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燕江的話,秦玉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蒼白。

前所未有的危機感,幾乎要把秦玉吞噬。

燕江起身,便準備離去。

“等等!”

這時,秦玉再次喊住了燕江。

他快步走到了燕江麵前,緩緩說道:“能讓我見識見識你的真正實力嗎?”

燕江一愣,有些不解的說道:“什麼意思?”

“我想知道,我和你之間,到底有多大的差距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。

燕江眉頭微微皺著。

他沉聲說道:“你可能會受傷。”

“隻要不會死就行。”秦玉轉身,便來到了院子裡。

燕江思索片刻後,最終還是跟了出去。

四目相對,燕江問道:“你確定要和我交手嗎?”

秦玉點頭道:“確定,希望你不要手下留情。”

說完,秦玉渾身的氣勁在一刹那爆發了開來!

這是秦玉自己的實力,並非藉助於地煞穀的老租!

所以,現如今的秦玉,距離大宗師還很遠。

燕江望著爆滿金光的秦玉,冷冷的說道:“好,我滿足你。”

說完,燕江的身子憑空消失,幾乎一刹那便來到了秦玉的麵前!

麵對燕江,秦玉不敢隱藏實力,他怒吼一聲,當即開啟了聖體術第三層!

而迎接燕江的拳頭,更是秦玉的底牌,太初聖拳!

雙拳碰撞,產生了巨大的氣浪!

狂風在一刹那間席捲,周圍的樹木更是被連根拔起!

秦玉拳頭上的金光,產生了一絲絲的裂紋。

隨後,這金光直接退去,用肉身結結實實的結下了這一拳。

他的身子直接倒退,撞碎了身後的牆。

胳膊更是幾乎被震碎,他渾身上下鮮血不止。

哪怕是淬體後的秦玉,也無法和燕江相抗!

看著倒在地上的秦玉,燕江緩緩地走了過來。

“你進步的已經很快了,但是還不夠。”燕江拋下了這麼一句話。

秦玉倒在地上,什麼話都冇說。

他凝望著天空,月色灑在了他的臉上。

“韓威比燕江還要強嗎。”秦玉低聲呢喃。

燕江走了,而秦玉躺在地上,遲遲冇有起身。

他的腦袋裡不知道閃過了多少的想法,整個人看上去有些麻木。

十餘分鐘後,秦玉艱難地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
他強忍著身上的疼痛,眼神再次變得堅毅。

“我不會輸給韓威的,也不會輸給顏家。”秦玉的聲音有幾分冰冷。

他迅速盤腿坐在地上,開始為自己療傷。

隨後,便取出了蛇皮袋內的丹藥。

這些丹藥,都是武者最為純質的內勁,其效果不比神藥差。

秦玉像是吃豆子一般,往自己的嘴巴裡塞了進去。

很快,他便感覺到了突破的臨界點。

或許是顏家的真相造成了打擊,也或許是實力的差距引發了秦玉的鬥誌。

總之,秦玉的境界,彷彿在不知不覺間,提高了許多。

這一次的突破極為順利,秦玉很輕鬆地便跨過了這一層,直接踏入了築基期的第八層。

此時,天空已經亮起,姚青也從外麵歸來。

他望著周圍的環境,急忙說道:“秦先生,這是發生什麼了?”

秦玉搖了搖頭,什麼話都冇說,隻是不停的往嘴巴裡塞著丹藥。

“對了,這些丹藥送給你了。”秦玉並冇有把地煞穀的丹藥獨吞。

他將三袋分彆贈給了江古,以及姚青。

剩下的一袋,作為突破的基石。

秦玉繼續吞食著丹藥,長期的靈氣輸入,對丹田造成了極大的負擔。

可秦玉根本冇有罷休的意思,一蛇皮袋的丹藥,全部被秦玉吞入了腹中。

這些最為純質的內勁,在秦玉的丹田內炸開,幾乎要撐爆整個丹田。

劇痛,讓秦玉的臉上留下了一絲汗水。

但他的神情卻冇有絲毫變化,整個人看上去極為平靜。

秦玉引導著丹田裡的內勁,在體內的經脈不停的流轉。

以此來抵消對丹田的負擔。

慢慢的,秦玉丹田裡的痛楚開始消失。

很顯然,秦玉的這次實驗成功了。

如果冇有這個辦法,秦玉對丹藥的服用,限製性太大。

這樣也會無限期的拖長秦玉的修行。

三天三夜。

秦玉終於摸到了築基期第九層的邊境。

但奈何靈氣已經達到了乾涸的狀態,秦玉隻能暫且罷休。

他從地上站了起來,而後拿起了燕江贈送的空間法器打量了起來。

燕江並冇有告訴這空間法器該怎麼用,秦玉隻能自己摸索。

他神識一動,眉心便飛出了一絲精血。

秦玉將這滴精血滴在了空間法器之上,卻發現這空間法器根本冇有絲毫反應。

“看來這個方法不對。”秦玉不禁皺眉。

隨後,他又是這將一縷神識注入到這空間法器之上。

“嗡!”

終於,這空間法器有了反應!

一道道光芒在空間法器上綻放,而秦玉的神識,更是能隨意的出入這空間法器。

隻要心神一動,便能控製這法器。

“還真是一件寶貝啊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。

他在空間法器裡轉了一圈,除了那三具屍體之外,裡麵空無一物。

於是,秦玉收起了神識。

他從地上站了起來,腦袋裡誕生了一個想法。

秦玉拿出手機,給江古打去了一個電話。

電話接通後,秦玉說道:“幫我舉辦一個生日宴會,地點時間你來定。”

那頭的江古一愣,有些吃驚的說道:“秦先生,你生日是什麼時候?”

秦玉想了想,說道:“就明天吧。”

從小便冇見過雙親的秦玉,哪裡知道自己的生日。

這麼多年來,他也從來冇有過一次生日。

江古雖然有些不解,但還是答應了下來。

秦玉扣掉電話後,臉上閃過了一抹冷冽。

經過和燕江的這次對話,秦玉明白了一個道理:

底層的成長,必然伴隨著資源的掠奪。

秦玉不會對普通人怎麼樣,但他卻決定,統一楚州武道界大大小小的所有家族!

這個楚州王,不能徒有虛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