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尤其是孫鵬!就是在他的帶領之下,大家才跑去對秦玉冷嘲熱諷!

秦玉望著台下的眾多商人,緩緩開口道:“方子我冇有,但是我可以給各位代理權,我隻抽取百分之十。”

聽到這句話,眾人頓時興奮異常!

僅僅抽取百分之十,這幾乎就等於白送給他們啊!

“不過我有個條件。”這時,秦玉忽然開口。

他冷冷的看向了沈天,說道:“任何人不得和沈家有合作,並且所有的價格都必須統一。”

“否則的話,取消他的代理權。”

秦玉的做法,顯然是在針對沈家。

價格一旦統一,沈雲便冇辦法從其他人手裡收購了!

沈雲冷冷的看著秦玉,他忽然拍案而起,怒斥道:“秦玉,你以為靠這什麼破養元丹,便能跟我作對嗎!我告訴你,不可能!”

“可能不可能,不是你說了算的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沈雲死死地盯著秦玉,語氣陰狠的說道:“咱們走著瞧!”

扔下這句話,沈雲扭頭便走。

一旁的孫鵬不禁有些尷尬,他厚著臉皮走到了秦玉麵前,訕笑道:“秦先生,我我剛剛都是開玩笑的,你不會介意吧?”

秦玉看了他一眼,擺手道:“雷虎,把他給我扔出去!”

“是!秦先生!”雷虎連忙招呼了幾個人,直接把孫鵬給扔到了門外。

蘇妍和趙剛也不敢多留,迅速離開了壹號公館。

“這廢物什麼時候學的中醫啊”走出壹號公館後,蘇妍忍不住低聲呢喃。

她和秦玉一起生活了整整三年,可這三年以來,秦玉除了洗衣做飯,其他什麼都不會啊!

趙剛麵色鐵青,什麼話都冇說。

結束以後。

秦玉和楊神醫一路來到了後台。

“楊老先生,這便是養元丹的丹方。”秦玉很大方,直接把養元丹的丹方交給了楊老。

“我楊某這輩子居然能見到如此玄妙的丹方死而無憾了!”楊老抓著丹方,激動的老淚縱橫。

說到這裡,楊老忽然看向了秦玉,說道:“小兄弟,如果你願意的話,我可以來為你煉製養元丹!”

秦玉一愣,隨後大喜道:“楊老,您說的是真的?”

“千真萬確!隻要你信得過我!”楊老語氣懇切的說道。

“那太好了!”秦玉語氣中充滿了興奮之情。

有了楊老的幫忙,秦玉便能騰出來很多時間。

而且這楊老手底下有很多徒弟,到時候都可以為秦玉來煉製養元丹。

二人一見如故,相談甚歡。

通過交流,秦玉能清晰地感覺到,這楊老是個藥癡,幾乎一輩子都撲在了煉製丹藥上。

“隻可惜我天分不足,一輩子也隻能龜縮在一個江城。”楊老微微歎息。

隨後,他話鋒一轉,看向了秦玉,說道:“小兄弟,以你的天分,絕不應該留在江城,至少要去中藥大會上拿到名次,證明自己!”

“中醫大會?”秦玉皺了皺眉,有些不解的問道:“那是什麼?”

楊老詫異道:“你居然不知道?”

秦玉撓了撓頭,尷尬的說道:“楊老,我平時很少出門,所以對這些不太瞭解”

楊老聞言,當即解釋道:“中藥大會是我們國家針對中醫舉辦的比賽,平均每年舉辦兩次,隻要能拿到名詞,便能得到一株藥材當做獎勵。”

“去年楚州第一的獎品,據說是一株百年的藥王。”

聽到此話,秦玉頓時“蹭”的一下便站了起來。

“楊老,您說的是真的?”秦玉的興奮之情難以掩蓋。

一株百年的藥王,足夠讓秦玉煉製十顆聚氣丹!到時候實力定會突飛猛進!

楊老點頭道:“當然是真的。”

說到這裡,楊老有幾分遺憾的說道:“我參加過幾次,都冇能為江城拿到名次。”

“本以為我們江城冇有希望了,如果你參加的話,一定能為我們江城中醫界爭光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