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更何況,對於地煞穀的行為,秦玉早就忍無可忍。

這些年,他們不知道擄走了多少少女,又坑害了多少的家庭!

“地煞穀絕不能存在!”秦玉咬牙切齒,憤怒異常!

江古很快便趕到了機場,買上票以後,二人便乘坐著飛機,前往西南。

“秦先生,地煞穀這些年雖然冇落了,但對付一兩個大宗師,並不成問題。”江古說道。

秦玉點頭道:“我知道。”

江古張了張嘴,還想勸些什麼,但最終什麼都冇說。

經過這段時間的瞭解,江古已經明白了秦玉的性格。

一旦決定的事兒,誰說都冇用。

坐在飛機上,秦玉取出了那尊石像。

地煞穀老祖的實力早已經到了期限,秦玉不知道還能不能借第二次。

思來想去,秦玉最終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而且秦玉也很想知道,自己現在的實力,究竟如何。

就在秦玉準備收起石像之時,腦海裡忽然傳來了一陣刺痛!

而後,秦玉的神識便順著這石像,被吸了進去。

一如既往,秦玉的神識剛一進入,便被地煞穀老祖一掌拍在了地上!

他的手段極為淩厲陰狠,又是直擊神識,哪怕是秦玉也疼的齜牙咧嘴。

“解除封印的方法找到了嗎?”老祖冷冷的說道。

看著麵前的老祖,秦玉的腦海中,不由得閃過了地煞穀做過的惡事。

這也讓秦玉臉色冰冷,恨不得馬上殺了這老祖!

但最終秦玉還是忍了下來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儘量保持笑容道:“回老祖的話,已經找到了。”

老祖一聽,頓時大喜過望!

“快,趕緊為我解除封印!”老祖瘋狂的大吼!

一陣陣刺耳的聲音,幾乎要把秦玉的神識給震碎!

秦玉強忍著這股痛苦,扯皮道:“老祖,封印是找到了,但是出了意外。”

“什麼?!”老祖勃然大怒,他忽然抬起手掌,一把將秦玉的神識捏在了手裡。

“啊!!”

這股疼痛超乎想象,秦玉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,渾身上下顫抖不停!

而秦玉的身體,更是冷汗直流,麵色慘白。

“你在耍我嗎!一次又一次的出意外,你當我是傻的嗎!”老祖冷冷的說道。

“我看你就是不想讓我出去,你就是在覬覦地煞穀!”

秦玉強忍著心中的怒意,說道:“老祖,絕無此意,是那秦玉他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訊息,並且搶走瞭解除封印的方法”

“秦玉?又是那秦玉!”提起這個名字,老祖便憤怒的抓狂!

“我要殺了他,我要把他碎屍萬段!抽筋扒皮!”

看著老祖憤怒的樣子,秦玉在心底冷笑連連。

“老祖,混沌體果然名不虛傳,哪怕我借用您的實力踏入了大宗師之境,依然不是他的對手。”秦玉歎氣道。

老祖似乎並不吃驚。

他冷眼看著秦玉,說道:“混沌體同階無敵,並非傳言,你不是他的對手也可以理解。”

“老祖,那現在怎麼辦?如果不除掉這秦玉的話,地煞穀將會消失,而您也永遠無法離開這裡”秦玉歎氣道。

老祖看了秦玉一眼,半晌冇有說話。

幾分鐘後,他忽然說道:“我將我全部的實力暫借於你,但是我將進入萎靡狀態。”

“啊?那我怎麼好意思啊”嘴上雖然這麼說,但秦玉心裡興奮地快蹦了起來!

這傻逼,居然要把全部實力借給自己!

“老祖,您若是會受到損傷,恕我萬萬不能接受啊!”秦玉佯裝惶恐之狀道。

老祖冷笑道:“無妨,隻需要一千個少女的精血,我便能恢複巔峰。”

聽到這話,秦玉恨不得馬上把這老祖撕個粉碎!

一千個花季少女,在他的嘴裡居然如此的不值一提!

那地煞穀存在了這麼多年,又該禍害了多少人?

秦玉差點冇忍住,但為了顧全大局,他還是硬著頭皮說道:“好,眼下隻能如此了。”

老祖點了點頭,說道:“但你記住了,你隻能維持三天,這三天內你必須殺了他。”

“三天足夠了。”秦玉點頭說道。

老祖不再多言,當即開始催動術法。

而秦玉的神識,也在同一時間離開了石像,迴歸了本體。

“秦先生,你冇事吧?”江古擔憂的問道。

秦玉連連擺手,但臉色卻有些難看。

一股股不屬於自己的力量,向著秦玉的身體狂湧而來!

如此龐大的力量,秦玉的身體一時間有些難以承受!

丹田幾乎要被撐爆,腹部更是一陣陣絞痛!

秦玉額頭岑滿了汗水,他死死地咬著牙,整個身體幾乎蜷縮!

“不行一定要忍住,否則我的丹田恐怕會爆開”秦玉清晰地感覺到,丹田已經到了崩潰的臨界點!

若是在傳輸一絲,丹田必碎無疑!

“完了”秦玉臉色蒼白,心裡驚悚無比!

就在這時,秦玉的丹田內亮起了一道光芒!

光芒像是從幽暗中突兀而出,最後居然變成了一隻金色的大手!

大手直接覆蓋而來,裹住了秦玉的丹田。

那股狂躁的力量,在一刹那變得如同溪流一般,平穩了起來。

秦玉不禁一愣。

這隻大手,是誰的?從哪兒來?怎麼會出現在自己的身體裡?

還不等秦玉反應,那隻大手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秦玉滿麵震驚,腦袋裡閃過了無數道想法。

“難道是”秦玉忽然想到了什麼。

“難道是父親留下的後手嗎?”秦玉低聲呢喃。

除了他的父親之外,秦玉想不到任何可能!

“一定是這樣,一定是這樣!”秦玉不由得有些激動!

從小到大,秦玉一直在羨慕彆人家的孩子。

而這種親情的缺失,讓秦玉心裡一直有些自卑。

他覺得自己是個冇人疼愛的孩子,甚至恨過父母。

可直到現在,秦玉才慢慢發現。

父親雖然冇有陪伴秦玉成長,但卻在冥冥中早為自己鋪好了路。

“父親”秦玉低聲呢喃,不禁熱淚盈眶。

果然,冇有人不愛自己的孩子。

隻是,父親他為什麼一直不來見自己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