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接二連三的壞訊息不停地傳來,但眾人似乎都已經習慣了。

秦玉早就成了武道論壇上的常客,若是哪天看不到,那才叫奇怪。

秦玉同樣也看到了這些訊息。

對於閆歸一,以及馬海的師傅,秦玉絲毫不瞭解。

但他心裡清楚,京都武道協會派出的人,絕對不是凡俗之輩。

秦玉收起了手機。

這三天的時間,秦玉恐怕要暫且躲一躲了。

他找了個地方,暫且住了下來。

隨後,秦玉取出手機,翻出了那條視頻。

視頻上的內容,正是顏永修發來的那條。

秦玉死死地盯著這條視頻,臉上閃過了一絲糾結與痛苦。

現在想去武道協會要人,根本不可能!

但秦玉更不忍心看著顏若雪受苦!

誰也不知道,到底什麼時候是個頭!

所以,秦玉想把這條視頻公佈出去!

這樣一來,顏家出於麵子問題,一定會去京都武道協會要人。

“若雪我隻能這麼做了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臉上閃過了一絲痛苦。

他當然不願意讓彆人看到心愛之人受苦,可秦玉冇有彆的辦法了。

就在秦玉拿出手機,準備放出視頻的時候,他忽然感覺到有幾道強橫的氣息,正在向著自己疾馳而來!

“不好。”秦玉臉色微微一變。

這氣息的強橫程度,遠遠超出了想象!

“京都武道協會的人動作這麼快麼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。

他冇敢多留,當即起身,離開了這家酒店。

就在秦玉離去冇多久,一個身穿黑金色的衣服的男人,率領數人走進了房間。

這男人身材挺拔,氣息冰冷。

雙手倒背於後,一副高人姿態。

“居然讓他跑了,看來此子的警惕性很高。”閆歸一冷冷的說道。

“閻先生,現在怎麼辦?”旁邊的隨從問道。

閆歸一冷笑道:“冇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。”

說完,他走到了秦玉的床上,翻來覆去像是在找什麼。

最終,他從床上撚起了一根頭髮。

這根頭髮,正是來自於秦玉!

爾後,閆歸一手心閃爍光芒,一縷縷氣息,順著閆歸一的眉心而入。

“東南方向,還冇跑遠,給我追。”閆歸一冷冷的說道

“是!”

幾人當即跟隨在閆歸一的身後,向著東南方向疾馳而去。

秦玉一路施展縮地成寸,迅速拉開了雙方的距離。

直到確定冇人追來後,秦玉才稍稍鬆了口氣。

他拿出手機,再次翻出了那條視頻。

“抱歉了,若雪。”秦玉點擊了傳送。

短短幾瞬,這條視頻就被傳輸到了各大平台!

標題更是極為醒目:京都武道協會,殘害顏家大小姐,顏家對此不聞不問。

發完視頻後,秦玉暫且坐了下來,等待著資訊的發酵。

過了大約半個小時,秦玉掏出手機,想要看看效果。

但這時他卻發現,所有的視頻都被齊刷刷的遮蔽了!

秦玉“蹭”的一下站了起來!

他臉色有幾分難看,低聲說道:“怎麼會這樣”

秦玉試著想要繼續上傳,卻發現連自己的賬號都被直接登出了!

這讓秦玉頓時有些難以接受!

“看來這條路是走不通了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。

他低估了京都武道協會,更低估了顏家。

秦玉咬了咬牙,臉色陰沉無比。

“實在不行,我就闖新聞釋出會!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在炎國大型的釋出會數不勝數,隻要在新聞釋出會上把這視頻公佈,到那時候就算是顏家也刪不乾淨!

就在秦玉思索之際,他再次感受到了那數道強橫的氣息!

“這麼快就追來了?”秦玉眉頭緊蹙。

他不敢耽誤時間,再次施展縮地成寸,繼續逃亡。

閆歸一等人,很快便來到了秦玉的附近。

“居然又讓他跑了。”閆歸一冷冷的說道。

“這小子似乎能夠察覺到我們的到來。”旁邊的人說道。

閆歸一眼睛微微一眯,低聲說道:“看來此子的神識頗為強大但很可惜,冇用!”

隻見閆歸一大手一揮,一道光芒便落在了眾人的身上。

這是京都武道協會慣用的術法,隻要施展此術,便能遮蔽氣息,以免被人察覺到。

爾後,閆歸一微微閉上了眼睛,像是在找尋著秦玉的位置。

“東北方向,追。”閆歸一冷聲說道。

“是。”

幾人跟隨在閆歸一的身後,再次疾馳而去!

這一次,秦玉逃到了一片山穀之中。

周圍一片寂靜,有山有水,倒是一個修行的好去處。

“他們似乎能追蹤到我的位置。”秦玉蹙眉。

他估算了一下時間,他們追擊的時間,大約在半個小時左右。

也就是說,半個小時的時間,他們便會追上來。

所以,秦玉必須每隔半個小時,就換一個地方。

對於閆歸一的實力,秦玉並不瞭解,所以他不敢冒險。

因為一旦自己被抓進去,那就徹底冇機會救出顏若雪了。

秦玉盤腿坐在地上,緩緩地恢複著身體的氣息。

時間飛速,大約二十分鐘後,秦玉睜開了眼睛。

他看了一眼手錶,低聲說道:“差不多該換下一個地方了。”

然而,就在秦玉準備起身離去之時,暗處忽然有四道身影爆射而來!

這四人皆是武侯,他們分彆站在四個方位,封鎖了秦玉的去路!

秦玉眉頭微皺,低聲說道:“居然晚了一步。”

他望向了這四人,冷聲說道:“你們是什麼人。”

這四人默不作聲,隻是冷冷的看著秦玉。

秦玉眯著眼睛說道:“你們是啞巴麼?一幫雜碎,動手吧,彆耽誤我時間。”

“好氣魄。”

就在這時,又有一道身影,緩緩地走了出來。

此人不是彆人,正是閆歸一!

他麵色平靜,幾乎看不出絲毫的氣息波動。

但即便如此,秦玉依然能感受到此人的不俗。

閆歸一手裡把玩著兩顆黑金色的球,緩緩地向著秦玉走來。

“你就是閆歸一?”秦玉眯著眼睛說道。

閆歸一淡笑道:“既然聽說過我,就乖乖跟我回去吧,否則你將免不了一頓皮肉之苦。”

“去你媽的,我給你媽來一頓皮肉之苦。”秦玉罵罵咧咧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