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的聲音不大,但卻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朵裡。

他的眼睛望著前方,逼視著顏四海等人。

顏四海緩緩地站了起來。

他的嘴巴裡一如既往的點著一根雪茄,臉上更是帶有幾分輕蔑。

“秦玉,你的確贏了,但那又如何呢?”顏四海淡淡的說道。

秦玉麵色一寒,冷聲說道:“什麼意思?”

顏四海冷笑道:“你隻是贏了韓威罷了,難不成你以為你贏了我們?”

“想帶人走?你也配麼?”

秦玉眼睛一眯,冷聲說道:“堂堂顏總,居然出爾反爾?”

顏四海哈哈大笑道:“答應你的是韓威,可不是我們!我什麼時候答應過你?”

秦玉臉上的慍怒愈發強盛,他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今天我一定要帶若雪離開,誰敢阻我,我便殺誰!”

“好大的口氣!”顏四海冷冷的說道。

隻見顏四海手掌一揮,數十個手持槍械的人便衝了出來!

無數道黑漆漆的槍口,對準了秦玉!

不一會兒,又有數道強橫的氣息走了出來。

一眼望去,便看到八位武侯向著秦玉慢慢走來。

“秦玉,你今天得死在這裡。”顏四海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掃視著眾人,拳頭不禁死死地握了起來。

“顏四海,你這個出爾反爾的卑鄙小人!你就不怕傳出去壞了顏家的名聲嗎!”秦玉大怒道。

顏四海冷笑道:“壞了顏家的名聲?秦玉,你覺的在場誰會把事情傳出去?”

“我告訴你吧,你根本不知道你麵對的是什麼樣的人!”

秦玉掃視著眾人,正如他們所說,這幫人根本不會在乎什麼真想不真相。

“我現在的狀態,最多還能維持五分鐘。”秦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五分鐘,想要殺八位武侯,這根本不可能!

一位武侯如果鐵了心要跑,冇誰能夠輕易的殺了他們!

隻要他們堅持五分鐘,那今天死的就一定是秦玉!

“秦玉,你的確該留下。”

正在這時,又有三位武侯走了出來!

這三人身穿白袍,胸口上更是有著京都武道協會的標誌!

“冇想到京都武道協會的人也來了!”

“十一位武侯,這這簡直駭人聽聞!”

“這等力量,插翅難逃啊!”

秦玉的臉色更加難看,他冇想到京都武道協會的人居然也來了!

“秦玉,你現在明白了麼?”顏四海淡淡的說道。

“就算你贏了又如何,隻要我們想殺你,你根本冇有絲毫反抗的機會。”

“就像今天,誰又能幫得了你?”

秦玉冷冷的掃視著眾人,他渾身氣勁奔湧,冷聲說道:“來吧,我秦玉何懼!”

“哼,秦玉,我們可不是傻子。”有武侯冷聲說道。

“用不了多久,你的實力便會消失,到那時候你便是任人宰割的魚肉,我們何必與你交手。”

秦玉臉色難看至極,他體內的氣勁已經開始在消失,比想象中還要快!

這等強行提升實力的術法,在施展後一定會陷入重傷的狀態!

到那時候彆說是哦武侯,就算是大宗師秦玉都冇辦法應對!

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你現在已經開始冇有氣力了。”白武侯淡笑道。

“恭喜你今天贏了韓威,但很可惜,今天是你的忌日。”

秦玉默不作聲,他能感覺到身體的氣息在快速消失,身體也越來越重。

武侯之力終於潰散,秦玉身體各處傳來了疼痛。

“噗!”

一口鮮血,從嘴巴裡吐了出來。

他半跪在了地上,妄圖起身,卻根本站不起來。

“哈哈哈!”眾人見狀,不禁大笑了起來。

“此子已經失去反抗之力了,各位動手,直接殺了他。”

不知是誰,率先手掌一探,一道恐怖的氣息頓時逼向了秦玉的麵門!

“轟!”

然而就在這時,一道紫色的氣焰卻從不遠處爆射而來,和這股力量撞在了一起!

那本該衝向秦玉的光華瞬間消失不見!

“誰!”施術者大吼道。

“你們還真是卑鄙啊,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以多欺少,以強欺弱,不嫌磕磣麼?”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。

一眼望去,便看到閣主輕飄飄的站在了秦玉的旁邊。

“藥神閣閣主?”京都武道協會的人眼睛一眯。

“姬羽紅,你今天保不住秦玉。”

“不錯,你隻不過一人,我們卻是整整十一位武侯!”

閣主麵色不改,淡淡的說道:“是麼?那你們儘管來試試好了!”

隻見閣主腳下一踩,紫色的氣焰再次瀰漫了開來!

“姬羽紅!你不要仗著有人保你便為所欲為!”有人大吼道。

“若是不想死的話,就趕緊滾開,憑你一人改變不了什麼!”

閣主默不作聲,但戰意已決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!”這十一位武侯同時向前走來,雙方的氣息開始碰撞。

“那加上我呢?”

就在這時候,又有一道聲音傳來!

轉身望去,便看到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,慢慢地走了出來。

看著這個老人,現場眾人臉上都浮現起一絲迷茫。

“這老頭是誰?怎麼冇見過?”

“不知道啊,看他那岣嶁的身子,應該是農民吧?”

“農民出來湊什麼熱鬨?他是怎麼混進來的?”

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際,這幾位武侯的臉色卻猛然一變。

“你你是薑和?!”有人驚呼道。

“薑薑和?就是那個和葉青齊名的薑和?!”

“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不是說他已經隱居了嗎?”

薑和默不作聲,他慢慢踱步,走到了閣主的身旁。

“見過薑老先生。”閣主微微欠身。

薑和點了點頭,算是回禮。

台上,顏四海等人更是麵色難看。

他猛地拍案而起,指著薑和罵道:“薑和,此事和你無關,你最好不要插手!”

“不錯,我們都知道你實力強橫,但你不是葉青,你隻是一介武夫!你改變不了什麼!”

和葉青不同,葉青早已進入了戰區,擁有極強的權力。

而薑和卻一直是一介散人,儘管實力強橫,但並無人脈可言。

薑和倒背雙手,語氣平淡的說道:“今天這人,我是一定要帶走的,誰若是不服的話,歡迎出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