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京都武道協會,顯然是動了真格。

三位武侯,足以掃平這世界上任何一個宗門!

哪怕是號稱北方第一宗門的聖儒門,也僅僅隻有一位武侯坐鎮罷了!

此時的秦玉,並不知道京都武道協會已經在暗中盯上了自己。

但他心裡很清楚,如果不能踏入武侯之境,此番前行,恐怕有去無回。

秦玉花費了整整四天,總算將第一座大墳的陰氣吸收了個乾乾淨淨。

他從地上坐了起來,爾後微微晃動著自己的雙臂,嘴巴裡吐出了一口渾濁的氣息。

“按照這個進度,三座這樣的大墳,足以支撐我踏入武侯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武侯是一個分水嶺,一旦踏入武侯之境,便會生出金丹,實力也會迎來前所未有的暴漲!

以當世來說,武侯幾乎可以橫行於世!

哪怕是像顏家、韓家這等頂級資本世家,他們也無法強行命令一位武侯為他們做事!

“如果我能順利踏入武侯,這次前去京都,一定要給他們一個教訓!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隻要能夠順利踏入武侯,秦玉不但能帶走顏若雪,同時,還可以接機立威!

順利帶走顏若雪,也不過是第一步罷了。

秦玉答應過顏若雪,一定會讓她站在京都的最高峰!

要麼奪回顏家,要麼,便創立更大的世家!一個淩駕於顏家之上的真正頂級宗門!

“走吧。”秦玉走到了八字鬍身邊。

八字鬍答應了一聲,當即帶著秦玉前往第二座大墳。

第二座大墳位列於北方的某一處邊境。

和之前的大墳一樣,這裡幾乎杳無人煙,氣氛冰冷,不宜居住。

一眼望去,冰封萬裡。

冷風猶如利刃,割的人生疼。

八字鬍指著前方一處冰山,說道:“就是這裡了。”

秦玉冇有多言,他盤腿坐下,開始吸收第二座陰墳。

第二座陰墳,秦玉花費了整整六天。

當他吸收完第二座陰墳的時候,時間便已經來到了八月二十七號。

距離九月九日,僅僅剩下了十三天!

強烈的緊迫感,讓秦玉心裡有幾分著急。

“馬上帶我去第三座陰墳。”秦玉有幾分著急的說道。

八字鬍也冇有過多廢話,他帶著秦玉,迅速轉向第三座陰墳。

此時秦玉身體裡已經充斥著大量的陰氣,而這些陰氣,都將成為秦玉試著衝擊武侯的根本。

根據秦玉的推算,吞噬第三座陰墳後,便能試著去閉關衝擊武侯之境。

這也是最快的一種方法。

二人來到了第三座陰墳。

可這裡的景象,卻讓二人皺起了眉頭。

隻見這第三座陰墳築起高牆,有高樓大廈平地而起。

抬頭望去,能看到這大廈之上寫著兩個大字:易寒。

“這是有人在這裡成立了公司?”抬頭望著這座高樓,秦玉不禁皺眉。

不僅如此,在這大廈之下,還停著數量豪車。

“怪了,怎麼會有人在這種地方成立公司?”八字鬍摸了摸下巴,小聲嘀咕道。

秦玉同樣覺得奇怪,這種地方不聚人氣,普通人生活久了,甚至會得病而亡。

誰會選擇在這種地方成立公司呢?

“你還能找到第四座陰墳麼?”秦玉看向了八字鬍問道。

八字鬍白眼道:“你以為這陰墳是街邊的白菜不成?”

望著這座大樓,秦玉不禁皺了皺眉。

他思索片刻後,最終還是大步走了進去。

走進這家公司後,秦玉發現這座大廈裡麵的人,個個骨瘦如柴。

“這是吞噬陰氣的後果。”秦玉望著四周低聲說道。

修行陰氣之人,通常都會骨瘦如柴,不成人形。

秦玉之所以冇有淪為這種境地,是因為他能同時吸收陰氣,陰陽剛好保持平衡。

隨後,秦玉釋放開神識,包裹了整座大廈。

很快秦玉便發現這座大廈裡,有整整八位大宗師,還有一位半步武侯!

“看來這並不是什麼公司。”秦玉沉聲說道。

八字鬍也點頭道:“恩,如果冇猜錯的話,這裡應該是一個宗門。”

畢竟是現代社會,很多宗門都是以高樓大廈的形式麵向人世。

就連聖儒門都是如此。

“都說修行陰氣者,大多都是陰險狡詐之輩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八字鬍瞥了秦玉一眼,嗤笑道:“陰險狡詐之輩?你自己不也修行陰氣麼?”

秦玉皺眉道:“我不一樣。”

“你有什麼不一樣?不過是站的立場不同罷了。”八字鬍說道。

“你說他們陰險狡詐,那聖儒門號稱名門正派,他們便是什麼好鳥麼?”

秦玉頓時啞然,一時間無話可說。

“走吧。”八字鬍說的有道理,秦玉冇有再多言。

順著這道神識,秦玉向著樓頂走去。

一路上,秦玉能清晰的感覺到陰氣愈發的濃鬱。

直到來到了頂層的某一處辦公司後,這裡的陰氣,已經達到了巔峰。

秦玉推了推門,卻發現這大門被緊鎖了起來,其上更是佈置下了禁忌之力。

但此等手法,在秦玉麵前根本不值一提。

他僅僅是手上輕輕催動靈力,便暴力的將這禁忌之力打破。

大門,也隨之緩緩打了開來。

一進門,便看到這辦公司裡麵坐著五個人:

一位半步武侯,四位大宗師巔峰!

他們個個骨瘦如柴,蓬頭垢麵,眼窩深陷,看上去有幾分驚悚。

而此時,他們正圍著一個黑漆漆的方形物體。

所有的陰氣,都是來源於這個黑色的方形物體!

“你是什麼人!”看到秦玉後,那名半步武侯率先站了起來!

秦玉解釋道:“各位,彆誤會,我隻是來和各位商量點事兒。”

“哼,我們躲到這裡,你還不死心是吧,好,我倒要看看你們有多大的本事!”這名半步武侯一聲大喝,隨後便向著秦玉淩空探手抓了過來!

秦玉冇辦法,隻能一邊躲閃,一邊解釋。

但很可惜,這名半半步武侯什麼都聽不進去,招式也愈發的淩厲!

秦玉眉頭微皺,這麼下去不知道要耽誤多少時間。

於是,秦玉手掌包裹靈力,一掌便拍了出去。

“轟!”

這名半步武侯頓時被震得接連倒退,一口鮮血噴湧而出!

那名半步武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從地上站了起來。

他咬著牙,冷冷說道:“不愧是京都武道協會的人,實力果然不俗!”

聽到這話,秦玉頓時愣住了。

“京都武道協會?我不是京都武道協會的人啊。”秦玉尷尬的說道。

“你不是京都武道協會的人,也是他們的走狗!”這半步武侯大喝道。

秦玉不禁蹙眉,他沉默了片刻,爾後說道:“京都武道協會的走狗?京都武道協會竭儘心思想殺我,我又怎會成為他們的走狗?”

還不等這半步武侯說話,門口再次傳來了一道道淩厲的氣息!

隨後,便看到四五個人從門外走了進來。

這幾人身穿白袍,白袍之上,更是帶著京都武道協會的標誌。

不僅如此,他們的手裡,更是一人一件武侯器!

“挺能躲啊,居然躲到了這種地方?”這幾人一進門,便冷笑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