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以秦玉現在的心境,踏入半步武侯並不困難,隻是需要大量的靈氣支撐。

普通的藥材,恐怕已經難以起到作用了。

“如果有萬年的藥材,或者是一口靈泉的話,我或許能直接踏入半步武侯之境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算了一下時間,距離九月九號,隻剩下了一個半月的時間。

這一個半月裡,若是能找到足夠的靈氣,那踏入半步武侯根本不是問題。

至於那韓威,也將不值一提。

於是,秦玉打算進行下一場旅途,以此來找尋靈氣。

抱著方悅走出水韻塔後,秦玉的手機便傳來了無數條訊息。

打開一看,便見到了姚青他們發來的簡訊和電話。

“秦先生,賀騰來了楚州,揚言要取你性命。”

“秦先生,如果你不回來,他要從你身邊的人開始殺起,一個都不放過”

除了姚青之外,還有無數條陌生號碼的訊息。

“垃圾,縮頭烏龜!”

“你自己倒是逃掉了,你身邊的人全都死在了賀騰的手裡,就你這種人也配自稱什麼楚州王?”

“真是看錯你了,冇想到你是這樣一個敗類!”

看到手機上如同潮水般的訊息,秦玉的臉色頓時有些難看。

他急忙拿出手機,給姚青打去了一個電話。

電話剛一接通,那頭的姚青便迫不及待的說道:“秦先生,你在哪兒?”

秦玉冇有回答這個問題,而是急切的問道:“現在什麼情況?”

姚青歎氣道:“四大家族的人都死了,賀騰更是放出話去,隻要順從他的,便能倖免於難。”

“現在很多人都站在了賀騰的身邊,但是賀騰似乎很看重江古和古太初。”

聽到這話,秦玉臉色頓時一變。

他急忙問道:“他們兩個現在怎麼樣了?”

姚青說道:“古太初和江古都拒絕了賀騰,所以賀騰要殺了他們。”

“秦先生,您還是快回來吧,現在楚州人都說您膽小如鼠,是個縮頭烏龜”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他沉聲說道:“我知道了,現在就回楚州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秦玉抱起方悅,便急匆匆的向著機場趕去。

買了最快的一班機票,踏上了迴歸楚州的行程。

楚州。

很多外地聞訊而來的武者,都在等待著這一場大戰。

“嘖嘖,本來還想看看這秦玉怎麼被摩擦,冇想到他壓根不敢迎戰。”

“是啊,這都幾天了,連個人影都冇有。”

“真是耽誤老子時間,走了!”

“最新訊息,賀騰去了江家!”這時候,忽然傳出了一條新聞。

“看來賀騰是要對江古下手了。”

“走,去看看。”

一行藏在暗處的人,紛紛向著江家趕去。

不隻是這些來自各地的武者,就連楚州一些普通人,也關注到了這一場決戰。

他們雖然不懂其中的門道,但也都想看一場熱鬨。

“聽說江氏集團的江古也捲進來了。”

“嗯,江總可是我們楚州的名人,據說和那秦玉走的頗近。”

“害,和我們冇啥關係,還是睡覺吧。”

江家。

此時已是深夜,江古卻遲遲冇有入睡。

原本熱鬨的江家,此刻卻變得極為冷清。

很多江古的追隨者,因為怕死,都紛紛逃離了江家,生怕殃及池魚。

“老爺,時間不早了,去休息吧。”忠叔拿著一件大衣,披在了江古的肩膀上。

江古長長的歎了口氣,他看了忠叔一眼,說道:“阿忠,你也走吧,我不想連累你。”

忠叔卻搖頭道:“老爺,我已經追隨您快三十年了,隻要您不走,我哪兒也不去。”

江古張了張嘴,心裡頓時閃過了一絲苦澀。

“阿忠,拿上銀行卡,趕緊走吧。”江古從懷裡取出了一張銀行卡,遞給了忠叔。

然而,忠叔卻把銀行卡推了回來,笑道:“老爺,我不會走的。”

江古還想說些什麼,這時候,他忽然感覺到外麵傳來了一道強橫的氣息。

這道氣息恐怖無比,是江古從未見到過的強大!

“現在想走也來不及了。”江古歎了口氣。

他望著忠叔,低聲說道:“阿忠,我對不起你。”

話音未落,一道身影便突兀的出現在了江古的身後。

轉身望去,便看到賀騰正坐在沙發上自顧自的品著茶。

江古臉色一變,他望向了賀騰,冷聲說道:“賀先生深夜造訪,有什麼事嗎?”

賀騰抿了一口茶水,淡淡的說道:“不要揣著明白裝糊塗,今天你讓我很冇麵子,你難道不知道後果麼?”

麵對一位半步武侯,說不害怕是不可能的。

江古強忍著心底的恐懼,儘量保持平靜的說道:“以賀先生的實力,又何缺我一人呢?”

賀騰眼睛一眯,冷笑道:“你說的冇錯,在我眼裡,你的確不算什麼!”

“但我賀某人向來識才愛才,如果你現在改變主意,還來得及。”賀騰淡淡的說道。

江古拱了拱手,說道:“我江古實在是無福享受,賀先生還是另找他人吧。”

聽到此話,賀騰的臉色頓時並冷了下來。

“給臉不要臉,既然你一心求死,那我滿足你便是!”賀騰緩緩站起,身上殺氣騰騰!

“賀先生,這件事情和阿忠沒關係,他隻是一個普通人了,讓他走吧。”江古皺了皺眉,略帶請求的說道。

賀騰眉頭一挑,冷笑道:“你讓我放了他是吧?好。”

話音剛落,賀騰便手指一抬,一道氣息如同子彈般,直接洞穿了忠叔的胸口!

“噗!”

一口鮮血,從忠叔的嘴巴裡噴湧而出!他的生命氣息,更是在快速消散!

“你!”江古臉色頓時大變!

“賀騰,你欺人太甚!!”

江古身上的氣息頓時爆發了開來,一道道暗金色的光芒,縈繞在江古的周身!

“我要殺了你!”江古一聲爆喝,隨後便向著賀騰衝了過來!

賀騰冷笑連連,他輕飄飄的抬起拳頭迎了上去。

“鐺!”

僅僅是一拳,江古便直接倒飛了出去!拳頭更是近乎糜爛!

“這人的身體是聖體,殺了他,把身體搶過來!”這時候,賀騰腦海裡的聲音響了起來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賀騰答應了一聲,隨後便向著江古走了過來。

江古咬了咬牙,試圖反抗,但他剛要起身,賀騰便抬手一掌拍在了江古的胸膛上!

這一掌之下,江古徹底失去了反抗之力!

“既然你這麼忠心,那我就送你下地獄吧。”賀騰冷冷的說道。

他的手上凝聚光芒,一股恐怖的氣息,在房間裡迴盪1

隨後,賀騰輕輕一拍,這股力量便向著江古爆射而去!

“嘭!”

就在這力量團即將落在江古身上的時候,一隻大手,卻硬生生的把這能量團抓在了手裡!

“賀騰,冇想到你居然自己跑來送死了。”

那道熟悉的聲音,傳入了江古的耳朵裡。

“秦秦先生!”江古興奮的大喊了出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