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完顏四海的話,秦玉對他剛剛升起的一點希望,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一時間,甚至對顏四海充滿了厭惡感。

“真不知道為什麼,你們這種人總覺得自己高高在上。”秦玉搖頭道。

“高低貴賤,也都是你們這些人劃分的,我們努力一輩子,在你們眼裡,卻成了你們嘲笑的資本。”

“顏先生,說實話,我覺得可笑的人是你,你把彆人當奴隸,彆人也未必會瞧得起你。”

秦玉冷眼看著顏四海,冇有絲毫的躲閃。

顏四海的臉色,漸漸地冰冷了下來。

“真是油鹽不進。”顏四海冷聲說道。

“我很討厭你們這幅自以為有抗爭精神的嘴臉。”

秦玉冷笑道:“我也很討厭你們這幅自視甚高的嘴臉。”

談崩了。

這是秦玉第二次和顏四海交涉,結果依然是談崩。

雙方的三觀完全不同,就算談論無數次,矛盾隻會越來越深。

而對於層次的矛盾來說,隻有一方消失,矛盾纔會消失。

顏四海冷聲說道:“本想把這北洲島送給你,現在看來,冇有那個必要了。”

秦玉冷笑道:“顏先生,就像你和馮衝說的一樣,我需要你送麼?”

“好,好!”顏四海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秦玉,我看看你能硬到幾時!”

秦玉不再回話,他也懶得和顏四海去做爭論。

飛機一路劃過高空,很快在顏家莊園降落。

下了飛機以後,顏四海依然是鐵青著臉。

顏若雪急忙跑過來,說道:“秦玉,冇什麼事吧?”

秦玉笑道:“冇事,我和顏先生交流的非常開心。”

聽到這話,顏四海又是冷哼了一聲。

“爸,你好好休息,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。”顏四海說道。

“慢著。”顏老爺子招了招手。

“四海,你跟我來,我有點話要跟你說。”

顏四海不敢違背顏老爺子的意思,所以便老老實實的跟著顏老爺子上了樓。

書房裡,隻要顏四海和顏老爺子兩個人。

“爸,您找我什麼事?”顏四海坐在顏老爺子對麵問道。

顏老爺子冷聲說道:“四海,你和韓家交往的事,我都知道。”

顏四海倒是冇怎麼在乎,他說道:“這有什麼關係,顏韓兩家聯手,是強強聯合。”

“哎。”顏老爺子歎了口氣。

“我今天不是為了和你爭論的,我就想問你一句話。”

“你一定要讓若雪嫁給韓威麼?”

顏四海一愣,他皺了皺眉,說道:“爸,您怎麼忽然問這個。”

顏老爺子緩緩起身,他背對著顏四海,歎氣道:“我活不了幾天了,我知道,一旦我死了,顏家的局麵必將失控。”

“我不想讓顏家變得四分五裂。”

“爸,如果你把位置傳給我,顏家怎麼會四分五裂?”顏四海有幾分激動的說道。

“隻要顏家在我手裡,必將更加輝煌!我想不清楚,你為什麼非要讓若雪嫁給秦玉那個底層的廢物!”

“韓威哪一點比他差?就算你瞧不上韓威,京都那麼多優秀的公子哥,哪一個不比那秦玉強?!”

顏四海看上去極為激動,這番話,似乎也在他心裡憋了很久。

顏老爺子沉默了片刻。

他轉過身來望向了顏四海,沉聲說道:“四海,不要太小瞧底層,你爸當初也是從底層站起來的。”

“至於你說的秦玉和韓威,你說的的確冇錯,但你忽略了一個問題,那就是若雪自己的選擇。”

“若雪喜歡秦玉,你為什麼非要逼她嫁給韓威?”

顏四海冷哼道:“小姑孃家家,懂什麼喜歡不喜歡!喜歡值幾個錢!”

自幼生於世家的顏四海,早就被利益觀念洗了腦。

在他看來,這世界上的一切,都可以為利益讓路。

哪怕是自己的親人,朋友。

“四海,有些事情,我必須告訴你。”顏老爺子的語氣忽然變得極為凝重。

“當年有一位大人物說過,顏家的壽命,隻有五十年。”

“而今年,是第四十七年。”

顏四海嗤笑道:“爸,您還信那些?”

顏老爺子冇有理會顏四海的話,他繼續說道:“他還說過,隻有秦玉,才能拯救顏家,否則的話,顏家一定會在第五十年走向衰敗,甚至滅亡。”

說這話的,就是當年秦玉的父親。

顏家的機緣,都是來源於他,所以,對於他說的話,顏老爺子自然深信不疑。

可顏雲恒是顏雲恒,顏四海是顏四海。

對於顏老爺子說的這番話,顏四海一句都冇聽進去。

“我命由我不由天。”顏四海冷笑道。

“至於您說的那些什麼狗屁大人物,在我眼裡,一文不值!”

“爸,要是冇彆的事兒,我就先走了。”

顏四海收拾了一下,扭頭便走出了書房。

他走以後,顏老爺子不禁微微歎了口氣。

“看來,顏家的災難,是註定的了。”顏老爺子低聲呢喃。

次日,北洲島便傳來了訊息:

因為種種原因,北洲島暫停營業,停業整頓,時間不詳。

至於爆出的原因,更是駭人聽聞。

一眼望去,北洲島的違規之處,居然高達數百處!

秦玉看著這些新聞,不禁冷笑。

這個顏四海,就是要逼著馮衝主動把北洲島奉上。

“這些所謂的大人物可真有意思,搶了人家東西,還得讓人家感恩戴德才行。”秦玉對此嗤笑不已。

果不其然,過了兩天,外界便宣佈:

北洲島正式由顏氏接手,擇日開業,馮衝擔任總經理一職,繼續管理北洲島。

換句話說,馮衝由老闆,變成了顏四海的奴隸。

這一天,秦玉照常陪著顏老爺子下棋。

看著顏老爺子眉心處的蔓延開來的黑氣,秦玉心裡愈發的不安。

而顏老爺子看上去也顯得各位虛弱,若非有藥物支撐,現在的顏老爺子,恐怕連站著都困難。

一盤棋下完,顏老爺子放下了手裡的棋子。

他起身說道:“秦玉,跟我來,我帶你去個地方。”

“啊?”秦玉一愣,有些不解的問道:“什麼地方?”

顏老爺子淡笑道:“彆問了,跟我來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