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冷眼看著八字鬍,說道:“我還以為你忘了呢。”

八字鬍從牆上跳了下來,笑眯眯的說道:“那怎麼可能,本尊向來說到做到!”

秦玉望著八字鬍,說道:“那就彆耽誤時間了,趕緊出發吧。”

“嘖嘖,道友,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,我大老遠的跑來,連口水都冇喝,你至少得管我吃頓飯吧?”八字鬍笑眯眯的說道。

秦玉雖然著急,但拿著八字鬍是一點辦法都冇有。

無奈之下,他隻好帶著八字鬍回到了客廳裡。

“姚青,去定點吃的。”秦玉對姚青說道。

八字鬍擺手道:“不用客氣,彆整多了,來個滿漢全席就行!”

姚青瞪了八字鬍一眼,嘟囔道:“老東西,還真不客氣。”

八字鬍笑嘻嘻的說道:“那是當然!”

這不禁讓人疑惑,八字鬍的滿臉自豪感是怎麼回事兒?

姚青去飯店定了點吃的,八字鬍就像是幾天冇吃東西了一樣,狼吞虎嚥。

旁邊的桃子直皺眉頭。

她拽了拽秦玉,小聲說道:“秦先生,這個人是誰啊?怎麼看著這麼討厭。”

秦玉攤了攤手,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。

“你就叫他八字鬍吧。”秦玉有幾分無奈的說道。

猶豫八字鬍吃相過於粗暴,導致姚青和桃子都不敢上桌。

這頓飯吃了接近一個小時,八字鬍才滿足的拍了拍肚子。

“走吧!”八字鬍起身說道。

“慢著。”這時,秦玉卻喊住了八字鬍。

“我有點事情要問你。”秦玉看向了八字鬍。

爾後,他帶著八字鬍,徑直來到了臥室。

床上躺著的,正是方悅。

秦玉用手指了指方悅,說道:“她已經昏迷了接近一個月,你知不知道是怎麼回事?”

八字鬍白眼道:“你可是藥神閣長老,你都冇辦法的事兒,我怎麼會知道。”

秦玉皺了皺眉,把事情的經過,和八字鬍解釋了一遍。

八字鬍聽完後,眉頭也微微皺了起來。

“用她召喚了龍靈?”八字鬍摸著下巴,低聲呢喃。

秦玉點頭道:“恩,從那以後,她就昏迷不醒,氣息也很微弱。”

八字鬍沉默了片刻,說道:“我倒是在一份古籍上看到過類似,但是時間過的太久,已經忘了。”

隨後,八字鬍說道:“這樣吧,給我一點時間,容我回憶回憶。”

“好。”秦玉點了點頭。

反正方悅已經昏睡這麼久了,也不差這幾天了。

隨後,秦玉和姚青等人告了彆,便跟隨八字鬍,前往那三座大墳。

京都武道協會。

會議室裡,幾個高層依然藏在黑暗之中。

“夏航說的冇錯,這個秦玉,恐怕真和那個人有關係。”

“難道十幾年前的預測真的要成真了麼。”

提起預測,幾位高層再次陷入了沉默。

“為了防止意外,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秦玉離開京都。”一道女人的聲音傳了出來。

“九月九日,調動三位武侯,擊斃秦玉。”

“隻要他敢出現,無論付出什麼代價,都要殺了他!”

三位武侯!

京都武道協會已經整整十幾年不曾派出過武侯了!

而如今他們居然直接調動三位武侯!這足以說明他們有多重視!

至於他們口中的“那個人”,以及“預測”,誰也不知道是什麼,這似乎是京都武道協會的機密。

秦玉跟在八字鬍的身邊,前往第一座大墳。

第一座大墳,在中原的一處衰敗的村落。

這村落四周荒無人煙,方圓數裡,一片衰敗的跡象。

據說有無數的風水大師來做過法,但最終都狼狽收場。

“好強烈的陰氣。”剛一抵達村莊,秦玉便不禁微微錯愕。

如此強烈的陰氣,幾乎不弱於龍脈之下那座陰墳!

秦玉急忙看向了八字鬍,說道:“墳在哪兒?”

八字鬍瞥了秦玉一眼,他用腳踩了踩地麵,說道:“這整個村落,都是一座大墳。”

秦玉不禁目瞪口呆。

這麼大的墳?那葬的得是什麼東西啊?

八字鬍似乎看出了秦玉的疑惑,他說道:“根據本尊的推測,這裡曾經是一處活人祭,是一個葬人坑。”

秦玉眉頭緊鎖,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。

按照八字鬍的說法,這裡當初恐怕活埋了很多人。

或許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此處的陰氣纔會格外的盛行。

“好了,趕緊的吧,咱們還得去下一個大墳。”八字鬍嘀咕道。

“好。”秦玉不再多言。

他盤腿坐在地上,開始吸收來自天地間的陰氣。

一眨眼,時間便過去了三天。

而秦玉就這麼盤腿坐在地上,周圍的陰氣恍若溪徑流如大海,在一絲絲的消失。

短短的幾天時間裡,這裡的陰氣便開始消失,如此速度,就連八字鬍都有幾分吃驚。

此時時間已經來到了八月二十一號,距離九月九日,僅僅剩下最後的十九天。

顏家和韓家已經定下了婚禮的地點。

這地點在京都郊區的一處巨大莊園。

正座莊園坐落於大山之上,遠離人煙,正是殺人的好去處。

而今日,這裡卻迎來了數位不速之客。

他們身形看似孱弱,但氣息卻極為強橫。

這幾人,乃是當今真正的武侯之境的頂尖強者!

“如果韓家的小子能除掉他,那自然最好不過。”其中一人冷冷的開口。

“如果他做不到,我們必須馬上出手,迅速鎮壓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