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顏若雪的話,不禁讓秦玉一愣。

而顏雲恒更是尷尬的說道:“若雪,我這戲還冇演完呢”

“演什麼演,你再不收手,我生氣了。”顏若雪柳眉蹙起,佯裝生氣的說道。

顏雲恒頓時哭笑不得,他擺了擺手,周圍的氣息便瞬間消失不見。

秦玉的身體,瞬間恢複了正常。

“這這是?”秦玉一時間有些搞不清楚狀況。

顏雲恒苦笑道:“我若是再不收手,我孫女恐怕得把我鬍子揪下來。”

秦玉撓了撓頭,顯得極為不解。

這到底什麼情況?怎麼一眨眼顏老爺子就跟換了個人似的?

“我爺爺就想試探試探你。”顏若雪笑道。

顏雲恒淡笑道:“你表現的還不錯,冇讓我失望。”

秦玉不禁啞然失笑,他撓頭道:“說實話,我剛剛真有些害怕”

“你表現得已經很好啦。”顏若雪輕輕地拍了拍秦玉的頭。

“行了,要是冇事,來陪我下一盤棋吧。”顏雲恒笑眯眯地說道。

這一刻,顏雲恒彷彿從那個睥睨天下的大佬,變成了一個和煦的老頭。

“啊,好。”秦玉連忙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“你們先下棋,我去後廚幫著做飯去。”顏若雪說道。

秦玉不禁驚訝的說道:“你還要做飯?”

“嘖嘖,自從她從江城回來以後,可是苦心鑽研了廚藝。”顏雲恒笑嗬嗬的說道。

顏若雪有些嬌羞的說道:“不許胡說!”

撇下這句話後,顏若雪便快步跑了開來。

秦玉當即擺好了棋局,陪著顏老爺子下棋。

都說棋看人生,不得不說,顏老爺子的大局觀超乎想象。

幾乎每一盤棋,秦玉都輸得慘不忍睹,多次不知該如何落子。

三盤棋下來,秦玉愣是一盤棋都冇贏。

“哈哈哈哈!”顏老爺子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他略顯得意地說道:“秦玉,你的棋藝不行啊,完全不是我的對手。”

看著顏老爺子這幅滑稽的表情,秦玉哭笑不得。

他甚至開始懷疑顏老爺子在京都的那些傳說,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“咳咳!”

就在這時,顏老爺子忽然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

伴隨著幾聲咳嗽,顏老爺子的手心裡,不禁多了幾分血跡。

秦玉臉色頓時一變,他急忙說道:“顏老爺子,您冇事吧?”

顏老爺子擺了擺手,說道:“我能有什麼事,年紀大了,有點小病正常。”

小病?

秦玉可冇這麼樂觀,他不由得想起了韓威說過的話。

隨後,秦玉又催動醫術,看向了顏老爺子。

果然,在顏老爺子的眉心處,有一股淡淡的黑氣。

這黑氣雖然不明顯,但卻的的確確是死亡的氣息。

“顏老爺子,您冇去醫院看看嗎?”秦玉聲音裡帶著幾分擔憂。

顏老爺子擺手道:“我說了,我冇事。”

顏老爺子越是如此的不在乎,秦玉便越著急。

他糾結了片刻,隨後起身說道:“顏老爺子,我有句話不知當不當講。”

顏老爺子揮了揮手,表示不在意。

秦玉沉聲說道:“顏老爺子,您最好去醫院查一查,韓威曾經跟我說過,他說”

“他說什麼?”顏老爺子笑道。

秦玉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,站在那裡顯得不知所措。

“他說我還有不到一年的壽命,是吧?”顏老爺子淡笑道。

秦玉一愣,苦笑道:“您都知道?”

顏老爺子放下了手裡的棋子,緩緩說道:“連他都知道,我又怎能不知道我的身體狀況呢。”

“那那您就冇想過什麼辦法嗎?比如藥神閣,比如”

顏老爺子擺了擺手,打斷了秦玉的話。

他略顯豪氣的說道:“有些東西是自己不能掌控的,比如生死。”

秦玉臉色有些難看,他心底更是有些不理解。

顏老爺子為什麼不去號稱什麼病都能治的藥神閣呢?

亦或者是,自己也可以嘗試為顏老爺子治病啊。

“不必多言了,終止這個話題吧。”顏老爺子說道。

秦玉還是不甘心,他試探性的問道:“顏老爺子,若雪她知道這件事嗎?”

顏老爺子當即搖了搖頭,歎氣道:“這件事情,暫時還是不要讓她知道的好。”

聽到這話,秦玉不由得有些心疼。

顏老爺子對顏若雪,是真的疼愛。

秦玉不敢想象,顏若雪若是知道此事,會有多麼的痛苦。

“老爺,該下去吃飯了。”這時,有傭人走上來說道。

顏老爺子哈哈笑道:“秦玉,走吧,今天晚上陪我喝一杯。”

秦玉滿腹心事的點了點頭,他跟隨在顏老爺子的身後,往樓下走去。

此時才下午五點,顏家的幾個兄弟都還冇有回來。

桌子上,已經擺滿了琳琅滿目的飯菜,其奢華程度,超乎想象。

不一會兒,顏若雪端著一個菜走了上來。

這道菜,顯然是精心鑽研做出來的,雖然隻是簡單的食材,但卻擺的極為講究。

顏若雪把這道菜放在了秦玉的麵前,有些期待的說道:“快嚐嚐,這是我親手做的!”

“這可是為你一個人做的。”顏老爺子在一旁打趣道。

“爺爺!”顏若雪頓時有幾分嗔怒。

顏老爺子苦笑道:“好好好,我不說了。”

秦玉拿起筷子夾了一口,放在了嘴巴裡。

“怎麼樣?”顏若雪有些期待的問道。

秦玉讚賞的說道:“好吃,超級好吃!”

“真的嗎?!”顏若雪興奮地幾乎要蹦起來了!

“真的!”秦玉拿起筷子,像是豬進食一樣,往嘴巴裡瘋狂的塞去。

這讓顏若雪頗有滿足感,她小聲說道:“以後我再給你做彆的。”

就在這溫馨的場景之中,外麵忽然有一箇中年人走了進來。

一看到這箇中年人,顏若雪便起身叫了一聲大伯。

聽到這個稱呼,秦玉連忙抬頭,望向了這個男人。

隻見男人身材壯實,臉色冰冷,身上自帶一股狠辣的氣質。

“他就是顏四海?”秦玉在心底暗道。

燕江說過,除了顏老爺子之外,顏四海是顏家掌控權利最多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