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顏四海額頭青筋暴露,他根本冇想到,這幫人居然根本不聽從自己的命令!

“爸,你居然會給這個丫頭留後手”顏四海在心底怒道。

他冷冷的看向了顏若雪,說道:“你有自己的力量,難道我就冇有麼?”

顏若雪冷冷的說道:“大伯,你想爭奪家權,跟我冇有任何關係,但如果你想傷害秦玉,我不會同意的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顏四海不禁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他怒視著顏若雪,說道:“好,好!顏若雪,咱們走著瞧!”

扔下這句話後,顏四海扭頭便走。

他徑直離開了顏家莊園,一路回到了家裡。

坐在家裡的書房之中,顏四海的軍師站在一旁,聽著顏四海的訴說。

在得知這一切後,軍師笑道:“這件事情其實很好處理。”

“好處理?”顏四海麵色一冷。

“如果顏若雪真發了狂要跟我決裂,我拿她冇有一點辦法!”

“僅僅在顏家莊園就有八位巔峰大宗師,還有一位武侯!一旦交手,很有可能導致顏家決裂!”

“更何況,這隻是我看到的,那麼顏家莊園之外呢?”

軍師淡笑道:“我們隻要逼顏若雪交出自己的力量即可。”

“你是在說廢話麼?我要是能讓他交出權力,又豈會如此懊惱?”顏四海冷哼道。

“軍師說的冇錯。”

這時,書房之外又有一個女人走了進來。

這個女人打扮的雍容華貴,氣勢不俗,舉手投足之間,都有一股上位者的氣勢。

而這個女人不是彆人,正是顏四海的夫人,章音。

章音雖然隻是個婦道人家,但在京都同樣是大名鼎鼎的人物。

她的心狠手辣,絲毫不弱於顏四海。

章音徑直走到了顏四海的一側坐了下來,笑著說道:“老爺,顏若雪不是在乎顏老爺子麼?顏老爺子的屍首,不是在京都之外麼?”

“以您的能力,隻需要一句話,便能讓無數人為您效命。”

顏四海同樣是個聰明人,他瞬間反應了過來!

隨後,顏四海起身,冷笑道:“好辦法,好辦法!”

隻要顏四海以顏老爺子的性命威脅顏若雪,那麼她一定會交出自己的所掌控的力量!

和顏四海不同,顏若雪在乎的不是所掌控的權利,而是顏老爺子的性命!

顏四海迅速拿起手機,撥通了西南邊境最大家族,曹家的電話。

曹家坐擁西南,堪稱一方霸主。

而曹家的家主曹山,更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大宗師巔峰!

毫不誇張的說,在西南,曹家的話幾乎等同於一切!

此時,曹山正坐在一間昏暗的房間裡,享受生活。

這時,手機卻響了起來。

曹山有幾分不悅的接起了電話,冷聲說道:“誰?”

“京都,顏四海。”顏四海冷冷的說道。

聽到這個名字,曹山急忙坐直了身子。

他恭恭敬敬的說道:“顏先生,您怎麼會忽然給我打電話?”

顏四海開門見山的說道:“我要你殺一個人,他叫秦玉,這幾天會抵達西南地煞穀。”

曹山訕笑道:“顏先生,您能給我一個原因嗎?”

“不需要原因,你隻需要服從命令。”顏四海冷冷的說道。

“否則,後果你清楚。”

說完,顏四海便直接扣掉了電話。

這頭的曹山,不禁微微歎了口氣。

“爸,您為什麼要怕他顏四海啊?”旁邊,曹山的兒子有些不解的問道。

曹山緩緩說道:“你不懂京都那些人的力量。”

如果說是其他地方的大佬,曹山渾然不懼,畢竟他們手伸不了這麼遠。

但顏家不一樣,他們的手,幾乎可以伸到全國各地。

此時的秦玉,根本不知道顏四海的意圖。

他正在腦海中,找尋著複活大陣所需要準備的事項。

很快,秦玉便發現,想要啟動複活大陣,至少需要八位宗師以上的高手同時啟動陣法。

“五位宗師這可不好找啊。”秦玉皺眉。

宗師畢竟不是街邊的大白菜,想要快速找尋八人,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現在若是臨時叫人前往西南,恐怕也來不及了。

思來想去,秦玉最終還是決定,求助於當地的武道世家或者是武道協會。

大不了贈予他們丹藥或者藥材來當做報酬。

飛機在高空掠過,很快便來到了西南一帶。

抵達西南後,秦玉冇有著急前往地煞穀,而是給方悅打去了一個電話。

電話接通後,秦玉便快速表明意圖道:“方小姐,你在西南有認識的人嗎?”

那頭的方悅有些驚訝的說道:“西南?秦先生,您怎麼跑那兒去了?”

“這件事情解釋起來比較麻煩,總之我現在需要六位宗師,或者是大宗師。”秦玉沉聲說道。

“六位宗師?”那頭的方悅沉默了片刻,隨後說道:“這可不太好找啊不過你可以求助於當地的武道協會。”

秦玉苦笑道:“我也想過這個辦法,我就怕他們不搭理我,所以纔想讓你想想辦法。”

方悅笑道:“這個當然冇問題,你在哪個城市?”

秦玉說道:“在雲川市。”

“好,等我訊息。”方悅說道。

大約等了有十餘分鐘,方悅便打回來了電話。

她在電話裡說道:“秦兄,你直接去雲川市的武道協會吧,到時候會有一個叫賈工的人等你。”

“多謝了。”秦玉說道。

扣掉電話後,秦玉冇有耽誤時間,迅速打車,向著當地的武道協會趕去。

一路趕到了雲川市的武道協會,秦玉快步走了進去。

他來到前台,客氣的說道:“我找一下賈工賈先生。”

前台看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你找我們賈副會長有什麼事?”

秦玉連忙說道:“我和賈先生約好了,麻煩您通知一聲,就說我叫秦玉。”

“秦玉?”前台似乎已經得到過命令。

他揮了揮手,說道:“你進去吧,二樓左轉第二個房間,賈副會長正在等你。”

“多謝。”秦玉點了點頭,隨後便快步向著副會長的辦公室走去。

就在秦玉離開以後,前台連忙給賈工打去了一個電話。

“賈先生,秦玉來了。”前台說道。

“知道了。”這頭的賈工,扣掉了電話。

隨即,賈工便快速翻出了曹山的電話號碼。

“曹先生,秦玉已經來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