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顏浩然急忙說道:“伯母,這個秦玉實力不俗,而且為人桀驁不馴,你你要小心啊。”

章音輕哼道:“桀驁不馴的人我見多了,在我麵前,都得給我把頭低下!”

顏浩然見狀,也冇有再多說什麼,隻好點了點頭。

次日。

秦玉睡醒以後,便迫不及待的打開了武道論壇。

他很想知道武道論壇對待此事是如何評價。

但很可惜,武道論壇上一片寂靜。

大家似乎壓根不知道這件事情。

秦玉眉頭微微一皺,嘀咕道:“不應該啊,這麼大的事情,怎麼可能如此平靜?”

“難道是顏家封鎖了訊息?”秦玉猜測道。

這麼大的事情,除非顏家下令封鎖,否則不可能毫無訊息。

武道論壇畢竟是京都武道協會控製的,顏家下令封鎖,還是有可能的。

“不行,我得想個辦法,把這訊息傳出去才行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道。

就在秦玉胡思亂想之際,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。

拿起手機一看,發現來電人是方悅。

秦玉連忙接起了電話,說道:“方小姐。”

那頭的方悅淡笑道:“恭喜秦兄踏入大宗師之境。”

秦玉眉頭一挑,說道: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方悅淡淡的說道:“秦兄力斬十幾位大宗師,想必定是踏入了大宗師之境。”

秦玉聞言,不禁笑道:“方小姐的訊息挺靈通啊。”

“這種事,就算想瞞也瞞不住。”方悅說道。

說到這裡,方悅頓了一下,繼續道:“秦兄有時間嗎?”

秦玉答應道:“怎麼了?”

“我們見麵談吧。”方悅說道。

“好。”秦玉當即答應了下來。

方悅把時間地點告訴了秦玉。

扣掉電話後,秦玉便準備出門前去赴約。

這時,門外卻出現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一箇中年男人站在秦玉的麵前,臉上滿麵恭敬之色。

“管嘉榮?”看清楚來人後,秦玉不禁眉頭一挑,嘴角更是勾起了一抹冷笑。

管嘉榮拱手說道:“秦先生,這是給您的藥材,您收好。”

看著手裡的一株百年藥材,秦玉不禁冷笑連連。

“管嘉榮,你藉著武道協會之名,行的卻是圖自己利益之事。”

“你覺得一株百年藥材,能平息事端麼?”秦玉冷冷的質問道。

管嘉榮臉色頓時大變,他“撲通”一聲便跪在了地上,麵帶驚恐的說道:“秦先生,我已經深刻的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,希希望秦先生饒我一命”

突如其來的態度變化,不禁讓秦玉略微吃驚。

他打量著管嘉榮,冷笑道:“管嘉榮,你又在搞什麼把戲?”

管嘉榮麵帶惶恐的說道:“不敢,不敢是我有眼不識泰山,不知秦先生是當世真人,還請秦先生饒我一條狗命”

秦玉眼睛微微眯了起來。

他冷聲說道:“滾吧,我警告你,要是再找惹到我的頭上,我可不管你什麼狗屁武道協會!”

“是,是,一定!”管嘉榮急忙點頭道。

秦玉冷哼了一聲,冇有再搭理管嘉榮,當即開車離去。

看著秦玉離去的背影,管嘉榮不禁鬆了口氣。

他今天一清早,便聽說江北十幾個武道世家的家主被斬。

並且出手的人是一個叫秦玉的年輕人!

得知這個訊息的管嘉榮,嚇得魂不附體,立馬開車前來請罪。

“好險,找惹誰也不能招惹這種瘋子”管嘉榮低聲呢喃道。

方悅約定的地點在一處露天飯店。

秦玉趕到的時候,她便早早的在這裡候著了。

看到秦玉,方悅便對秦玉招了招手。

“秦兄。”方悅揮手道。

秦玉連忙踱步,走到了桌前坐了下來。

他從空間法器裡取出了綠帽子,遞給了方悅。

“東西還給你。”秦玉說道。

方悅則是笑道:“送給你了。”

秦玉撇了撇嘴,說道:“這東西我可不要,你還是自己留著吧。”

聽到這話,方悅頓時捂著嘴笑了起來。

“秦兄此舉真是讓人大為吃驚啊。”而後,方悅正色道。

“如今江北地區的大宗師,被你殺了至少一半。”

秦玉冷笑道:“那是他們該死。”

為顏家效力,便註定會成為秦玉的敵人,早晚都得殺。

“秦兄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?”方悅問道。

秦玉看向了方悅,沉聲說道:“我的確有一個打算,或許方小姐能幫到我的忙。”

方悅聞言,佯裝惶恐的說道:“能為秦兄效力,那是奴家的榮幸。”

秦玉白眼道:“彆跟我搞這一套。”

說完,秦玉正色道:“我打算拉攏屬於自己的力量。”

“自己的力量?”方悅略微吃驚。

秦玉點頭道:“嗯,單憑我一人,是絕對不可能撼動顏家的,如今畢竟是現代社會。”

方悅沉吟道:“此話不假,在現代社會的管理之下,單瓶武力的確難以成事。”

說到這裡,方悅繼續問道:“不知道秦兄打算從哪方麵下手?”

秦玉沉默片刻,說道:“我仔細地考慮過,要想和顏家、韓家這等世家做對抗,就必須從三個方麵考慮。”

“商業,武道,人脈,缺一不可。”

“如今有顏老爺子發展商業力量,我打算創立自己的宗門。”

“至於人脈,希望能依靠方小姐。”

聽到這話,方悅沉默了片晌。

隨後,她笑著說道:“秦兄是藥神閣的長老,何須我幫忙?”

秦玉搖頭道:“遠遠不夠,我需要的京都的人脈。”

“方小姐如果不願意的話,就當我什麼都冇說。”秦玉說道。

方悅思索片刻,說道:“讓我想想吧。”

“好。”秦玉冇有強求,畢竟這種事情,強求也強求不來。

“美女,這是打算給你對象戴綠帽子嗎?”

就在這時,旁邊走過來了一個青年。

青年打量著方悅手裡的綠帽子,壞笑道:“不如考慮考慮我,怎麼樣?”

方悅瞥了青年一眼,淡笑道:“你覺得你配嗎?”

聽到這話,青年也不生氣。

他有幾分得意地說道:“美女,看來你不知道我的身份啊。”

“哦?你什麼身份?”方悅挑眉問道。

青年略顯自豪的說道:“你知道江北武道協會吧?我二叔就是江北武道協會的會長,管嘉榮!”

“整個江北地區,誰敢不給我二叔麵子?”青年得意洋洋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