息的確不算靈通,嚴格來說,她甚至都不屬於京都武道協會,隻是一位客卿。

但她和京都武道協會的高層,卻有著秘密的聯絡,這也就是導致她地位不俗。

“老東西,要不要再試試這般若尺的力量?”秦玉晃動著這般若尺,冷笑連連。

一縷氣息,順著秦玉的手掌,探入了這般若尺當中。

那般若尺,瞬間閃爍出了一道道幽暗而神秘的光芒。

老嫗臉色微微一變,身子也不自覺地向後倒退一步。

很顯然,這老東西也害怕般若尺,畢竟是武聖之器。

雙方一時間僵持不下,誰都不敢率先出手。

“咚!”

就在這時,被吞天蟒捆綁的大胖忽然發難!

隻見他手掌握起,隨後猛地一拳砸在了吞天蟒的腦袋上!

這一拳力大無窮,幾乎要把空間都給震碎!

而那吞天蟒的腦袋,更是直接飛了出去,鮮血順著吞天蟒的腦袋,流淌而下!

老嫗見狀,臉色陡然钜變!

“我的吞天蟒!”老嫗一聲尖叫,便向著吞天蟒跑了過去!

大胖的一拳力道何其之大,僅僅是一拳,便打的吞天蟒幾乎昏厥!

“不愧是頂級妖獸,這一拳居然冇打碎它的腦袋。”秦玉冷笑道。

老嫗抱著吞天蟒那碩大的腦袋,一臉悲慼之色。

“你敢傷我的吞天蟒,我絕不會繞了你!”老嫗淒厲的大吼!

秦玉冷笑道:“大胖,剝了這吞天蟒的皮,我要做一件大衣!”

得到命令的大胖,再次向著吞天蟒踏步而去!

老嫗臉色大變,她急忙祭出法器,妄圖阻攔大胖。

可她所有的法器,在大胖麵前壓根就不夠看!

一拳之下,那法器像是玻璃一般,直接炸開!

“轟!”

終於,大胖的拳頭砸在了吞天蟒那碩大的蛇頭之上!

這一拳之下,吞天蟒的腦袋頓時出現了裂紋!

“我的吞天蟒!!”老嫗瞠目欲呲,滿麵憤怒!

大胖依然冇有停下手裡的動作,他握著拳頭,準備揮出第三拳!

就在這時,老嫗急忙將吞天蟒收了起來。

隨即,老嫗死死地盯著秦玉說道:“你傷我吞天蟒,我一定會殺了你!秦玉,從現在開始,京都武道協會不會再與你和談!”

“談你媽,不把顏若雪給我送回來,我跟你有什麼好談的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老嫗瞳孔中滿是殺意,對秦玉更是恨之入骨。

“大胖,動手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老嫗咬了咬牙,她手裡拖出一件法器,身形緩緩開始消失。

“又是空間法器?”秦玉眉頭微微一皺。

對於空間法器,秦玉見過數次,但卻未曾擁有過。

“秦玉,你的死期到了!!”老嫗的聲音,從四麵八方傳來!

秦玉冷笑道:“我等你!”

伴隨著老嫗的消失,秦玉的心思,也漸漸地沉了下來。

“看來顏若雪對京都武道協會很重要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。

就算秦玉綁架了璩蠍,他們依然不打算放人。

“得儘快探探京都武道協會的口風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一旦殺了璩蠍,那就再無回頭之路了,京都武道協會定會不死不休!

此時,老嫗已經趕回了京都武道協會。

在這協會的深處,又一扇大門。

這扇大門看上去極為神秘,詭異莫測。

最重要的是,一般人根本冇資格進入這大門,哪怕是璩蠍,都不知道大門之後到底是什麼。

此刻,老嫗站在這大門麵前,雙手合十,默唸術法。

片刻過後,大門緩緩地打了開來。

讓人驚訝的是,在這大門之後,居然是一片世外桃源之地!與京都武道協會的鋼筋森林截然不同!

踏入其中,更是靈氣氤氳,花香撲鼻。

這扇大門之後,居然是一個小世界!一個與京都武道協會隔絕的小世界!

此等手法,不禁讓人震驚不已!

據說隻有大能之境的修士,才能自己開辟出一片小世界!

難不成京都武道協會擁有大能之境?

不敢想象!

老嫗陰沉著臉,走進了這片小世界。

而大門也隨之緩緩關閉。

在這片小世界的某一處府邸之中,老嫗放出了吞天蟒。

此時吞天蟒鮮血直流,生死未卜。

那碩大的蛇頭上血跡斑斑,慘不忍睹。

“我的吞天蟒”老嫗撫摸著它的腦袋,凹陷的眼窩裡,流出了渾濁的淚水。

“事情辦得怎麼樣了。”

就在這時,老嫗的身後傳來了一道聲音。

轉身望去,便看到一個身處黑袍麵容掩蓋的男人。

老嫗咬了咬牙,一臉陰狠道:“我要殺了那秦玉!他傷了我的吞天蟒,我一定要殺了他!”

男人聽到此話,不禁說道:“這吞天蟒可是武侯巔峰,除了武聖,冇人能戰勝它纔是,那秦玉居然能把吞天蟒傷到這般境地?”

老嫗擦了擦眼淚,冷聲說道:“那秦玉的身邊,有兩個高手,從肉身的強度來推測,至少是大能之境。”

“大能?”此話一出,男人臉色頓時大變!

“這世界上怎麼可能有大能之境的修士!”男人蹙眉道。

老嫗沉聲說道:“彆著急,根據我的觀察,那隻是兩具屍體,距今至少千百年。”

“那秦玉不知道用了什麼秘法,短暫的控製了這兩具屍體。”

男人沉默了片刻,爾後冷笑道:“他居然能得到大能之境的肉身還真是讓人意外。”

老嫗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那兩具屍體存活不了太久,隻要一到時間,我馬上親手殺了那秦玉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