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這話,秦玉頓時感覺到有幾分不妙。

他有幾分急切的說道:“趕緊說,我保證不會遷怒於你的女兒。”

夏航沉默了片刻,爾後緩緩說道:“京都武道協會的超級強者都是用顏小姐的血液打造出來的,這也是我們帶走顏小姐的原因”

“什麼?!”聽到這話,秦玉憤然起身。

他怒視著夏航,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把話給我說明白!”

夏航知道秦玉一定會盛怒,所以臉上並無太多吃驚。

他點上了一根菸,爾後說道:“據說顏小姐的血脈很不簡單,擁有這種血脈的人,實力都會超乎想象。”

“我們每天都會從顏小姐的身體裡抽出血液,用來供應協會內天分高的成員。”

“那三個人,便是我們的試驗品。”

聽到這話,憤怒不禁從胸腔裡冒出。

他青筋暴起,眉毛倒豎,渾身的殺氣充斥著整個房間,就連夏航都感覺陣陣發涼。

“京都武道協會”秦玉隻感覺胸口陣陣刺痛,氣血上泳,幾乎要暈厥。

“你們居然用若雪的血液來培養他人你們這幫畜生!”

夏航猛抽了一口煙,說道:“你放心,顏小姐不會有生命安全,我們一直用最頂尖的藥材供養他,不必動怒。”

“不必動怒?”秦玉雙目猩紅。

“我若是把你女兒吊起來,天天抽她的血,給她吹最好的靈丹妙藥,你願意嗎!”

夏航臉色一白,他略顯驚慌的說道:“秦玉,你你彆衝動。”

秦玉強忍著心底的怒意,儘量讓自己平靜下來。

他怎麼都冇想到,這幾個所謂的超級強者,居然是吸血了顏若雪的血液,來打造自己的利益!

“你們還真是一幫吸血鬼。”秦玉直喘粗氣。

夏航默不作聲,他知道這件事情一定會讓秦玉震怒,但他並冇有彆的辦法。

秦玉坐在這裡,良久未言。

他拿過了夏航的煙,狠狠地吸了一口。

“那三個所謂的超級強者在哪兒。”秦玉冷聲問道。

夏航一愣,有些不解的說道:“你要乾什麼?”

“我要殺了他們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“夏航,我不怕告訴你,從今天起,你們京都武道協會隻要打造出來一個超級強者,我就殺一個!”

“所有用了顏若雪鮮血的人,我一個不留!直到你們放棄為止。”

這個訊息,倒是讓夏航心中暗喜。

他身為武道協會的副會長,自然知道那三位超級強者實力有多強橫。

秦玉若是去找他們,那不是送死嗎?

於是,夏航想都冇想,便直接說道:“他們晚上基本上都會去鼎盛酒吧喝酒,你或許可以去碰碰運氣。”

秦玉瞥了夏航一眼,說道:“你最好彆騙我,否則後果自負。”

夏航攤手道:“我向天起誓,絕對冇騙你。”

秦玉不再多言,他起身便要離開。

走了兩步,秦玉忽然調頭,向著夏航女兒的房間走去。

“你你乾什麼!”夏航頓時大驚失色,著急的追了上去。

秦玉坐在小女孩的身旁,笑著說道:“小妹妹,這是最新的糖豆,你要不要嚐嚐?很甜哦。”

小女孩哪知道秦玉和夏航之間的關係,她嗅了嗅那顆藥丸,迅速便被這藥丸的氣味給迷住了。

“秦玉,你到底想乾什麼!”夏航伸手想要去搶奪藥丸,卻被秦玉一把抓住了手腕。

“你放心,這是我自己煉的丹,隻要你老老實實的配合我,這藥丸不但不會傷害到你女兒,反而會給她帶來好處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“當然,如果你敢把這件事情傳出去,這藥丸會馬上變成要命的毒藥!”

夏航臉色難看無比,他死死地握著拳頭,冷聲說道:“你最好保證這藥丸不會傷害到我女兒,否則我就是拚了命也會殺了你!”

“我冇必要動你女兒。”秦玉起身說道。

他走到了門口,頓住腳步,沉聲說道:“我暫時不想讓人知道我還活著,所以你知道該怎麼做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秦玉便徑直離開了這裡。

看著秦玉離去的背影,夏航麵目猙獰,卻無可奈何。

黑夜中,一個裹著黑袍的男人,行色匆匆。

這人不是彆人,正是秦玉。

他一路來到了鼎晟酒吧,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。

鼎晟酒吧,在京都極為出名,據說來這裡玩的,大多都是富家公子哥,或者是當紅的明星。

他們衣著華貴,秦玉的黑袍顯得格格不入。

黑袍之下,秦玉的麵色冰冷無比。

儘管他掩蓋了身上的殺氣,但還是能感覺到一絲冰冷之意。

“可惡”

夏航的話,無時無刻不再秦玉的腦海裡響起。

他恨不得馬上衝到京都武道協會,把人救出來。

但現在的秦玉已經不是那個遇事衝動的愣頭青了,他心裡很清楚,現在去武道協會不但救不了人,反而會白白搭上一條性命。

坐下以後,秦玉釋放開了自己的神識。

很快,他便捕捉到了數道武者的身影。

“恩?居然有武侯?”秦玉眉頭一挑,眼睛不禁掃向了不遠處。

隻見不遠處坐著一個女人,秦玉看她的時候,她的眼睛也剛好看向了秦玉。

“這小小的酒吧裡,怎麼會有武侯。”秦玉眉頭皺了起來。

要知道,這世上的武侯並不多,平日裡很難見到一位。

就在秦玉思索之際,這個女人居然向著秦玉走了過來。

“朋友,喝一杯?”這女人遞給了秦玉一杯酒。

秦玉默不作聲,冇有理會這個女人。

這女人繼續道:“身為武侯,卻把自己包裹的這麼嚴,想必是來殺人的吧。”

秦玉麵色一寒,冷聲說道:“和你沒關係,勸你最好彆多管閒事。”

女人卻冇有理會,繼續說道:“這世上能為難武侯的不多,你殺個人卻要把自己包裹的這麼嚴實,想必你要殺的人,不簡單。”

秦玉臉色漸漸地冷了下來,他抿了一口酒,冷聲道:“人太聰明容易招來殺身之禍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