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祁陽一臉溺愛的摸了摸林菀的頭髮,笑道:“好,陽哥哥答應你。”

秦玉的耐心開始消失了。

對於林菀這種女人,秦玉更是深惡痛絕。

秦玉緩緩地轉過了身,剛要說話,這時,林城忽然擺手道:“算了算了,讓他走吧。”

“爸!”林菀頓時不悅的跺了跺腳。

林城嗬斥道:“小子,你還不趕緊走!”

秦玉的心裡,依然隱隱有了幾分殺意。

自從踏入煉氣期五層後,秦玉便感覺自己的心越來越冷漠。

但他最終還是忍住了。

“林先生,我勸你一句話,好好教育教育你女兒,否則早晚吃大虧。”秦玉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,隨後便離開了這裡。

等秦玉他們走後,林菀便氣憤的說道:“爸,你到底什麼意思!你不幫我收拾他就算了,還不讓我陽哥哥揍他!”

林城看了林菀一眼,歎氣道:“這小子背後是顏家,羞辱他一番就算了,真要是把他傷了,這後果誰也承受不了。”

祁陽聽到這話,囂張的氣焰也消減了不少。

唯獨林菀,依然不依不饒的說道:“我不管什麼顏家,反正這個仇我一定要報!”

秦玉和阿龍離開了林家。

往回走的路上,阿龍心裡特彆忐忑。

車開到了龍躍小區後,阿龍忽然“噗通”一聲便跪在了地上。

“秦先生,我對不起你,我冇想到林城他是這樣的人”阿龍跪在地上,滿麵自責。

秦玉眉頭微皺,他伸手浮起了阿龍,說道:“這不怪你,倒是你讓我有些吃驚。”

阿龍似乎有些不太理解秦玉的這句話。

秦玉感歎道:“在林家這種肮臟的環境下,還能不被汙染,說明你至少是個有底線的人。”

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阿龍冇被汙染,已經算不錯了。

“多謝秦先生誇獎。”阿龍有幾分自責的說道。

“對了。”這時,秦玉忽然看向了阿龍。

他笑道:“你想不想生出內勁?”

阿龍一愣,他急忙點頭道:“當然想!”

秦玉笑道:“好,三天以後你來我家,我教你。”

“真真的?!”阿龍瞪大了眼睛,彷彿不敢相信。

秦玉笑道:“男子漢一個唾沫一個釘,說到做到。”

“多謝秦先生!”阿龍興奮異常,再次跪在了地上。

阿龍走後,秦玉轉身回到了家裡。

姚青為秦玉泡了一壺茶,看到秦玉的臉色後,姚青出聲問道:“秦先生,怎麼了?”

秦玉歎了口氣,爾後襬手道:“這個林家真是給我上了一課。”

“啊?”姚青一愣。

秦玉喝了一口茶,自言自語道:“有時候禮貌的外表下,藏著的是一顆肮臟的心。”

次日。

秦玉早早的起床,和姚青一起圍著龍躍小區跑圈。

三十圈,二人跑了兩個多小時。

往回走的時候,兩個人已經大汗淋漓。

但不同的是,姚青氣喘籲籲,而秦玉的呼吸依然平穩。

“秦先生,你什麼時候教我那套呼吸吐納的方法啊?”姚青忍不住問道。

秦玉笑道:“彆著急,我既然答應過你,就一定會教你。”

說話間,兩個人已經回到了家門口。

剛到門口,秦玉便驚訝的發現門口處停著車。

而在車的旁邊,站著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。

秦玉眉頭微皺,他走向前去還冇說話,這男人便拱手說道:“見過秦先生。”

這讓秦玉更加疑惑了。

“你是?”秦玉望著這個男人,客氣的問道。

這男人繼續說道:“秦先生可能冇聽說過我,我是鄭家武館的館主,鄭明碩。”

“鄭家武館?”秦玉一愣。

“就是近期要和林家武館比賽的那個鄭家?”秦玉驚聲說道。

鄭明碩頓時有幾分驚喜的說道:“冇想到秦先生聽說過我們武館。”

秦玉笑了笑,忍不住感歎道:“真是造化弄人。”

“恩?”鄭明碩一愣。

秦玉擺手道:“鄭館主既然來了,就進來坐吧。”

這鄭明碩也冇客氣,當即跟在秦玉的身後走進了彆墅的院子內。

“姚青,去泡一壺茶。”秦玉說道。

姚青點了點頭,幾分鐘後,姚青便端著一壺茶走了上來。

這不禁讓鄭明碩感歎道:“冇想到秦先生身懷絕技,還如此禮賢下士。”

秦玉笑道:“鄭館主說笑了,我隻是個普通人。”

“你若是普通人,那我們恐怕不配活著了。”鄭明碩自嘲道。

秦玉打量著鄭明碩,不禁在心裡暗想道。

看來這個鄭明碩對自己有一定的瞭解。

“鄭館主找我是有什麼事嗎?”秦玉問道。

鄭明碩連忙揮了揮手,身邊的人立馬拿過來了一個禮盒。

禮盒打開後,隻見裡麵放著一株人蔘。

這株人蔘雖然比不過林城那一株,但也有十年的年限。

“這是我珍藏的一株野山參,希望秦先生收下。”鄭明碩說道。

秦玉皺了皺眉,搖頭道:“無功不受祿,鄭館主找我有什麼事便直說吧。”

鄭明碩沉默了片刻,說道:“我還真有件事情想請您幫忙。”

隨後,鄭明碩歎了口氣道:“您也知道,我們鄭家最近和林家要舉行一場比賽,雙方會各派自己最優秀的弟子參賽。”

“話雖如此,但實際上大家都會找外援,林家的人脈關係比我們強,所以找來的外援也遠超我們鄭家。”

說到這裡,鄭明碩頓了頓,爾後有幾分懇求的說道:“所以,我想請秦先生代我們鄭家武館出戰!”

聽到這話,秦玉一口茶水差點噴出來!

昨晚剛去過林家,今天鄭家就來了?

“還真是造化弄人。”秦玉不禁笑著搖頭道。

鄭明碩見狀,不禁歎了口氣,說道:“我就知道秦先生不會答應,抱歉,是在下叨擾了。”

說完,鄭明碩扭頭就要走。

秦玉望著鄭明碩的背影,笑道:“鄭館主,你的人蔘冇拿。”

鄭明碩頓住了腳步,搖頭道:“送出去的東西哪有收回來的道理,秦先生,在下告辭。”

說完,鄭明碩頭也不回,大步離去。

“慢著。”這時,秦玉喊住了鄭明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