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夏航左看右看,臉上儘是惶恐之意。

秦玉在一旁冷聲說道:“我和你們不一樣,我至少有人性。”

夏航看向了秦玉的眼神略微帶有幾分複雜。

“女兒,你先回房間吧。”夏航小聲說道。

把小女孩打發回屋之後,夏航走到了秦玉的麵前。

他剛好開口,秦玉猛然一腳便踹在了夏航的小腹上!

這一腳,直接將夏航踹飛了出去!

他雙膝不自覺得跪在了地上,膝蓋將地麵砸的粉碎!

“夏航,你好大的膽子啊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夏航從地上爬了起來,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冷聲說道:“你想怎麼樣隨你的便吧。”

“是嗎!”秦玉大怒,他大步向前,抬手一掌抽在了夏航的臉上!

夏航深知自己不是秦玉的對手,所以乾脆放棄了抵抗,任由秦玉對他百般蹂躪。

秦玉冷眼看著夏航,說道:“你居然能置你女兒的生死於不顧,你還是人麼?”

夏航咬著牙說道:“我寧可相信武道協會,也不會相信你!”

“是麼?”聽到這話,秦玉不禁冷笑了起來。

這一刻,秦玉忽然改變了主意。

他打量著麵前的夏航,淡淡的說道:“我現在殺你,易如反掌。”

夏航默不作聲,說不害怕,那是不可能的,麵對死亡,任何人都會驚恐。

“但我並不想殺你。”秦玉淡淡的說道。

“夏航,我和你打個賭吧。”

夏航抬頭看向了秦玉,說道:“賭什麼。”

“賭京都武道協會值不值得信任。”秦玉坐在了沙發上。

他摸起了夏航的一支菸塞在了嘴裡,爾後淡淡的說道:“你可以去告訴京都武道協會所發生的一切,看看他們到底會不會幫你。”

夏航聞言,不禁輕哼道:“秦玉,在你眼裡,京都武道協會就這麼不堪麼?”

“如果我告訴他們實情,他們一定會想辦法救我女兒!”

“好啊。”秦玉嘴角勾起了一絲冷笑。

“如果他們真的幫你,從此以後我不會再來找你。”秦玉說道。

“但如果他們並冇有幫你,那你就要為我做事,可以麼?”

夏航嗤笑道:“秦玉,你輸定了!”

“好,一言為定。”秦玉也懶得再和夏航廢話,當即起身,離開了這裡。

次日。

璩蠍坐在辦公室裡滿麵鐵青。

距離黑袍人出現已經過去了數日,然而依然未能將其抓獲。

這不僅對京都武道協會的名聲帶來了巨大的負麵影響,同時會讓上麵的人懷疑他們的辦事能力!

“高層已經下達了命令,無論如何都要抓住這黑袍人。”璩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但上一次是他們最好的機會,如今錯過了,黑袍人又豈會上當?

“璩會長,我倒是有個辦法。”這時,旁邊的助理忽然說道。

璩蠍看了他一眼,點頭道:“說。”

助理冷笑道:“現在基本確定了黑袍人和那秦玉的關係,而他所做的行徑,似乎也和顏若雪的血脈有關係。”

璩蠍點頭道:“然後呢?”

助理淡淡的說道:“我們可以放話出去,就說公開處刑顏若雪!我不信那黑袍人會不出現!”

“隻要他敢現身,馬上將其擊斃!”

這個主意聽起來的確不錯!

就連璩蠍眼睛都不由得一亮!

“主意倒是不錯,但顏若雪畢竟是顏家的大小姐,公開處刑?這不是在打顏家的臉麼?”璩蠍蹙眉道。

“就算顏四海對顏若雪並無感情可言,但為了保住顏家的臉麵,顏四海一定會出手組織我們。”

助理撇嘴道:“璩會長,您何必這麼害怕那顏四海?”

“你不懂。”璩蠍搖頭道。

助理攤手道:“那我就冇辦法了,反正人要是再抓不到,上頭一定會問責。”

“到那時候,直接取消京都武道協會都有可能。”

璩蠍臉色陰沉無比,一時間也拿不定主意了。

“算了,我去找顏四海商量商量,或許能有一個萬全之策。”璩蠍眯著眼睛說道。

就在這時,外麵忽然有個人急匆匆的衝了進來。

他一見到璩蠍,便“噗通”一聲跪在了地上。

此人不是彆人,正是夏航!

“夏航,你乾什麼?”璩蠍蹙眉道。

夏航一臉焦急的說道:“璩會長,那黑袍人給我女兒下了毒,您一定要幫幫我啊!”

“對你女兒下了毒?”璩蠍眼睛不禁一眯。

“他怎麼會對你女兒下手?”

夏航咬了咬牙,當即把事情的經過,和璩蠍說了一遍。

“您也知道,我就隻有這麼一個女兒”夏航痛苦的說道。

“為了我女兒,我不得不聽從他的命令,我女兒才四歲,我我不能看著她送死啊。”

“璩會長,以京都武道協會的能力,一定能除掉我女兒身體裡的毒素,求求您幫幫我”

看著苦苦哀求的夏航,璩蠍的臉色卻陰沉無比。

他的關注點根本不在夏航女兒的身上,而是冷著臉說道:“這麼說來是你給那黑袍人通風報信了?”

夏航臉色一變,他急忙說道:“璩會長,我我是冇辦法,我要是不聽他的命令,我女兒他”

“混賬!”然而,璩蠍卻一掌拍向了夏航!

這一掌,直接將夏航拍的鮮血不止,胸骨折斷!

“你居然敢給那黑袍人通風報信?怪不得我們一直抓不到他。”璩蠍冷冷的說道。

夏航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,他咬著牙說道:“璩會長,我不能失去我的女兒我我是被迫的”

“無論你怎麼懲罰我,我都認了,隻求您能救救我女兒!否則的話,我女兒一定會死啊”

璩蠍聞言,卻冷笑道:“夏航,你在京都武道協會已經很多年了吧。”

夏航點頭道:“二十一年了。”

璩蠍眯著眼睛說道:“那你應該明白一個道理,人一旦有軟肋,就會失去價值,而你的女兒,就是你的軟肋!”

“想要成事,就必須拔出自己的軟肋!”

夏航臉色一變,他顫聲說道:“您您什麼意思?”

璩蠍倒背雙手,淡淡的說道:“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機會,隻要你女兒冇了,你的軟肋就會消失,你未來的成就,也會更高。”

“既然你女兒已經中了毒,那就藉著這個機會,拔出自己的軟肋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