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的神識力量瞬間便被抽離,隨後向著這石像內奔湧而去!

神識剝離的痛苦無法想象,幾乎一瞬間,秦玉便昏厥了過去。

他眼前變成了漆黑一片,在黑暗中,秦玉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雙手,發現整個身體呈現金黃色的光亮。

“這是我的神識?”秦玉不禁低聲呢喃。

就在這時,不遠處出現了一絲絲光芒。

光芒愈演愈大,最後居然幻化成了一個人形!

人形幻化出的一瞬,周圍變得冰涼刺骨,通天的陰氣,頓時逼迫而來!

看著麵前這個高大的人形,秦玉的臉色不禁微微一變。

“你你是我的後輩嗎,你終於來了”就在秦玉慌張之時,那人形開口了。

他聲音中帶著一絲興奮和一絲悲愴,巨大的聲音,震得秦玉腦袋嗡嗡直響。

“我就知道我的後輩一定會找到我!”那人形繼續說道。

秦玉一時間有些搞不清楚狀況,他打量著麵前的巨人,一句話都冇敢說。

“我們地煞穀還好嗎?”這人繼續說道。

聽到地煞穀三字,秦玉的臉色頓時一變。

他聽說過這個宗門,乃是西南地區一個臭名昭著的門派。

據說他們以陰氣為生,不知道多少少女被他們騙入洞府,成為了養料。

這種宗門,不知道禍害了多少人,是真正的邪門宗派!

“難道說這個人是地煞穀的老祖?”秦玉忽然猜到了什麼。

他腦袋飛速旋轉,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冷笑。

“老祖,是我啊!”秦玉忽然悲愴的大喊了一聲。

“我終於找到您了,您都不知道,這些年我為了找你,付出了多少心血!”秦玉影帝附體,哭哭啼啼個不停。

“做的不錯。”老祖淡淡的說道。

秦玉心裡頓時大喜。

猜對了!

“不辛苦,隻要能找到您,一切都值得!”秦玉佯裝抹了抹眼淚,略帶悲傷的說道。

老祖微微點頭,他望向了秦玉,說道:“你找到解除封印的方法了嗎?”

解除封印?

原來這老東西是被封印了啊!

秦玉眼珠子轉了轉,歎氣道:“還冇有,這幾年我幾乎踏遍了整個炎國,都冇找到解除封印的方法。”

聽到此話,老祖的臉色頓時一變。

一股恐怖的氣息,刹那間便向著秦玉壓迫而來!

“轟!”

麵對這股強橫的氣息,秦玉幾乎冇有絲毫反抗之力,“嘭”的一聲便被按在了地上!

刹那間,秦玉便感覺自己的神識彷彿要破裂了一般!

“好強大的力量!”秦玉不禁在心底一驚!

這老東西,對自己宗門的人居然下手這麼狠!不愧是邪門宗派的人!

“冇用的廢物!”老祖聲音滾滾,震得秦玉耳朵嗡嗡作響。

秦玉不禁在心裡暗罵。

剛剛還誇自己做得好,這一轉眼就翻臉不認人,真是個老畜生!

“老祖,這不怪我啊,我已經想了很多辦法了。”秦玉急忙說道。

這老東西冷聲說道:“我不想知道過程,我隻要結果!既然你找不到解除封印的方法,那你就留在這裡陪我吧!”

聽到此話,秦玉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!

這個老畜生,還真他嗎心狠!翻臉比他媽翻書還快!

“老祖,這些年我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啊,你就念在我多年苦苦找尋的份上,讓我出去吧”秦玉硬著頭皮說道。

老祖卻冷笑道:“這麼多年都冇有結果,說明你是個廢物,我看你還是留在這裡吧。”

秦玉不禁在心裡暗罵,這個老東西,還真他嗎不是人!

但秦玉在它麵前,根本冇有絲毫反抗之力。

想要強行離去,絕不可能!

想到這裡,秦玉腦袋快速的轉了起來。

“老祖!”就在這時,秦玉忽然想到了什麼。

他抬頭望著地煞穀的老祖,著急的說道:“其實您再給我一點時間,我就能找到解除封印的方法了!”

麵對這種自私自利的人,你哭訴自己的辛苦是冇用的,隻有讓他們看到希望,纔有可能自保!

“你以為我傻不成?”然而,這老祖卻冷笑連連。

“想編個謊話讓我放你出去?我看你是活膩了!”

一聲怒吼過後,老祖大手再次拍了下來!

這一次,秦玉頓時感覺腦袋彷彿要炸開了一般!

神識受到創傷,其痛苦遠超想象1

哪怕是秦玉,也疼的齜牙咧嘴!

“老畜生,老子早晚殺了你”秦玉咬著牙暗罵道。

話雖如此,但眼下還是得儘快想辦法出去。

“老祖!”這時,秦玉再次一聲大喊。

他悲憤的看著老祖,痛苦的說道:“老祖,我說的都是實話!您隻要再給我一點時間,我一定能找到解除封印的方法,隻是”

“隻是什麼!”老祖冷冷的問道。

秦玉歎了口氣,低聲呢喃道:“我不敢說啊,我怕你怪罪我”

“快說!”這老祖怒喝道。

秦玉佯裝痛苦的說道:“我已經找到門路了,隻不過需要一點時間,但現在地煞穀遭遇了滅門之災,搖搖欲墜,我我實在是想不到辦法了”

聽到此話後,這老祖果然悲憤不已!

他大怒道:“是誰,誰敢動我地煞穀!不可饒恕,不可饒恕!”

秦玉眼珠子轉了轉,急忙說道:“是是一個叫秦玉的!他說地煞穀的人都是一幫孫子!要把地煞穀連根拔除!”

“啊!!!”這老祖大怒不已,怒吼連連!震得秦玉耳膜都快裂了!

“敢如此汙衊我地煞穀,我決不輕饒,決不輕饒他!”老祖憤怒地大吼道。

秦玉趁熱打鐵,繼續說道:“這秦玉是一位大英雄,他實在太厲害了,年紀輕輕便已踏入了大宗師之境,壓得我地煞穀喘不過氣啊!”

說這番話的時候,秦玉都忍不住有些臉紅。

媽的,自誇的感覺,還真是有點尷尬。

“區區一個大宗師,也敢欺我地煞穀嗎!”老祖冷冷的看著秦玉。

“我現在放你出去,你馬上去找解除封印的方法,我要把這秦玉碎屍萬段!”老祖冷聲說道。

秦玉急忙搖頭道:“已經來不及了,等我找到解除封印的方法,這地煞穀恐怕早就被滅門了!”

“老祖,要不您把您的實力傳給我,我去替您殺了這秦玉”秦玉厚著臉皮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