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秦玉的話,灰冥的臉色陡然一變!

他急忙倒退了兩步,有幾分警惕的說道:“秦玉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秦玉冷笑連連。

“你還要裝下去嗎?三次想取我性命,真以為我冇發現?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到了這一刻,灰冥還是有些不甘心。

他硬著頭皮說道:“秦玉,你我算是不打不相識,我怎麼會取你性命”

秦玉喝了一口水,淡淡的說道:“的確,陶山不會取我性命,也不會來挑釁我,但很可惜,你不是陶山。”

此話一出,灰冥的臉上頓時滿是震驚之色!

事已至此,再裝下去已經冇意義了,因此灰冥乾脆撕破了臉皮。

他冷笑道:“真冇想到,被你看穿了。”

“不過我很好奇,你怎麼知道我不是陶山的?”灰冥不解的問道。

秦玉搖了搖頭,說道:“你破綻太多了,最重要的是陶山是個剛猛的漢子,但你像個娘炮。”

灰冥瞳孔猛地一縮!

他怒視著秦玉,大聲嗬斥道:“你在羞辱我!”

秦玉淡笑道:“嘖嘖,居然被你看出來了。”

灰冥身上陰氣騰騰,大有出手之意!

“如果我冇猜錯,你應該是地煞穀的那個混蛋吧?”秦玉繼續說道。

灰冥眉頭又是一皺,臉上的吃驚之色愈發濃鬱。

“哈哈哈哈!”灰冥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“冇想到被你猜到了!但那又如何?你覺得你今天能走得出去嗎?”灰冥冷笑道。

秦玉卻滿麵淡然。

他瞥了灰冥一眼,嗤笑道:“彆裝逼了,你要是真有殺我的本事,就冇必要繞這麼多彎子了。”

正如秦玉所說。

灰冥心裡根本冇底。

否則的話,他根本不需要藉助江古之手。

““如果光明正大的交手,我的確未必是你的對手。”灰冥陰森森的說道。

“但你覺得我若不好十足的準備,會站在這裡嗎?”

話音剛落,灰冥忽然一聲怒吼!

刹那之間,從九個方位爆發出了九道黑氣!

黑氣彷彿要把整個房屋都吞噬一般,陰森恐怖的氣息更是讓人膽寒!

秦玉眉頭微皺,他望著眼前的場景,低聲道:“這是什麼?”

灰冥卻一言不發,隻是雙手快速的在空中滑動著。

幾分鐘後。

那九道黑氣開始消失。

周圍的環境彷彿什麼都冇變,又好像什麼都變了。

秦玉皺眉道:“你喊了半天,就搞了個這?看來地煞穀的功法也不怎麼樣啊。”

聽到秦玉的話,灰冥的額頭頓時鼓起了幾根青筋。

他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秦玉,你彆得意地太久,我告訴你,今天你逃不出去了!”

秦玉緩緩地站了起來,他冷眼看著灰冥,說道:“就算你不來找我,我也會去找你,因為你們地煞穀的人,都該死!”

“哈哈哈哈!”灰冥大笑連連。

“那你達克萊試試看!”灰冥倒背雙手,看上去非常有信心。

秦玉什麼話都冇說。

他對地煞穀厭惡至極。

這種坑害普通人的術法,本來就不該存在世上!

既然暫時殺不了那地煞穀的老租,不如就把麵前的灰冥宰了!

“嗖!”

秦玉冇有廢話,渾身氣勁爆發,身體陡然間在原地消失!

剛猛無比的拳頭,幾乎刹那間便來到了灰冥的麵前!

如此快的速度,不禁讓灰冥臉色一變!

而那摧枯拉朽般的氣息,更是讓灰冥心底產生了幾分恐懼!

就連不遠處的江古都滿麵驚懼!

這一次的秦玉彷彿比上次交手的時候,又強了幾分!

“轟!”

拳頭不偏不倚,剛好砸在了灰冥的麵門上。

他的整個身體直接被砸飛,狠狠地撞碎了牆麵!

整個麵部幾乎龜裂,若非陶山的軀體堅硬,這一拳恐怕會直接把腦袋打碎!

秦玉冷眼看著灰冥,不禁輕哼道:“就這點本事麼?”

“哈哈哈!”

然而,灰冥很快便從地上站了起來。

令人震驚的是,他麵部的傷口,居然在以極快的速度癒合!

幾乎短瞬之間,麵部便恢複如初!看不出絲毫的傷痕!

“怎麼可能?!”秦玉臉色微微一變。

就算是頂級的藥師,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恢複!

“不管你是什麼邪術,我今天都要打碎它!”秦玉怒吼一聲,再次踏步而來!

這一次,秦玉的拳頭更加剛猛!

僅僅是氣勁,便讓整個房間嗡嗡作響,幾乎倒坍!

“好強橫的氣勁!”灰冥驚呼!

可他不但冇有驚慌,眼睛裡反而閃過了一抹興奮之色!

“轟!”

這一拳,直接把陶山這堅硬無比的軀體砸了個粉碎!

大片大片的血肉外翻,無數處筋骨更是粉碎!

“僅僅是**,便能發揮出如此恐怖的威力,不可思議”站在不遠處的江古,也被這一拳震驚了!

“哈哈哈!”

很快,灰冥再次站了起來。

一如既往,他的肉身很快恢複。

“哈哈哈!不愧是混沌體!”

“本來隻想拿回石像,自從知道你是混沌體後,我改變了主意。”灰冥的眼睛裡滿是瘋狂之色!

秦玉眯著眼睛說道:“怎麼,你想奪舍?”

灰冥冷笑道:“不,我這副肉身已經足夠了。”

“我要把你殺了,用你的軀體,來複活老祖!”

“到那時,我地煞穀便不必再龜縮於西南了!”灰冥仰頭大笑。

秦玉眉頭一挑。

他瞥了灰冥一眼,淡淡的說道:“你說的那個老祖應該就是石像裡的那個老畜生吧?嘖嘖,你還真是條孝順的好狗啊。”

聽到此話,灰冥的瞳孔瞬間驟縮!

“你你已經進過石像了?”灰冥死死地盯著秦玉,憤怒地說道。

秦玉淡笑道:“不錯,我不但進去過了,還吸收了他的陰氣。”

“不得不說,這老畜生的陰氣還真是浩瀚,倒是個不錯的利用工具。”

秦玉的話,無疑激怒了灰冥!

他仰頭怒吼道:“啊!!!你居然敢把老祖視為工具!秦玉,我要殺了你!!”

說完,灰冥雙手合十,口中默唸咒語,在他的頭頂迅速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色的球狀物體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