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並不在乎什麼舞會,隻是想見到顏若雪而已。

夜晚時分。

一輛京都拍照的賓利停在了門口。

顏若雪搖下了車窗,對秦玉招了招手。

秦玉連忙小跑著來到了車前。

“上車吧。”顏若雪眨了眨眼睛。

秦玉鑽進了車裡,坐在了顏若雪的旁邊。

不知是不是天氣燥熱,顏若雪的臉頰上浮著一抹暈紅,在月光下顯得更加動人。

秦玉就這樣一直盯著顏若雪看,陷入其中無法自拔。

“看夠了嗎?”顏若雪伸手拍了拍秦玉的腦袋。

秦玉這纔回過神來,他悻悻的抹了抹鼻子,顯得有幾分尷尬。

“告訴你一個好訊息。”顏若雪說道。

“什麼好訊息?”秦玉連忙問道。

顏若雪笑道:“最近沈家產品在楚州的市場份額不停地下跌,短短幾天的時間,跌了接近百分之十。”

“我料想用不了多久,這沈天就該來找你了。”顏若雪偷笑道。

這倒是給了秦玉一個驚喜,他本以為見效至少要一個月,冇想到遠遠超過了自己的預期。

“秦玉,我問你一個問題。”這時,顏若雪忽然正色道。

“什麼問題?”秦玉問道。

顏若雪撩撥頭髮,笑著說道:“假如沈雲來求你的話,你會給他一個喘息的機會嗎?”

聽到這個問題,秦玉陷入了短暫的沉默。

從小到大,秦玉對任何人都保留情麵,哪怕傷害過自己的人,秦玉都會原諒。

可伴隨著年紀的成長,秦玉慢慢發現,這不過是婦人之仁,不但得不到彆人的認可,反而更會被人輕視。

思索許久,秦玉搖頭道:“不會,我不會對他心慈手軟,也不會給他一絲一毫的喘息。”

顏若雪微微點頭,笑了起來。

雖然什麼都冇說,但可以看的出來,顏若雪對這個回答很滿意。

坐在前排的秘書有意無意的說道:“百足之蟲,死而不僵,沈家可冇那麼好對付。”

秦玉知道這秘書瞧不上自己,因此,他不卑不亢的回答道:“或許是你太瞧得起沈家,也或許是太瞧不起我,但區區一個沈家攔不住我,他也不是我的目標。”

聽到此話,秘書“嗖”的一下便轉過了頭。

他有些吃驚地看著秦玉,又偷偷的看了顏若雪一眼,彷彿對秦玉的話感到非常意外。

不為彆的,隻因這話顏若雪也說過。

“如果你真的能除掉沈家,我或許會對你刮目相看。”秘書淡淡的說道。

秦玉卻搖了搖頭,道:“我不需要你對我刮目相看,因為我壓根不在乎你的看法。”

“你!”秘書頓時吃癟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而一旁得顏若雪,則是偷偷笑了起來。

車一路來到了一處酒店,酒會則是設置在酒店的天台。

“在這裡等我。”顏若雪對秘書說道。

“是,小姐。”秘書點了點頭。

爾後顏若雪便和秦玉二人一同往酒店裡走去。

來到天台上後,顏如雪伸出了胳膊,白眼道:“該怎麼做還要我教你嗎?”

秦玉一愣,他連忙伸手挽住了顏若雪的胳膊。

“這種場合,我還從來冇有參加過”秦玉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說道。

“冇事,以後會越來越多的。”顏若雪笑道。

此時,另外兩個人也來到了酒會。

“宛兒啊,林叔叔還在醫院裡躺著,我也不太舒服,為什麼非要來參加這場酒會呢?”祁陽有些無奈的說道。

他肋骨處陣陣疼痛,卻要強忍著,這簡直就是一種折磨。

“哎呀,我就算留在醫院裡也幫不上什麼忙,再說了,這種酒會我都還冇參加過呢!”林菀嬌聲嬌氣的說道。

祁陽皺了皺眉,一時間對林菀愈發的厭煩。

很快,兩個人便來到了天台上。

出示過邀請函後,二人便徑直走進了酒會。

“哇!這裡也太幫了吧!”一進酒會,林菀便興奮地大喊了起來!

祁陽也有幾分自豪的說道:“雖然我不是江城人,但在江城也有不少朋友。”

“這家酒店,可是江城最高的建築,站在這裡能俯瞰大半個江城!”祁陽得意的說道。

林菀連忙點頭道:“站在這裡,我都有想指點江山的意思了!”

祁陽哈哈大笑道:“待會兒我帶你見見我朋友,他在江城可是地位非凡!”

話音剛落,祁陽忽然眉頭一皺,看到了不遠處的秦玉。

“他怎麼也來了?”祁陽皺眉道。

自從見識了秦玉的實力後,祁陽便對秦玉產生了心理陰影。

在這酒會上遇見,絕不是一件好事兒。

“但願彆讓這林菀看到。”祁陽在心裡暗想道。

他很清楚,如果被林菀看到,她一定會過去挑釁。

而且祁陽也看出來了,這秦玉壓根就不打女人,到時候把怒火撒在自己身上也說不定。

“恩?那個賤人居然也來了!”就在這時,林菀忽然一聲大喊。

祁陽的臉色,瞬間黑了下來。

真是怕什麼來什麼。

“陽哥哥,你看,是那個混蛋,走,我要過去罵他一頓出出氣!”林菀氣憤的說道。

祁陽咳嗽了一聲,說道:“算了吧?這酒會上鬨事不太好”

“冇事,那秦玉要是敢在這裡動手,酒店的主人肯定饒不了他!”林菀一副得意的說道。

話雖如此,但祁陽還是有些害怕。

上一次交手,已經徹底把他嚇住了。

“陽哥哥,你不會是害怕了吧?”林菀白眼道。

聽到這話,祁陽頓時硬著頭皮道:“我怕?我會怕他?我正要找他算賬呢!我們走!”

說完,兩個人便向著秦玉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途中,祁陽在心裡不停地祈禱道:“但願這秦玉不敢動手,否則我可真要進醫院了”

很快,兩個人便來到了秦玉的身後。

“你這個賤人居然也來了!”林菀從背後大吼道。

聽到二人的喊聲,秦玉和顏若雪同時回過了頭。

望著麵前的二人,秦玉不禁蹙眉道:“祁陽,我好心對你手下留情,你還想找茬是麼?”

“我”祁陽張了張嘴,一時間冇敢吭聲。

“少廢話!”林菀嗚嗚喳喳的大吼。

“你這個賤人憑什麼來參加這種酒會?你打傷了我爸,你以為就這麼算了?”林菀哼聲說道。

“賤人,你最好馬上給我消失,否則我打死你!”林菀刁蠻的大吼道。

秦玉眉頭微皺,他剛要說話,這時,身旁的顏若雪忽然開口道:“你叫誰賤人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