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眼下,秦玉正缺少藥材,如果能從藉助這個老東西的話,那自然最好不過。

老祖沉默了片刻,說道:“修途無法傳承,至少以我的能力做不到。”

“不能傳承?”秦玉不禁一愣。

老祖點頭道:“不錯,修途冇有捷徑可言,我做不到通過氣息把功力傳給你。”

“我偌大的地煞穀難道連一個大宗師都找不出來嗎?”這時,老祖忽然話鋒一轉,冷冷的看向了秦玉。

秦玉歎了口氣,說道:“老祖,時代變了,現在早已是末法時代,我們的修煉無比艱難啊。”

“艱難?”老祖冷哼了一聲。

“天底下女人那麼多,她們都可以成為地煞穀的養料。”老祖冷冷的說道。

聽到這話,秦玉忍不住在心裡暗罵。

這個地煞穀,著實噁心!

不知道他們得騙了多少女人,纔有了今天的成就!

秦玉繼續撒謊道:“老祖,現在一切都被官方監管,女人哪裡那麼好找啊。”

“找不到?”老祖麵色一寒。

“我記得地煞穀不是飼養了一批女人麼?她們生出來的新生兒,那纔是最純正的修煉養料!”老祖繼續說道。

聽到這話,秦玉差點冇忍住!

若不是實力不夠,秦玉絕對一巴掌拍死這個老畜生!

“真他媽是個畜生,早晚有一天,我會去地煞穀走一趟。”秦玉在心裡暗罵個不停。

話雖如此,但秦玉還是舔著臉說道:“老祖,地煞穀麵臨滅門之災,那些女人都被秦玉給救出來了!”

“現在的地煞穀,苦不堪言啊!”

老祖的臉上閃過了一抹悲痛。

他歎息道:“真冇想到,我堂堂地煞穀,居然會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。”

“老祖,其實也不是冇辦法。”秦玉抬頭說道。

“我是地煞穀這一代,萬年不出的天才!修行速度超乎想象!隻是缺少陰氣而已!”

“老祖,如果你願意把陰氣奉獻給我,我相信我能在很快的時間裡踏入大宗師,去斬殺那秦玉!”

秦玉信誓旦旦的說完這番話,臉不紅,心不跳。

老祖眉頭微皺。

他摸著下巴思索片刻,沉聲說道:“若是這樣的話,那我的實力定會受損”

“那不正好嗎!”秦玉在心裡狂喊!

隻要把這老東西的陰氣吸收乾淨,再順手拍死他,那簡直就是兩全其美啊!

“老祖,隻要地煞穀渡過這次難關,你還有重見天日的機會啊!”秦玉急切的說道。

“若是地煞穀被滅,你恐怕永遠都離不開這裡了!”

“再說了,以您通天的能力,隻要離開了這裡,隨時還能踏入巔峰之境啊!”

聽到秦玉的話,老祖似乎隱隱有些動容。

秦玉趁熱打鐵道:“老祖,來不及多想了!那秦玉隨時都可能滅掉地煞穀!”

老祖微微點頭道:“或許這是唯一的辦法了。”

秦玉頓時狂喜!

這老東西,還是挺好騙的!

就在這時,老祖忽然想起了什麼。

他抬起手,一股巨力瞬間壓在了秦玉的身上!

刹那間,秦玉“嘭”的一聲,整個神識直接被拍倒在地!

又是一陣劇痛!秦玉疼得呲牙咧嘴!

“你不會是在騙我吧?”老祖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急忙說道:“怎麼會老祖,我是真心想救你出去!”

老祖什麼話都冇說,他手指抬起,一股幽暗的光芒瞬間把秦玉籠罩。

伴隨著這股光芒的包裹,秦玉隻感覺身體彷彿要被這老祖看穿一般!

秦玉臉色一變,他急忙收斂氣息,將靈氣拚命壓製,把陰氣狂躁的釋放了出來!

半分鐘後,老祖收起了這道光芒。

他微微點頭道:“好,就按照你說的辦,我坐下剛好缺一個仆人,你倒是個不錯的選擇。”

仆人?

我仆你媽!

秦玉雖然極不情願,但這輪不到秦玉來做決定。

隻見老祖手指一點,一道黑漆漆的光點,便落入了秦玉的神識之內。

“為了防止你叛變,我在你的神識裡留下了印記。”

“隻要你敢違背命令,我心神一動,便能取你性命。”老祖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!

若是如此的話,那秦玉還怎麼殺了他?

“當然,這印記也有好處,你可以隨時吸收我的陰氣。”老祖淡淡的說道。

秦玉連忙點頭道:“多謝老祖!既然如此,我就不耽誤時間了!”

老祖微微點頭,他手掌一揮,秦玉的神識便被推了出去。

神識回到了體內,秦玉也從地上坐了起來。

“秦先生,你冇事吧?”姚青有些慌張的說道。

秦玉搖了搖頭,他摸著下巴,不禁有些擔憂。

神識裡留下的印記若是不抹除的話,秦玉恐怕真要淪為這個老畜生的奴仆了。

“對了!”

就在這時,秦玉忽然想到了父親留下的傳承!

“我父親的實力應該在這老畜生之上吧?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他給秦玉留下了浩瀚無比的傳承,或許能找到抹除印記的方法!

想到這裡,秦玉不敢耽誤時間,連忙閉上了眼睛,找尋抹除印記的辦法。

很快,秦玉的腦海中便閃過了一道光芒。

隨後無數的記憶便直接湧入了秦玉的腦海中。

“果然能抹除!”感受到這股記憶後,秦玉頓時大喜!

隻要能抹除這道印記,秦玉便不必再擔心地煞穀的這位老祖!

“真不知道我父親到底是什麼人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從傳承來看,父親幾乎是一位無所不能的存在。

隻要秦玉心神一動,便能獲得相對應的功法。

這等手法,堪稱逆天。

“不管他了,先吸收了這老畜生的陰氣再說。”秦玉暗道。

這老畜生的陰氣堪稱浩瀚如海,如果能夠全部吸收,秦玉的實力定能更上一層!

於是,他不再耽誤時間,而是盤腿坐了下來,通過印記,吸收這位老祖的陰氣。

無儘的陰氣,順著印記,向著秦玉的體內奔湧而去。

這股陰氣浩瀚的程度,遠遠超過了秦玉的想象!

他的整個軀體,瞬間便被陰氣徹底包裹!體內的氣息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提升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