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秦玉的怒吼,所有人都不禁渾身一顫!

秦玉的身影越來越近,這種等待死亡的滋味並不好受。

大殿之內,甚至有人當場嚇尿了褲子。

很快,秦玉便走了進來。

看到秦玉的一刹那,眾人更是齊刷刷的倒退了一步。

“穀滄海呢?”秦玉掃視著眾人冷聲問道。

“門主門主他不在”有人顫聲說道。

“秦秦玉,這件事情和我們無關啊”

“你彆殺我們”

秦玉瞥了他們一眼,冷聲說道:“你放心,我不殺你們,告訴穀滄海,我很快就會找到他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秦玉扭頭便走。

看到秦玉離去的背影,他們也總算是鬆了口氣。

秦玉叫囂聖儒門的訊息,迅速在武道論壇上傳了開來!

“你們聽說了冇!秦玉隻身一人前往聖儒門,居然無人敢應戰!”

“據說聖儒門都封門了,就是擔心秦玉找上門來!”

“不僅如此,我還聽說穀滄海已經跑路了!”

“我去,北方第一宗門的門主被嚇得跑路?”

“最新訊息,秦玉正式踏入了武侯之境!穀滄海不敢應戰,拋下宗門提前跑路!”

無數條訊息潮湧而來!

穀滄海看著螢幕上的訊息,臉色難看至極。

他怎麼都冇想到,自己的一世英名,居然就這麼毀了!

這時,穀滄海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拿起手機一看,發現來電人是鄧聖。

他急忙接起了電話,說道:“鄧聖,現在什麼情況。”

那頭的鄧聖說道:“門主,你在哪兒呢?秦玉放話了,如果你不回來,他便會霸占聖儒門,而且他說了,一定會找到你,親手殺了你。”

聽到這話,穀滄海臉色頓時難看至極。

他咬了咬牙,說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扣掉電話後,穀滄海深吸了一口氣。

他拿著手機的手微微顫抖著,不停的翻著電話號碼。

這些年來,穀滄海積攢了很多的人脈關係。

如今顏四海對他不管不顧,他隻能想辦法自保了。

找了一圈的人,多數人都拒絕了穀滄海的請求。

終於,蒼涴市的一位大人物答應了下來。

這位大人物是蒼涴市裡重量級的人物,雖然不是武者,但卻擁有著極強的背景,在蒼涴市,扮演著最重要的角色。

此人名叫沈斌,除了是蒼涴市官方人物之外,更是有親戚在京都深處。

打通了沈斌的電話後,穀滄海便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。

沈斌聽完後沉默了片刻,爾後說道:“這個秦玉我也有所耳聞,最近可是風頭正盛啊。”

“是啊,沈先生,要不是事情棘手,我也不可能麻煩您”穀滄海苦笑道。

身為武侯,他並不願意和官方人士打交道。

沈斌想了想,說道:“我倒是可以做個局,讓你們談一談,至於能不能談成,那就是你們自己的事了。”

穀滄海咬了咬牙,說道:“沈先生,能有一個交涉的機會便足夠了!”

“好,我會安排時間地點。”扔下這句話後,沈斌便扣掉了電話。

另外一邊,秦玉並冇有著急離開蒼涴市。

這幾天來,他一直在調查京都武道協會的相關訊息。

經過調查後,秦玉發現這京都武道協會果然底蘊深厚。

他們除了掌控了幾乎所有的資源之外,還擁有著極強的人脈關係。

比如夏航,便是專門用來和各大世家交涉的傀儡。

除了夏航之外,還有其他會長用來與京都上層大人物進行交涉。

至於武道,在網絡上的資料倒是不多。

“等我殺了這穀滄海,便去找京都武道協會要人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隨後,秦玉起身,準備再次前往聖儒門。

他不想再耽誤時間了,既然穀滄海不願意出現,那就直接踏碎這聖儒門!

就在這時,兩個身穿西裝的男人,卻擋住了秦玉的去路。

“秦先生,我們家先生有請。”這二人麵無表情的說道。

秦玉瞥了他們一眼,說道:“你們家先生是誰?”

“沈斌。”對方說道。

秦玉搖頭道:“不認識。”

這兩人對視了一眼,爾後,他們取出了自己的工作證明。

看到這二人是官方人士後,秦玉不禁眉頭微皺。

“沈斌我好像想起來了,蒼涴市官方的重量級人物。”秦玉沉聲說道。

就算秦玉踏入了武侯,也不可能和官方作對。

思來想去,秦玉點頭道:“好,我跟你們走便是。”

爾後,秦玉便跟著這兩個人上了車。

車一路來到了一傢俬人農家小院。

“進去吧,我們家先生在裡麵等你。”這兩個人說道。

秦玉冇有說話,他走進了這農家小院,剛一進門,便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。

“穀滄海,原來你躲在這裡!”秦玉冷冷的說道,一股殺氣,更是在瞬間爆發了開來!

感受到秦玉身上的殺氣後,穀滄海臉色頓時微微一變。

他下意識地看向了一旁的沈斌。

沈斌擺了擺手,說道:“你就是秦玉?先坐下吧。”

秦玉看了沈斌一眼,微微欠身道:“沈先生。”

沈斌給秦玉倒了一杯水,笑著說道:“秦玉,今天叫你來,就是為了你和穀滄海之間的恩怨。”

秦玉一言不發,等待沈斌的後文。

沈斌說道:“你們二人之間也冇有什麼深仇大恨,不如坐下來聊聊,談談這件事情到底該如何解決,這也是穀滄海的意思。”

穀滄海硬著頭皮說道:“秦玉,之前我也是受顏家指使,並非我本意。”

秦玉瞥了穀滄海一眼,冷笑道:“怎麼,現在知道找人來和談了?”

穀滄海尷尬的說道:“我也是冇辦法秦玉,不管你想要什麼,我們都可以談一談”

秦玉聞言,不禁冷笑道:“我什麼都不想要,就想要你的狗命!”

“現在想來和談?晚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