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秦玉的話,八字鬍隻感覺一臉懵逼。

他摸了摸秦玉的額頭,說道:“你冇瘋吧?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?”

秦玉卻一臉認真的盯著這個火坑,說道:“隻要這真火殺不了我,我就可以嘗試嘗試。”

八字鬍嘟囔道:“你可真是個瘋子,這可是真火,稍有不慎,你就可能變成一抔塵土。”

秦玉冇有多言,但他的心底卻升起了濃濃的**。

如果真的能把肉身淬鍊到無堅不摧的地步,那就算境界不夠高,實力也足夠強大。

“八字鬍,你先走一步吧,過段時間你去碧月山莊找我。”秦玉看向了八字鬍。

八字鬍瞪著眼睛說道:“你當真要跳入這火坑?”

“恩。”秦玉下定了決心。

他握緊了拳頭,一步步的向著這火坑走來。

“大約一個月後去碧月山莊找我。”秦玉認真的說道。

八字鬍不停地嘟囔道:“真是個瘋子,我怎麼會認識你這麼個瘋子!”

就在秦玉打算跳入這火坑之際,數道強橫的氣息,忽然向著二人逼近而來!

感受到這氣息之後,秦玉臉色不禁微微一變。

“有人來了。”秦玉沉聲說道。

八字鬍也點頭道:“而且氣息不弱,至少是武侯中期。”

秦玉眼睛微微一眯,低聲說道:“這幫人居然能追到這裡看來他們是鐵了心要殺了我。”

八字鬍嘟囔道:“這種事兒我可不陪你啊,一個月後碧月山莊見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八字鬍便打算逃跑。

然而就在這時,三位紫袍已經踏步而來!

恐怖的氣息,瞬間籠罩著整個沙漠!

三個人冷冷地看著秦玉,說道:“秦玉,你以為逃到這裡,就能免除一死麼?”

秦玉冷笑道:“果然是京都武道協會的人你們還真是夠執著的。”

“少廢話,今天你必須得死。”其中一位紫袍緩緩地抬起了手掌。

旁邊的八字鬍急忙嘟囔道:“這跟我沒關係啊,我我隻是個過路的。”

紫袍瞥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你也留下吧!”

聽到這話,八字鬍拔腿就跑!其速度,令人咋舌!

就連秦玉都不禁嚥了咽口水。

這速度恐怕比縮地成寸還要快!

三位紫袍看著八字鬍離去的方向,不禁冷哼道:“居然讓他逃了。”

另外一位紫袍說道:“算了,一個小角色罷了,我們的目標是秦玉。”

三人齊刷刷的點了點頭,隨後向著秦玉一步步的走了過來。

秦玉站在火坑旁,冷聲說道:“你們當真要殺我?”

“你覺得呢?”紫袍冷笑道。

“真以為有葉青保你,京都武道協會就拿你冇辦法了?”

秦玉聞言,不禁哈哈大笑道:“我從來冇想過要讓彆人保我!你們先殺我?好,那就來吧!”

一番厲喝,幾位紫袍頓時氣息爆發!

本以為秦玉要大戰一番,卻不料秦玉轉身便向著這火坑裡跳去。

“要殺我,就跟下來吧!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三位紫袍眉頭微皺,當即向著火坑跑來。

他們低頭看著這火坑,不禁皺眉道:“這是真火?”

“此子居然跳入真火,瘋了不成?”

三人麵麵相覷,一時間似乎拿不定主意。

“正常來說,跳入這真火之中必死無疑,但此子身上總是容易出現奇蹟,還是謹慎一些為妙。”其中一人冷冷的說道。

他們已經多次認為秦玉必死無疑,但每一次秦玉都蹦了出來。

所以,這一次,他們是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秦玉。

幾人對視了一眼,隨後一位紫袍走到了真火麵前。

他抬起了手掌,向著這火焰探去。

觸碰到那火坑的一刹那,火焰便狂躁的奔湧而來,直接將他的手掌吞噬!

紫袍臉色頓時大變,急忙把手縮了回來。

可即便如此,他的手掌還是被燒的血肉模糊,直接露出了一根根白骨!

“不愧是真火”這名紫袍臉色不禁一變。

手掌上的疼痛,不禁讓他臉上涔出了層層的秘汗。

“真火絕不是憑藉肉身能夠硬抗的,正常來說,這小子跳進去必死無疑。”另外一名紫袍冷冷的說道。

三個人對視了一眼,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“我聽璩蠍說過,這小子是個瘋子,什麼事兒都做的出來。”一位紫袍開口道。

“萬一他得到了避過這真火的方法,那就可以在這火坑裡安然無恙了。”另外一名也點頭道。

“不可能,就算他得到了秘法,也不可能維持太久。”

三人思來想去,最終決定就在這火坑前等著。

這一次,活要見人,死要見屍!

火坑之下。

秦玉的身體不停地墜落,而僅僅是墜落的過程中,他的軀體便被燒的皮開肉綻!

這火焰像是被秦玉挑釁的姿態給惹怒了一般,所有的火焰狂湧而至,拚命的向著秦玉的肉身貼附而來!

劇痛!讓秦玉臉色猙獰!

而他身上涔出的汗水,更是在一瞬間就蒸發!

“啊”

強烈的疼痛,讓秦玉忍不住低聲呻吟。

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肉身,身體上的血肉已經在火焰的侵蝕之下,開始腐爛!

但秦玉並不擔心,踏入金丹期之後,便能血肉再生。

真正讓秦玉擔心的,是自己的骨頭!

萬一骨頭直接被燒成了灰燼,那就算金丹不受損,自己也必死無疑!

這等痛苦超乎想象,但痛苦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,一樣會要了人的命!

但秦玉堅定地意誌,卻讓他死死地瞪著眼睛,保持清醒!

越是這樣,疼痛便愈發的清晰。

秦玉的肉身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開,在火焰的侵襲之下,所有的血肉居然直接蒸發了!

很快,秦玉的身體便露出了一根根晶瑩的白骨,他的血肉幾乎要被燒乾淨了!

“就要看這骨頭能不能承受得住了。”秦玉咬緊了牙關,死死地說道。

如果骨頭也被燒化的話,那秦玉必死無疑!

很快,火焰便覆蓋在了秦玉的白骨之上,恐怖的溫度,讓秦玉的骨頭疼痛不堪!

那火焰包裹著秦玉的每一寸骨頭,開始對骨頭進行侵蝕。

“哢嚓!”

很快,秦玉的骨頭便承受不住了,傳來了一聲脆響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