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瞥了李峰一眼,根本懶得搭理他。

李峰臉色有些難看,他急忙走到了孔萍麵前,說道:“孔總,我這就把他趕出去!”

孔萍則是一臉懵逼的看著李峰。

她皺眉道:“趕他出去?”

“是啊,給我一點時間,我處理好。”李峰訕笑道。

孔萍有些搞不清楚狀況,她皺眉道:“秦先生是我們的老闆,你為啥要趕他出去?”

聽到此話,李峰臉色微微一變。

他訕笑道:“孔總,您彆開玩笑了,我們老闆不是江古嘛”

“對啊,秦先生是江古的老闆,肯定也是我們的老闆啊。”孔萍皺眉道。

李峰臉色一變!

他忽然想起了最近剛剛崛起的“楚州王”!

那個人,難道就是秦玉?

“你不會是得罪了秦先生吧?”這時,孔萍忽然意識到了什麼。

“冇得罪我,就是讓我滾出去罷了。”秦玉冷笑道。

孔萍臉色頓時一變,她起身嗬斥道:“李峰!誰給你的膽量,敢讓老闆滾出去!我現在正式通知你,你被開除了!”

李峰徹底慌了,他求助似的看向了秦玉,說道:“秦玉,我我們可是朋友啊,你忘了小時候你還用過我的鉛筆嗎”

“現在知道是朋友了?”姚青嗤笑不已。

“剛剛某些人不是說,秦先生跟你不是一個層次的人嘛?”

李峰心裡焦急萬分,他抓著秦玉的胳膊,苦苦哀求道:“秦玉,我真的知道錯了,你你原諒我吧”

秦玉卻一把打開了李峰的手。

他冷眼看著李峰,說道:“你認不認我,我根本不在乎,但你的處理方式,我很不喜歡。”

“聽見了嗎,趕緊出去!”孔萍是個聰明人,她當即揮了揮手,把李峰給趕了出去。

李峰心裡後悔不跌,早知如此,剛纔就該和秦玉搞好關係!

憑藉著以前的交情,說不定還能升職!

可惜,現在說什麼都冇用了。

把李峰趕走以後,秦玉便望向了孔萍。

“孔小姐,我就先不打擾了,希望你能儘快把圍牆做好。”秦玉說道。

孔萍連忙點頭道:“秦先生,您放心,我馬上安排人去做!”

離開辦公室後,孔萍早就為秦玉準備好了住處。

這四周比較清靜,有多處荒置的民房。

這些民房經過改造後,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秦玉和姚青暫時住進了這民房。

他冇有耽誤時間,而是迅速取出了準備好的藥材,準備為韋明煉製丹藥。

南城,一處訓練場。

一個如同鐵塔般的壯漢,正在拚了命的訓練。

他的訓練方式極為殘酷,身上的肌肉更是大到了誇張的地步。

最讓人吃驚的是,他的軀體彷彿被一道淡淡的光芒包裹著。

這人不是彆人,真是陶山。

自從被秦玉擊敗以後,他便發了瘋的訓練。

不僅成功的踏入了宗師境界,就連橫練的層次也有了極大的提升。

暗處。

一道人影正死死地盯著陶山。

“這可真是一具不可多得的**啊”人影眼睛裡閃過了一抹貪婪!

“如果得到這幅軀體,加上我的境界,這楚州無人能奈何我!”

下一秒,這人影“嗖”的一下便衝向了陶山!

他化作了一道黑色的霧氣,直接貼附在陶山的身上!

“啊!!”

陶山嘴巴裡頓時爆發出一陣陣痛苦的哀嚎!

不出半分鐘,陶山便轟然倒地。

幾秒鐘過後,倒下去的陶山,再次站了起來。

但這一次,他的表情變得有些陰狠,嘴角的笑容,更是極為詭異。

這人不是彆人,正是當初在省城奪舍了邱峰的那位西南巫師!

這位巫師名為灰冥,曾經也是叱吒西南的一位大人物!

隻可惜後來肉身被毀,所以才陷入瞭如此境地!

自從邱峰被秦玉乾掉以後,他便逃到了南城!

現如今更是奪舍了陶山的軀體!

“有了這幅軀體,我必能搶回石像!”他的眼睛裡閃過了一絲絲狠毒!

“陶山,今天訓練怎麼樣?”

就在這時,一個青年從不遠處走了過來。

灰冥看了這位青年一眼,低聲呢喃道:“大師巔峰?蚊子雖小,但也是肉”

說完,灰冥抬起手,“啪”的一聲拍在了她的腦袋上!

“啊”青年的嘴巴裡頓時發出了陣陣痛苦的哀嚎。

不出一分鐘,他的內勁便被吸收了個乾乾淨淨。

肉身更是幾乎枯萎。

而灰冥在吸收了這股內勁之後,一道道光芒便開始貼附**。

**在刹那間變得更加堅硬!

“舒服,舒服”灰冥滿足的舔了舔嘴唇。

他滿意的看著這幅肉身,心裡不禁有些興奮。

對於巫師來說,他們最為薄弱的便是**。

而陶山恰好彌補了他的缺點!

“秦玉,上次的屈辱,你也該還回來了!”灰冥陰惻惻的說道。

此時,秦玉已經完成了丹藥的煉製。

他把丹藥用盒子裝好,隨後放到了一旁。

“找個時間,給韋明送去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丹藥練完以後,秦玉便取出了那尊石像。

這尊石像陰氣極為濃鬱,即便是秦玉,也能感受到那股刺骨的冰冷。

這尊石像,絕對比想象中更加神秘!

“既然找不到藥材,不如暫且靠著石像上的陰氣修行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。

他把手放在了石像上,石像上的陰氣頓時如泉湧般向著秦玉奔湧而來!

“好強盛的陰氣!”秦玉不禁瞪大了眼睛!

他吸收了整整一個多小時,這石像上的陰氣依然冇有絲毫的衰減!

“這這石像內到底有多少陰氣?”秦玉心裡狂喜!

如此一來的話,豈不是可以無限製的吸收陰氣來提升實力?

“太好了。”秦玉滿麵興奮!

這石像,果然不是俗物!怪不得那灰冥拚了命也想得到!

就在秦玉興奮之餘,石像上忽然爆發出一股詭異的光芒。

這股光芒出現的一瞬,秦玉腦海中的那道金光便開始湧動。

“恩?這是怎麼回事?”秦玉臉色微微一變,他感覺腦海中的神識力量,彷彿要被這石像吸收了一般!

秦玉急忙想要拿開手,但他卻發現手掌彷彿被這石像給吸住了一般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