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道力量的碰撞,頓時引起了巨大的震動!

姚青和桃子,更是被這股衝擊力直接震飛出去數十米!

“轟隆!”

秦玉以摧枯拉朽的肉身之力,硬生生將這道力量震碎!

那如同水紋般的力量,猶如一塊又一塊碎片,向著四周盪漾而去。

喬五臉色鐵青,嘴角抽搐,一股怒意充斥在他的胸腔。

“我倒要看看,你能撐多久!”喬五一聲爆吼,他雙手快速滑動,那一道又一道的力量居然快速的凝聚了起來!

一層,兩層,三層!整整九層力量,在他的手心裡醞釀!

“轟隆隆”

狂躁的力量甚至讓喬五都有些難以把握,他的雙手在不停地震顫,像是隨時要把握不住了一般!

“給我去死!”伴隨著喬五一聲怒吼!這股力量被狠狠地拋了出來!

碩大的能量團,轟然間砸向了秦玉!

秦玉麵色凝重,眼神中帶著一股強烈的戰意!

“來得好!”秦玉腳下猛然一震,一道道璀璨的金光自上而下,將他的肉拳包裹。

剛猛的力道,在這一刹那爆發了開來!

“我就不信你的肉拳能強橫到這種地步!”喬五瘋狂的大吼!

他死死地盯著秦玉,妄圖看到秦玉被能量轟碎的下場!

可就在這時,喬五瞳孔猛地一縮,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!

因為站在他前方的秦玉,忽然消失了!

“不好!”喬五很快回過了神,可此時已經來不及了!

“誰告訴你,我要硬抗了?”秦玉的聲音,在喬五的背後響起。

喬五心裡猛地一顫!他剛要轉身,秦玉的拳頭已經砸在了他的後背上!

“轟!”

這股轟天之力,結結實實的砸在了喬五的身上!

喬五的整個身體直接飛了出去,後背更是破碎不堪,脊骨更是受到了巨大的衝擊!

“哇!”

一口鮮血,從喬五的嘴巴裡吐了出來!

“你無恥!”喬五痛苦的說道。

秦玉冷笑道:“是你太蠢了,縮地成寸可不隻是能用來逃跑。”

說話間,秦玉的手心裡已經凝聚起了一道道光芒。

就在這道光芒即將落下之時,那兩名大宗師總算出手了!

他們左右夾擊,同時來到了秦玉的身前!

“重墜空間!”

就在二人欺身而來的一瞬,秦玉冷冷的吐出了這幾個字!

兩個人的動作,頓時像是被禁錮了一般,速度瞬間變慢了許多!

“啪啪!”

還不等他們反應,一道金色的巴掌已經抽在了他們的臉上!

秦玉的力量何其之大,在怪力的加持之下,直接打碎了二人的臉骨!

“怎麼可能!”這兩個人的臉色難看無比!

要知道,他們可是貨真價實的大宗師巔峰!如今渾然不敵一位宗師!

“一起出手,殺了他!”地上的喬五急忙大喊道。

二人也不敢怠慢,當即術法儘施。

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戰役,華麗至極的術法,更是將黑夜映成了白晝!

反觀秦玉,他絲毫冇有花裡胡哨的術法,有的隻是剛猛無比的拳頭!

“轟!”

天空中暴鳴不斷,秦玉以一敵二,絲毫不落下風,甚至逼的二人連連倒退!

“在這麼下去,我們恐怕要死在這裡。”喬五冷冷的說道。

他當即調動體內的氣息,口中更是默唸術法。

“嘩啦啦!”

伴隨著術法的完成,從這三人的身體裡,居然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金光!

金光在秦玉的上空凝聚,最後居然化作了一座金塔!

這金塔帶著陣陣威嚴之氣,恍若是來自西方世界的聖物!

“能把我們逼到這個程度,秦玉,你已經足夠自豪了。”喬五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抬頭望著這座巨大的金塔,淡漠的眼神裡,看不出任何的感**彩。

“這是什麼東西?”片晌後,秦玉指了指這座金塔問道。

喬五冷笑道:“此術名為三合神塔!隻要被鎮壓之人境界低於施術者,便會被永遠的困在神塔之內,直到華為虛無!”

“秦玉,受死吧!”

伴隨著術法的催動,這座巨大的金塔向著森森威嚴,向著秦玉碾壓而來!

秦玉急忙施展縮地成寸,向著一旁逃竄而去。

可讓人震驚的是,無論秦玉的速度多快,這座金塔都會懸在秦玉的腦袋之上!

“冇用的!你跑不了!”喬五瘋狂的大吼道!

“轟隆!”

終於,這座金塔自上而下,狠狠地蓋了下來!

整個地麵瞬間被震起了一道道的塵土,現場也慢慢的安靜了下來。

“秦先生!”姚青忍不住擔憂的大吼了起來!

隻可惜,金塔之內一片寂靜,冇有任何聲音。

那兩名大宗師快步走到了喬五的麵前,把他攙扶了起來。

“可以回去交差了。”喬五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有幾分痛苦的說道。

二人點了點頭,隨後看向了姚青和桃子。

“他們兩個人怎麼辦?”其中一位大宗師問道。

喬五瞥了他們一眼,冷聲說道:“兩隻螻蟻罷了,殺了吧。”

“嗯。”其中一名大宗師點了點頭,隨後便向著二人走了過去。

姚青和桃子的實力並不強大,麵對兩名大宗師,幾乎毫無還手之力。

可這一刻的姚青,卻無比勇敢,他一把將桃子擋在了身後,低聲說道:“我會保護你的。”

儘管二人都知道這是以卵擊石,可桃子的眼底還是升起了一絲感動。

桃子咬了咬牙,她忽然攤開手心,一道紅色的靈火瞬間向著那名大宗師飛奔而去!

“嘭!”

儘管靈火可吞噬萬物,但奈何桃子實力過於低微,那名大宗師僅僅是大手一抬,便將這團靈火拍的煙消雲散。

“哼,不知死活。”這位大宗師冷冷的說道。

他抬起了手掌,一道強橫的氣息凝聚而起。

“咚!”

就在這位大宗師即將出手之時,不遠處的金塔裡,忽然傳來了一道悶響!

“咚!”

還不等他回過神來,金塔裡又是一聲悶響傳出!

“咚!咚!咚!”

一道又一道低沉的悶響,從金塔裡傳了出來!整座金塔更是在不停地搖晃!

喬五的臉色有些難看,他死死地盯著這座金塔,顫聲說道:“怎怎麼可能!冇人能從這金塔中逃脫!”

“哢嚓!”

話音剛落,金塔上便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紋!

“轟隆!”終於,這座金塔承受不住了!密密麻麻的裂紋佈滿了整座金塔,下一秒,直接炸了開來!

一道道的金光猶如玻璃碎片般,向著四周爆射而去!

“你的這座金塔,好像有點脆啊。”秦玉的聲音,冷冷的傳了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