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這生死之際,秦玉總算是領悟到了那一絲踏入武侯的契機!

武侯,便是金丹期,一旦踏入金丹期,所有的修行都將會處於金丹之中!

而秦玉身為混沌體,能夠陰陽雙修!

對秦玉而言,踏入武侯的契機,便是陰陽互相融合!

一旦融合成功,那便會結成金丹,踏入真正的武侯之境!

“可惜踏入武侯需要清淨,根本不能被打擾。”秦玉很快又絕望了起來。

眼下雖然領悟到了踏入武侯境的契機,可哪裡還有機會?

“如果能早一點想到就好了”秦玉的心底,不禁有些悲憤。

眼看著成功就在眼前,卻失去了機會,這種痛苦不可言說,絕望之情溢於言表。

“小畜生,你挺能抗啊。”穀滄海冷冷的說道。

說話間,穀滄海雙手緩緩抬起,像是在凝聚什麼術法。

一道恐怖的光芒,在穀滄海的手掌之中暴漲!

“給我去死吧!”

伴隨著穀滄海的一聲暴吼,這道蘊含著強烈殺機的光芒,狠狠地向著秦玉碾壓而來!

“轟!”

然而就在這時,不遠處一道氣息忽然爆射而來,和穀滄海的術法撞在了一起!

巨大的轟鳴,頓時將這房間震碎!

而周圍的人則是直接震退出去數十米,甚至有人當場被震成了肉泥!

“誰!”穀滄海麵色一寒,冷冷的嗬斥道。

隻見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,從門口處緩緩地走了進來。

看到這個男人,秦玉頓時愣住了。

“燕燕江?!你冇死?!”秦玉不禁張大了嘴巴,眼睛裡更是浮現起一絲興奮之情!

他想要起身,但奈何身上傷勢過重,根本站不起來。

“燕江大哥”秦玉用儘了渾身的力氣,吐出了這幾個字。

燕江看了秦玉一眼,微微點了點頭。

“燕江,你怎麼來了。”穀滄海冷聲說道。

燕江沉聲說道:“大小姐吩咐過我,要我保護好秦玉。”

聽到這話,秦玉的心裡頓時充滿了感激之情。

秦玉怎麼也冇想到,到了今天燕江還記得顏若雪的命令。

“哈哈哈哈!”一旁的穀滄海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“顏小姐現在已經不再是顏家的大小姐了,你又何必如此堅持呢。”穀滄海淡淡的說道。

燕江冷聲說道:“在我心裡,她永遠是顏家的大小姐。”

穀滄海眼睛一眯,冷聲說道:“你身為顏家的人,居然要違背顏總的命令嗎!”

“我隻聽從大小姐的命令。”燕江冷冷的說道。

穀滄海的臉色,頓時冷了下來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燕江,我記得你隻是一個大宗師巔峰吧?就憑你,也想阻攔我麼?”

“不試試怎麼知道。”燕江身上的氣息,也開始暴漲!半步武侯的實力,在這一刻儘顯無餘!

秦玉不禁張大了嘴巴!他怎麼都冇想到,燕江不但冇死,甚至還踏入了半步武侯之境!

“半步武侯?”穀滄海冷笑連連。

“區區一個半步武侯,也想阻攔我麼?簡直是笑話!”

燕江默不作聲,他嘴巴微張,像是在施展什麼術法。

短短一刹那,燕江身上的氣息再次開始暴漲!

他從半步武侯之境,直接踏入了武侯之境!

這等術法,和當日韓威施展過的術法一模一樣!

“我作為大小姐的保鏢,老爺曾經帶我去過京都武道協會的藏書閣,在必要的時候,我會強行踏入武侯。”燕江冷聲說道。

穀滄海的臉色愈發冰冷。

眼看著即將得手,又蹦出來一個燕江,穀滄海怎能不怒!

“即便你強行踏入武侯又如何,你最多能支撐半個小時!”穀滄海冷聲說道。

“半個小時後,我殺你易如反掌!”

燕江冷聲說道:“不必廢話,動手吧。”

“找死!”穀滄海頓時大怒,他手掌一曲,向著燕江抓來!

燕江麵色冰冷,握拳正麵迎了上去!

大戰一觸即發,二人皆為武侯,一時間難分上下!

秦玉咬了咬牙,如果能在這半個小時裡踏入武侯,那麼便可以逆轉結果!

“我要珍惜燕江給我爭取的時間”秦玉低聲呢喃。

他咬了咬牙,調整著自己的心境。

隨後,秦玉微微閉上了眼睛,開始試著將丹田內的陰氣與靈氣,進行融合。

在秦玉強大的神識引導之下,丹田內一直互不乾預的靈氣與陰氣,在這一刻開始試著觸碰。

“嘭!”

然而,觸碰的一刹那,丹田內便產生了一聲爆鳴!秦玉的腹部頓時傳來了一股劇痛!

想要融合兩種相斥的氣息,自然冇有那麼簡單。

但眼下的秦玉顧不得那麼多了,他忍著疼痛,強行試著融合。

“嘭嘭嘭!”

一道道脆響,在秦玉的丹田裡響起。

兩種氣息,在不停地互相排斥著!

劇痛讓秦玉的額頭冷汗直流,但他不敢耽誤一分一毫的時間,竭儘全力去融合陰陽氣息!

“嗤啦!”

終於,在秦玉的努力之下,這兩種氣息迎來了第一縷的融合!

“有機會!”秦玉頓時大喜!

他當即趁熱打鐵,用所有的精神力去引導陰陽氣息的融合。

“嗤啦嗤啦嗤啦”

伴隨著兩種氣息的融合,秦玉的丹田裡不斷的傳來聲響!

但這兩種氣息龐大無比,短時間內想要融合完畢,根本冇那麼簡單。

“不行必須快一點!”秦玉急的呲牙咧嘴,他竭儘全力來引導著融合,不敢耽誤一絲一毫!

“轟!”

不遠處,燕江和穀滄海的大戰還在持續!

但燕江畢竟是靠著秘法強行踏入的武侯,比起本就是武侯之境的穀滄海,顯然是略遜一籌。

“鐺!”

就在這時,穀滄海一掌拍在了燕江的胸口上,燕江頓時被打飛數米,嘴巴裡更是鮮血不止!

“燕江,勸你收手,否則今天你必死無疑!”穀滄海大喝道。

燕江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冷聲說道:“少廢話,除非我死在這裡,否則你休想殺秦玉!”

“好,那我就先殺了你!”穀滄海狂發亂舞,再次向著燕江奔襲而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