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灰冥並不擔憂,甚至有些興奮。

他正愁著怎麼把秦玉抓回來,冇想到秦玉自己送上門來了。

秦玉放開了神識,眼睛掃向了四周。

很快,他便發現了躺在器具之內的小魚!

秦玉的臉色,瞬間變得極為難看!

他當即大步向著器具走去,想要把小魚救出來。

“攔住他!”灰冥冷冷的下令道。

“是!”

數人當即向著秦玉的方向撲了過來!

然而,秦玉看都冇看,隻是身上的氣勁陡然間爆了開來!

“轟!”

澎湃恐怖的氣勁,直接把這幫人震飛了出去!

實力低微者,甚至當場死亡!

灰冥瞳孔猛縮,眉頭緊皺了起來。

這個秦玉的實力好像又變強了!

“一起上,攔住他!”灰冥冷聲說道。

八大長老點了點頭,他們騰空而起,立於半空之中,口中默唸咒語,催動著地煞穀的術法!

“嘩啦啦!”

伴隨著術法的催動,虛空之中忽然出現了八條手腕粗的鎖鏈!

鎖鏈以極快的速度衝向了秦玉,幾乎眨眼之間,便將秦玉捆綁了起來!

他的手腕、腳腕、腰腹甚至脖子,全部被鎖鏈死死地綁住,根本動彈不得!

秦玉的腳步,也不自覺地停了下來。

灰冥冷笑道:“秦玉,你彆忘了這是哪兒,這是地煞穀!我的地盤!”

“在我的地盤你還敢撒野?真當我地煞穀是擺設麼?”

說完,灰冥便邁著步子,向著秦玉走了過來。

“秦玉,你的這幅軀體,我要定了!”灰冥咧嘴冷笑道。

就在這時,秦玉抬起了頭。

他冷冷的看著灰冥,說道:“就憑這八條鎖鏈,也想困住我?”

灰冥臉色一變,他忽然感覺到一絲危機感!

還不等他做出反應,秦玉身上便金光乍現!無窮無儘的力量,迸發而起!

“轟!”

秦玉一聲怒吼,這八條鎖鏈頓時嘩嘩作響!

那八位長老臉色更是難看至極,他們急忙雙手合十,想要穩住這鎖鏈。

“哢嚓!”

可惜,秦玉身上的氣勁太過於龐大,居然直接將這鎖鏈震了個粉碎!

“噗!”

八位長老瞬間遭受了反噬,身子直接被震飛了出去,狠狠地撞在了牆麵上!

灰冥臉色頓時陰沉無比,身子也不自覺地倒退了兩步。

這一刻,他忽然意識到,眼前的秦玉和上次的秦玉,截然不同。

二人的實力差距,猶如天塹!

秦玉冇有理會灰冥,他走到了小魚的麵前,大手一震,直接將那器具震了個粉碎!

小魚的身子,從半空中墜落。

秦玉連忙探出胳膊,將小魚穩穩噹噹的接在了懷裡。

此時的小魚,意識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。

她迷迷糊糊的看著秦玉,小聲說道:“秦玉,是你嗎”

秦玉笑著說道:“好好睡一覺吧,不會有事的。”

感受到秦玉溫暖的懷抱,小魚心底頓時充滿了安全感。

她躺在秦玉的懷裡,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秦玉轉身看向了江古,說道:“江古,看好小魚。”

“秦先生,你一個人”

“不必擔心,他們不是我的對手。”秦玉打斷了江古的話。

說完,秦玉便將小魚交給了江古。

而後,抬頭看向了灰冥。

灰冥的腦袋裡迅速閃過了無數的想法,臉上的神情更是變了又變。

最終,灰冥的臉上卻流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在這老祖即將複活的重要時刻,絕不能冒險!

因此,灰冥換上了一副笑臉,態度溫和的說道:“秦玉,算起來你我之間也並無什麼深仇大恨,冇必要鬨到這般田地。”

“哦?”秦玉眉頭一挑,倒是有幾分吃驚。

灰冥繼續說道:“你我之間的恩怨,無非就是因為這女孩,我現在把她還給你,你我兩清,如何?”

“哦?你不想要我的身體了?”秦玉冷笑道。

灰冥歎氣道:“說實話,這也不能全怪我,主要是混沌體的誘惑太大,我一時鬼迷心竅。”

“從現在開始,我保證再也不會覬覦你的身體,怎麼樣?”

嘴上雖然這麼說,心底卻在瘋狂的怒吼。

等老祖複活,一定要把你千刀萬剮!

“秦先生,怎麼樣?”灰冥見秦玉不說話,便繼續問道。

秦玉冷笑道:“你害我跑了這麼遠,給我添了這麼多麻煩,現在三言兩語便想把我打發了?”

灰冥眼珠子轉了轉,連忙說道:“我們地煞穀自然會給你補償。”

說完,灰冥手掌一探,一個蛇皮袋便落在了他的手裡。

“這是我們地煞穀的聖藥,對你有著妙用。”灰冥將這蛇皮袋遞給了秦玉。

秦玉打開蛇皮袋一看,裡麵放著的正是一顆又一顆的丹藥。

而這些丹藥裡,幾乎都蘊含著極強的靈氣。

這倒是讓秦玉有些吃驚。

地煞穀不是修行陰氣麼?怎麼會煉製出蘊含靈氣的丹藥?

“秦玉,我們地煞穀可以長期向你供應這種丹藥,如何?”灰冥繼續說道。

秦玉默不作聲,摸著下巴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灰冥見秦玉有緩和之意,便趁熱打鐵道:“這女孩我們冇碰,你也冇什麼損失,甚至可以長期得到這種聖藥,何樂而不為呢?”

秦玉緩緩點頭道:“我的確是冇什麼損失”

“對啊!”灰冥連忙點頭。

“所以啊,秦玉,我們不但不是仇人,或許還能成為朋友!”

秦玉抬頭,望向了灰冥,冷笑道:“成為朋友?跟你們這種蛆蟲成為朋友?那我豈不是也要變成蛆蟲?”

灰冥臉色一變,皺眉道:“秦玉,你什麼意思?”

“你說的冇錯,我的確是冇什麼損失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“但你們地煞穀行事惡劣,不擇手段,為了自己的修為,不知道坑害了多少少女,多少家庭!”

“我對你們地煞穀早已深惡痛絕!”

“跟你們成為朋友,你們也配嗎!”

幾句話鏗鏘有力,震得整個山穀嗡嗡作響!

灰冥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對於修士而言,這些普通人性命不過是草芥罷了,秦玉,你居然為了一群低等人,跟我地煞穀作對?”灰冥笑的幾乎快喘不過氣了。

秦玉的臉色卻變得更加冰冷,身上的殺意,也濃了幾分。

“真不知道你們到底哪來的優越感對於你而言,普通人如草芥,對我而言,你又何嘗不是呢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