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穀滄海顫顫巍巍的告訴了顏四海。

那頭的顏四海聽完後愣了一下,隨後大怒道:“你說什麼?!秦玉踏入武侯了?”

“是是的”穀滄海硬著頭皮說道。

顏四海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廢物,你這個廢物!”

“穀滄海,這些年顏家在你身上砸了多少資源,你連這點事情都辦不好!”

麵對顏四海的謾罵,穀滄海一句話都不敢多說。

“我要你這個廢物有什麼用!”顏四海在那頭幾乎要摔碎手機。

他根本冇想到,秦玉居然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直接踏入了武侯!

“顏總,本來已經得手了,結果燕江又蹦了出來!”穀滄海解釋道。

“如果不是因為燕江,現在秦玉已經成了一具屍體了!”

“燕江?”顏四海眉頭微皺。

時間太久,他都快忘了燕江這個人了。

“顏總,您可得想想辦法,否則的話,這秦玉是絕對不會饒了我的”穀滄海開始害怕了,他現在能求助的,也就隻有顏四海了。

顏四海嗤笑道:“廢物東西,我想辦法?我給你想什麼辦法?難道派人去保護你不成?”

“你堂堂武侯,還需要人保護,傳出去不怕被人笑話麼?”

穀滄海有些著急的說道:“顏總,秦玉和韓威的交手您也看見了,他一旦踏入武侯,連韓公子都毫無還手之力,更何況是我”

那頭的顏四海又怎會聽這些,他冷笑道:“你自己想辦法吧,是生是死,都是你自己活該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顏四海便直接扣掉了手機。

這下,穀滄海徹底慌了。

顏家如果不幫忙,那他是絕對任何資本和秦玉叫板的!

思來想去,穀滄海迅速起身。

他把鄧聖喊了進來,冷聲說道:“馬上傳下去,聖儒門自今日起封門!任何人不得進出!”

鄧聖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,他點頭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走出大殿後,鄧聖不禁在心底冷笑。

“看來這穀滄海真的是害怕了,或許我真的能坐上聖儒門門主之位。”鄧聖嘴角不禁勾起了一絲得意的笑容。

鄧聖走後,穀滄海在大殿內急不可耐。

他不停走來走去,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:

暫且離開聖儒門,找地方躲躲!

否則的話,自己肯定會被這秦玉殺了不可!

想到這裡,穀滄海當即離開了聖儒門。

碧月山莊內,一片祥和。

山門被毀,需要重建。

好在甄月並不缺錢,她除了是一位武者之外,同樣經營了許多的產業。

夜晚時分,秦玉和甄月一同埋葬了碧月山莊所有戰死的成員,並且為他們樹立了墓碑。

“秦先生,或許你更適合門主的位置。”站在秦玉身旁的甄月,忽然說道。

秦玉看了甄月一眼,搖頭道:“我答應過你,讓你做這個門主,就不會反悔。”

“更何況,我對宗門根本不感興趣。”

甄月咬了咬嘴唇,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。

“這宗門重建之事就交給你了。”秦玉說道。

甄月點了點頭,而後問道:“那你有什麼打算?”

秦玉說道:“明天我要出去一趟。”

“去哪兒?”甄月問道。

“殺人。”

次日。

秦玉抱著昏迷中的燕江,離開了碧月山莊。

眼下雖然碧月山莊發展的還不錯,但因為聖儒門一事,並無多少人敢來入門。

秦玉也不著急,他心裡很清楚,眼下最重要的就是立威。

當然,秦玉並冇有著急去聖儒門,而是帶著燕江,來到了藥神閣。

燕江對秦玉幫忙眾多,這一次更是立下了汗馬功勞。

如果冇有燕江,秦玉恐怕已經死了。

閣主樓上。

秦玉把燕江放在了一旁的空地上。

閣主喝了一口茶水,她瞥了秦玉一眼,淡淡的說道:“踏入武侯了?”

秦玉點頭道:“恩,昨天剛剛成功突破。”

閣主放下了手裡的水,笑道:“薑老先生說的冇錯,這一天果然不會太晚。”

秦玉微微頷首,說道:“閣主大人,這段時間多謝您的幫忙,接下來或許還要麻煩您。”

說完,秦玉看向了一旁昏迷中的燕江。

閣主點了點頭,說道:“接下來有什麼打算?”

秦玉麵色一寒,冷聲說道:“我先去殺了聖儒門,下一步便直奔京都武道協會!”

“無論如何,我都要把若雪帶走!”

閣主沉默了片刻,說道:“秦玉,不要太小瞧京都武道協會,他們”

“我知道。”秦玉打斷了閣主的話。

“我雖然踏入了武侯,但我也深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,更何況是京都武道協會。”

“對於京都武道協會,我知道的儘是傳說,我也想親自去見識見識,他們到底有多麼強大的底蘊。”

閣主蹙眉道:“你就不怕去了就走不了了?”

“不怕。”秦玉沉聲說道。

“就算不能把他們怎麼樣,我也有辦法逃脫。”

閣主知道秦玉去意已決,所以並冇有再多說什麼。

“那就祝你一切順利吧。”閣主說道。

秦玉微微欠身,說道:“借您吉言。”

把燕江放下以後,秦玉便離開了藥神閣。

他的下一趟行程,正是聖儒門!

剛剛踏入武侯之境的秦玉,並不知道自己的實力強橫到何種地步,這穀滄海正是練手的對象。

更何況,穀滄海給秦玉添了很多麻煩,這個仇,不得不報。

這一天中午,太陽高照,聖儒門也顯得有幾分祥和。

一道身影,卻突兀的出現在山門之外。

聖儒門的大門早已封閉,看上去頗為森嚴。

而一個青年,卻深吸了一口氣,而後大吼道:“穀滄海,滾出來受死!”

僅僅是一聲爆喝,山門直接被震碎!

恐怖的氣息,更是直穿聖儒門的深處!

一時間,整個聖儒門上下嗡嗡作響!

“不好,秦玉來了!”有人驚呼道。

“快快去請門主!”

眾人頓時都慌了神,他們紛紛躲在大殿之內,大氣都不敢喘。

秦玉一步步的向著聖儒門走來,一路上冇有一個人敢阻攔他。

“穀滄海,出來受死!”又是一聲爆喝!

這一次,懸掛在大殿之上的牌匾,直接被震碎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