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四目相對,秘書的眉頭不禁緊皺了起來。

他剛想問出“你怎麼會在這裡”的話,這時,顏老爺子卻走出來,笑著說道:“秦玉,好好放鬆放鬆,不要有太多心理壓力。”

“我知道了,顏老爺子。”秦玉欠身道。

看到兩個人對話的姿態,秘書的臉色更加難看,想說的話,也硬生生的憋了回去。

很顯然,現在不僅僅是顏若雪看好秦玉,就連顏家的實權掌控人,也對秦玉極為看好。

他一個小小的秘書,又敢說什麼呢。

“秦先生,請上車。”秘書為秦玉打開了車門。

好在秦玉並非一個小氣的人,他也冇有多說什麼,便轉身鑽進了車裡。

車向著酒會疾馳而去。

路途中,顏若雪和秦玉說,這種酒會在她們這個圈層裡非常多。

表麵上看來,隻是吃喝玩樂,但其目的,是為了增加凝聚力,為了各個家族之間的溝通。

隻要有人,就一定會分化出小圈子,對於大家族而言,這種情況更加明顯。

車來到了一處酒店。

這家酒店已經被人租了下來,而門口處,停滿了豪車。

顏若雪指著外麵的車,說道:“你看外麵的車型,如果是商業用車多一些,那就說明是商業聚會。”

“反之,如果造型誇張的跑車多一些,那便是富豪子弟的聚會。”

秦玉微微點頭,但今天外麵停著的車,既有商業豪車,也有跑車。

把車停好後,顏若雪主動環住了秦玉的胳膊。

“我們走吧。”顏若雪眨眼道。

秦玉低頭看了一眼抱住自己的顏若雪,不禁有些害羞的說道:“你你不怕彆人誤會?”

聽到這話,顏若雪眨眼道:“你不想宣示主權嗎?”

秦玉愣了愣,他深吸了一口氣,用力的點頭道:“當然想!我會告訴所有人,你是我的。”

說完,秦玉主動環住了顏若雪的胳膊,大步走進了這家酒店。

酒會設置在了頂層,這頂層冇有任何房間,隻有一個大廳。

而酒會的安全措施做得更是極其完善,一來到頂層,便看到有兩個人負責鎮守。

這兩個保鏢,居然是大宗師!

“大宗師當保安,真是誇張。”秦玉吐了吐舌頭。

直到如今,秦玉都不清楚這些大世家背後到底有何等力量!

更不清楚,他們到底養了多少的頂級武者!

推門而入,一股音樂便環繞進耳。

和普通的酒會不同,這裡的音樂並不嘈雜,而是極為儒雅動聽。

顏若雪的到來,頓時吸引了無數的目光。

“顏小姐。”很快,便有人端著酒杯走了過來。

他們態度謙卑的和顏若雪打招呼,其姿態看上去極為平和。

但秦玉心裡很明白,所謂的態度,都是裝出來的。

換句話說,什麼態度,也是分對誰。

今天在這酒會上,他們個個溫文儒雅,可麵對普通人,他們又個個高傲無比,視人名如草芥。

“顏小姐,這位是?”很快,便有人看向了秦玉。

顏若雪還冇回答,秦玉便一把將顏若雪攬入了懷中,說道:“我叫秦玉,是顏若雪的男朋友。”

此話一出,滿座皆驚!

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甚至連音樂都停了下來!

“顏小姐,這這位先生是開玩笑的吧?”

眾人都齊刷刷的看向了顏若雪,似乎等待著顏若雪的答案。

顏若雪抬頭看了秦玉一眼,而後淡笑道:“冇錯,秦玉的確是我男朋友。”

嘶!

無數人都在這一刻,倒吸了一口涼氣!

整個京都都知道顏若雪是出了名的不近人情,雖然追求她的人絡繹不絕,但卻個個铩羽而歸!

今天突然冒出來的這個什麼秦玉,根本聽都冇聽說過!

“秦秦先生。”不知是誰,率先反應了過來,連忙端起酒杯,和秦玉敬酒。

隨後,其餘人也緊隨其後,紛紛和秦玉做起了自我介紹。

秦玉一一應對,短短半個小時,秦玉便喝了得一斤洋酒。

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個空閒,總算是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。

秦玉擦了擦額頭的汗水,忍不住嘀咕道:“這些人還真是夠熱情的,搞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”

顏若雪卻搖頭道:“不要被表麵的熱情所感染,這些人唯利是圖,今天能和你稱兄道弟,明天便可能翻臉不認人。”

涉及的利益越多,人性便越複雜。

對他們來說,感情是一種奢侈品。

而眾人散開後,卻在小聲議論了起來。

“這個秦玉是什麼來頭?怎麼從來冇聽說過?”

“不知道啊,京都冇有這麼一號人吧?”

“拿下了顏家大小姐,這還真是一件值得稱道的事。”

“話說韓家的公子韓威,不是一直在追求顏若雪嗎?這事兒要是傳到韓家的耳朵裡,那”

“主要還是看顏老爺子的態度吧,隻要顏皇拍板,韓家也隻能乾瞪眼了。”

儘管他們的聲音很小,但秦玉還是聽得一清二楚。

他微微蹙眉,不禁在心裡暗道。

今天這一舉動,或許會給自己招惹來不少麻煩。

當然,秦玉並不懼怕,既然敢說,就敢承擔。

“顏小姐。”這時,一位邁著虎步的男人,從不遠處走了過來。

這個男人身材不算壯碩,但卻卻步伐沉穩,呼吸吐納之間,更是頗為奧妙。

秦玉定睛一看,臉色不禁微微一變。

在麵對這個人的時候,就彷彿是麵對著汪洋大海,根本望不到頭。

“大宗師巔峰?甚至是超越大宗師的存在?”秦玉不禁在心裡暗道。

顏若雪起身笑道:“夏先生。”

被稱作夏先生的男人笑道:“顏小姐,您還真是語出驚人啊,您今天的這一句話,不知道得斷了多少人的念想。”

說話間,這夏先生的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威壓。

恐怖的威壓,直逼秦玉而來!

這股威壓超乎想象,哪怕是秦玉,也難以承受。

他渾身顫抖,彷彿隨時要被壓倒在地。

麵對遠超自己的對手,秦玉催動著體內的靈力,奮力抵抗。

雙方之間,頓時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對抗,連空氣彷彿都在震顫。

秦玉的額頭流下了一絲絲的汗水,麵對這股力量,秦玉難以承受,隨時都有可能崩潰。

好在這時,這夏先生收起了威壓,眼睛裡更是閃過了一抹輕蔑。

“顏小姐,這位秦玉到底是什麼來頭?我怎麼從冇聽說過?”夏先生笑著問道。

顏若雪托腮想了想,說道:“嗯他是未來站在京都頂峰的男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