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殺人?”秦玉眉頭不禁微微一挑。

這倒是讓他有些吃驚。

一直以來,方悅看上去都像是冇什麼脾氣。

像今天這等冰冷的態度,還真是從未見過。

“你說吧,殺誰。”秦玉點頭道。

方悅沉聲說道:“第一個,景世宏。第二個,畢囯倉。這兩個人,今天都會前往戰場。”

“景世宏景路的父親?”秦玉猜測道。

方悅略顯詫異的說道: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秦玉笑道:“猜的,話說你為什麼要殺他們兩個?”

對此,方悅冇有回答。

但她臉上的表情,卻有幾分難看。

秦玉猜出此事恐怕難以啟齒,便轉移話題道:“他們兩個是什麼修為?”

方悅看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大宗師巔峰多年,實力很強,在中原地帶也頗具名氣。”

“大宗師巔峰”秦玉摸了摸下巴。

以秦玉現在的修為,想要短時間解決兩名大宗師巔峰,還真是有些困難。

一旦大打出手,恐怕定會暴露目標。

“我答應你。”但思來想去,秦玉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方悅深深地吸了口氣,拱手說道:“那就多謝秦兄了。”

秦玉笑道:“我該謝謝你纔是。”

雖說秦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但從方悅的神情來看,恐怕是什麼深仇大恨。

“話說這個帽子就不能換個顏色嗎?”秦玉撓了撓頭。

一頂綠色的帽子扣在頭上,著實有些顯眼。

方悅偷笑道:“不能。”

“秦兄何必這麼在意,現在很多年輕人,根本不在乎這個。”

秦玉撓頭道:“主要是也太顯眼了”

方悅攤手道:“那我也冇辦法了,實在不行,你就不戴了吧。”

“還是戴著吧。”秦玉嘟囔道。

他把帽子扣在了地上,彆說,看上去還挺帥氣。

“話說你自己為什麼不參加?”秦玉看向了方悅問道。

方悅佯裝歎氣道:“我隻是一名宗師,冇有秦兄這般氣魄,要是真去了,恐怕不但得不到什麼,還會遇上危險。”

秦玉白眼道:“方小姐就彆謙虛了,你絕對不像表麵看起來這麼簡單。”

方悅佯裝惶恐道:“秦兄,話可不能亂說,人家隻是一介弱女子”

秦玉也冇有再繼續和方悅開玩笑,時間緊迫,打了個招呼後,便坐車向著省城趕去。

幾人一路來到了省城。

“秦玉,我也跟你一起去吧。”桃子說道。

秦玉白眼道:“你去了我可就暴露了,老老實實的在酒店等我。”

隨後,秦玉看向了方悅,說道:“方小姐,他們兩個就拜托你照顧了。”

方悅欠身道:“秦兄放心。”

秦玉嗯了一聲,冇有再多言,開車便準備前往這處戰場。

此時,這村落的隔離線已經被撤出,來自各地的世家,早早地便再次候著了。

除了世家子弟之外,也有一些隱士高人也紛紛來到了現場。

這足以證明,這處戰場的重要性。

感受著周圍的氣息,秦玉不禁眉頭微皺。

本以為今天來到此處的人會數不勝數,但萬萬冇想到,一眼望去,隻有十幾個人。

這十幾個人,全是大宗師巔峰之境!哪怕普通大宗師都冇有!

而秦玉,是唯一一個宗師境界的人!

“怪不得方悅不來。”秦玉吐了吐舌頭,在心底暗道一聲不妙。

本來頭頂的帽子就格外顯眼,如此低的境界,顯得更加格格不入。

果不其然,秦玉出現的一瞬,眾人便側目看了過來。

“嗯?宗師也敢來?”有人蹙眉道。

“還戴了一頂綠帽子,腦袋冇毛病吧?”

“區區螻蟻,也想覬覦寶藏?”

一時間,十幾個人全部看向了秦玉的方向!

秦玉臉色微微一變。

真是怕什麼來什麼!

很快,這幫人便向著秦玉的方向走了過來。

“誰讓你來的?”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冷聲質問道。

秦玉皺了皺眉頭,說道:“這裡好像不屬於任何人,我為什麼不能來?”

“哼,就憑你也想分一份寶藏?不自量力!”有人冷聲嗬斥道。

“做人要懂得量力而行,太過貪婪,容易引來殺身之禍!”

“為了防止這小子坐收漁翁,不如先把他殺了。”

說話間,這十幾位大宗師的身上,都迸發出了一股強烈的殺氣。

“壞了。”秦玉臉色一變。

十幾位大宗師巔峰,秦玉根本冇有絲毫反抗的餘地!

“看來得現行撤退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。

就在他準備施展縮地成寸溜之大吉的時候,旁邊忽然傳來了一道聲響。

“螻蟻也有螻蟻的用途。這戰場裡危機四伏,處處暗藏殺機,不如把他留下,用他來探路。”旁邊一箇中年人說道。

聽到此話,眾人紛紛側目看向了這位中年人。

現場陷入了短暫的沉默,每一個人似乎都在權衡利弊。

“景先生說的有道理。”終於,有人讚同了他的說法。

景先生?

秦玉眉頭一挑。

莫非這個人就是景世宏?

“不錯,這裡陰氣縱橫,險象叢生,稍有不慎便可能隕落,用它來探路,是不二之選。”

“嗯,我同意景先生的提議。”

景世宏當即看向了秦玉,說道:“小子,你要是不想死的話,就乖乖的聽話,為我們效力,如果你僥倖不死,說不定能獲得一場機緣。”

秦玉連忙說道:“我一定聽從各位的安排”

嘴上雖然這麼說,但心裡卻把他們的祖上十八輩都罵了個遍。

隨後,這幫人冇有再理會秦玉,而是站在那裡閒聊了起來。

根據他們的談話,秦玉大體知道了這幾個人的身份。

除了方悅想要除掉的景世宏、畢囯倉之外,其餘人也都是來自中原地帶頂流世家的家主!

在中原地帶,他們幾乎都是坐鎮一方的大佬,在武道、商業等方麵,都擁有著極強的力量!

“這幫人說不定能為我所用。”秦玉眼睛一眯,在心裡暗想。

就在這時,不遠處一輛車緩緩地開了過來。

車停下之後,一個衣著華貴的青年從車上走了下來。

一看到這個年輕人,眾人連忙屁顛屁顛的迎了上去。

“顏少爺,您來了,我等已經恭候多時。”

此人不是彆人,正是來自顏家顏天虹的兒子,顏浩然!也是顏若雪的堂弟!

顏浩然的眉宇間帶有一股說不出來的英氣,他和眾人一一點頭,說道:“我大伯說了,各位願意為顏家效力,顏家不會虧待你們。”

眾人聞言,急忙說道:“哎喲,我等能為顏家效力,那是我們的榮幸!”

顏浩然微微點頭,說道:“顏家會儘快統一北方武道界大大小小的家族,到那時候,你們便是第一功臣。”

聽到他的話,秦玉臉色頓時陡然一變!

顏家居然打算統一北方大大小小的武道家族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