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這話後,璩蠍不禁冷笑道:“夏航,你把我當成傻子麼?他秦玉敢來我京都武道協會?”

夏航本來就不想讓秦玉進來,因此,聽到璩蠍的話後,夏航當即起身,說道:“那你就當我啥都冇說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夏航扭頭便走了出去。

璩蠍皺了皺眉,他看向了助理,說道:“去門口看看夏航說的是不是真的。”

助理答應了一聲,隨後便走了出去。

幾分鐘後,助理便喘著粗氣跑了回來,他的臉上,還多了一個清晰的巴掌印。

“璩會長,那秦玉真的在門口!他說要和你談談!我我已經到讓他去會議室了。”助理不停地喘著粗氣。

聽到此話,璩蠍猛然起身,臉上更是閃過了一絲震驚之色。

“這個秦玉還真是讓人猜不透啊。”璩蠍眯著眼睛說道。

爾後,璩蠍看向了身邊的眾人,冷聲說道:“這次無論如何都要殺了秦玉!”

會議室裡。

秦玉自顧自的泡上了一壺茶,身邊的兩位護道者,則是為秦玉端茶倒水。

“讓兩位大能給我端茶倒水,這待遇,天底下恐怕冇人享受過。”秦玉不禁有幾分自豪。

就在這時,會議室的門打了開來。

爾後便看到璩蠍大步走了進來,他的身後,還跟著十幾個人!

其中八位黑金袍,三位紫袍!

璩蠍單手拿著般若尺,他一邊走,一邊拍打著自己的手掌。

“秦玉,你還敢來京都武道協會,你膽子不小啊。”璩蠍冷笑道。

秦玉從沙發上坐了起來,淡笑道:“璩蠍,我是來跟你談判的。”

“跟我談判?”聽到此話,璩蠍差點笑出聲。

而身後的紫袍等人,也不禁笑了起來。

“說說看,你想跟我談什麼?”璩蠍有幾分玩味的說道。

秦玉的神情,漸漸地認真了起來。

他冷冷的看著璩蠍,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如果你願意讓我帶走顏若雪,我可以饒你一命。”

此話一出,璩蠍徹底忍不住了。

他哈哈大笑道:“秦玉,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?饒我一命?就憑你?”

“你也不看看你什麼德行,當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?”

“小子,你知道什麼是談判麼?談判是雙方實力相當,纔有資格坐在同一個桌子上談判!而你,在京都武道協會麵前,不值一提!”

眾人冷笑不止,譏諷不斷。

璩蠍擺了擺手,他打量著秦玉說道:“秦玉,我承認你有幾分本事,若是讓你繼續成長下去,或許有一天真能威脅到京都武道協會。”

“但現在嘛你還冇有那個資格!”

說話間,璩蠍的身上迸發出了一股強烈的殺氣!

而他身後的眾人,更是齊刷刷的向前一步踏出!

璩蠍似乎不想再耽誤時間,他冷冷的看著秦玉,說道:“殺了他。”

“是。”

三位紫袍同時踏步而來,恐怖的氣焰,震動的京都武道協會轟轟作響!

秦玉臉色一冷,同樣下令道:“殺了他們,一個不留。”

兩位護道者,像是得到了命令一般,緩緩地向著前走去。

一眼望去,這兩位護道者平平無奇,甚至感覺不到絲毫的氣息波動!

因此,他們根本就冇把這兩位護道者放在眼裡!

三個人身上的威壓在急速的瀰漫,肉身之上,更是散發出了陣陣氣焰!

“給我去死!”

其中一位紫袍怒喝一聲,爾後手掌曲起,抓向了護道者大胖!

秦玉微眯著眼睛,他當即催動著自己的神識操控大胖。

隻見大胖手掌握起,一拳砸了過去。

“轟!”

看似平平無奇的一拳,瞬間便來到了紫袍的麵前!

感受到拳頭上那股恐怖的氣息後,紫袍臉色頓時大變!

“不好!”

紫袍暗道一聲不妙,他剛想回身逃跑,卻已經來不及了!

大胖一拳砸在了他的腦袋上,直接將他的腦袋砸了個稀巴爛!

血水灑在了璩蠍的臉上。

猩紅的血腥氣,瀰漫在整個會議室裡!

“怎怎麼會這樣!”璩蠍臉色頓時大變!

一拳便打死了一位紫袍,這是什麼實力?未免太扯了!

剩下的兩位紫袍臉色更是難看無比,他們下意識地看向了璩蠍。

璩蠍咬了咬牙,他剛要說話,這時,大胖再次踏步而來!

他探出了兩隻手掌,一把便拎住了剩下的兩位紫袍!

隨後,大胖手掌微微一動,那兩位紫袍的脖頸處,頓時傳來了“哢嚓”一聲脆響!

這二人的脖頸,直接被大胖捏碎了開來!

兩名紫袍的身體頓時癱軟了下去,在大胖的手裡一動不動。

璩蠍見狀,臉色更加驚駭!

要知道,紫袍可是京都武道協會的底蘊戰力了,就算放眼全世界,那也是頂尖的存在!

可如今麵對這大胖,居然毫無還手之力!這讓人如何接受!

大胖把這三具屍體扔在了地上,爾後探出手,直接摳出了他們三人的金丹,轉身遞給了秦玉。

秦玉把玩著這三顆金丹,冷笑道:“璩蠍,現在我有資格跟你談了麼?”

璩蠍臉色冰冷無比,他雖然心有震驚,但卻並不懼怕。

原因無他,隻因璩蠍的手裡有一件武聖之器!這就是他的底氣!

璩蠍眯著眼睛看向了大胖,他冷冷的說道:“身手不錯,不如來我京都武道協會效力,如何?”

秦玉見狀,更是冷笑連連。

“璩蠍,他們隻聽我的命令,那就彆白費力氣了。”秦玉冷笑道。

璩蠍聞言,當即起身說道:“哦?是麼,那真是可惜,我也隻能忍痛殺了他們了”

說話間,璩蠍手上的般若尺開始閃爍光芒,一道道恐怖的武聖氣息,在般若尺上凝聚。

武聖的氣息恐怖無比,僅僅是一縷,便讓人驚顫不已。

哪怕是秦玉,在這股武聖之器的威壓之下,也感覺到了胸口陣陣發堵,像是有鮮血要湧出一般。

“在武聖之器麵前,任何人都得死!”

璩蠍一聲怒吼,手中的般若尺,頓時向前壓來!

刹那之間,般若尺上便迸發出了一道強烈的光芒!

這光芒帶有極為純質的武聖氣息,向著大胖碾壓而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