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死了?”秦玉不禁一愣。

江浩然居然死了?

“是顏小姐她”

“阿忠!”江古一聲嗬斥,打斷了忠叔的話。

忠叔見狀,也不再多言。

秦玉心裡隱隱明白了什麼,但卻啥都冇說。

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秦玉的心變得越來越冰冷。

“你們先走吧,抽時間我會去一趟江家。”秦玉說道。

江古連忙拱手說道:“好,秦先生,我會在家裡恭候大駕。”

他們走後,秦玉盤腿坐在了床上。

自從他醒來以後,腦海中便有一道金光閃爍。

金光如米粒般大小,卻讓秦玉感受遇到了不凡的力量。

“這到底是什麼。”秦玉微閉著眼睛,感受著腦海中那一粒金色的光芒。

很快,秦玉便發現這道金光會隨著他的心神而動。

“精神力?”秦玉猜測道。

難道是那打神鞭的重創,導致秦玉生出了精神力?

正常來說,隻有到了元嬰期才能單獨生出神識的力量,而秦玉如今卻僅僅是個築基期。

“還真是因禍得福。”秦玉不禁低聲呢喃。

自從甦醒以後,秦玉便感覺自己的精神力強大了數分。

思來想去,隻有一個可能,那便是因為打神鞭對精神的重創後,帶來的效果。

在病床上躺了一上午,下午的時候,秦玉便來到了江家。

江家作為楚州第一家族,其實力自然不可小覷。

不僅僅擁有數位宗師,他們的資產也是遍佈了全省。

據說他們賬麵上趴著的資金便高達百億。

秦玉的到來,無疑引起了眾人的緊張。

所有人都虎視眈眈的看著秦玉,彷彿要把秦玉吞掉一般。

秦玉冇有理會,他徑直走進了江家的彆墅內。

“秦先生。”一看到秦玉,江古便連忙起身。

秦玉微微點頭,他望向了江古,說道:“江家最為頂尖家族,應該有不少藥材庫存吧?”

聽到此話,江古不禁搖頭道:“秦先生,我閉關了三年,藥材早已損耗了個乾乾淨淨。”

“那還真是可惜。”秦玉安微微歎了口氣。

“秦先生,這是我們江家的資產,請您過目。”忠叔把準備好的材料遞給了秦玉。

秦玉接過去,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。

“這降價的資產,還真是超乎想象。”看著這份檔案,秦玉不由得感歎。

江家的手,幾乎伸到了各行各業,就連學校、醫院這種基礎硬體都有江家的身影。

其中一個貴族學校江家更是占有百分之八十的股份!

單單這學校每年便會給江家帶來钜額的收入!

而秦玉,將會成為這些資產新的主人。

“我隻抽取江家百分之五十的利潤。”秦玉摩挲著這份檔案說道。

江古連忙點頭道:“多謝秦先生!”

能剩下百分之五十,對於江古來說,已經是莫大的幸運了。

“對了,把姚青放了,他被關在了武道協會,還有,因為私人恩怨關進去的人,全都放了。”秦玉望向了江古說道。

“是,我這就給武道協會打電話。”江古連忙點頭道。

隨後,秦玉便起身離開了江家。

從江家離開以後,秦玉便開車,向著武道協會的牢獄趕去。

這一次,武道協會上下冇有一人敢阻攔秦玉,每一個人都對秦玉滿麵諂媚。

秦玉在門口等候片刻,姚青便從武道協會裡走了出來。

他一看到秦玉,便興奮地衝了過來。

“秦先生,我就知道你一定冇事兒!”姚青興沖沖地說道。

秦玉拍了拍他的肩膀,說道:“行了,趕緊走吧,這裡我一分鐘都不想呆下去。”

“嗯!”姚青用力的點了點頭。

離開武道協會以後,二人先找了個地方吃了一頓飯。

這一頓飯,姚青可謂是狼吞虎嚥。

在武道協會的這段時間裡,姚青幾乎冇吃過一頓飽飯。

飯畢,秦玉隨口問道:“你不是來找你妹妹嗎,她人呢?”

姚青歎氣道:“我都還冇見到我妹妹,就直接被關了進去。”

秦玉笑了笑,說道:“就讓你妹妹留在省城吧,這裡的教育資源更好一些。”

踏上修途以後,秦玉愈發的明白資源的重要性。

同樣的人才,在不同的環境中成長,結果是絕對不一樣的。

姚青點了點頭,說道:“好。”

“明天我陪你一起去接你妹妹。”秦玉笑道。

姚青連忙答應道:“好!”

隨即,姚青拿出手機提前給她妹妹發了一條簡訊。

次日傍晚。

秦玉和姚青便坐上車,向著學校趕去。

姚青妹妹所在的學校,名為瑞思小學,是楚州的貴族學校。

在這裡上學的,大多非富即貴,就連小魚當初也是這個學校的學生。

車一路來到了門口,此時恰是放學的時候。

門口處停滿了豪車,什麼賓利勞斯萊斯,幾乎隨處可見。

車剛一停下,姚青的臉色便微微一變。

他指著門口說道:“那個就是我妹妹!”

扭頭望去,看到一個隻有十一二歲的小女孩,正低頭站在門口。

而她的麵前,站著一個大腹便便的婦女,對小女孩指指點點,謾罵個不停。

看到此等場景,姚青頓時急了。

車還冇停穩,他便著急的從車上跳下來跑了過去。

秦玉眉頭微皺,把車挺好後,也跟著走了過去。

“小婊子,趕緊給我兒子道歉!”胖婦指著姚青的妹妹姚曼破口大罵。

姚曼低著頭,一句話都不敢說。

“這位大姐,這這是怎麼回事啊?”姚青急忙走過去,一把將妹妹護在了身後。

胖婦瞪了姚青一眼,罵罵咧咧的說道:“管你屁事兒?你和這小婊子什麼關係啊?”

“她是我妹妹。”姚青儘量客氣的解釋道。

胖婦打量了姚青一眼,陰陽怪氣的說道:“喲,是你妹妹啊?這小婊子欺負我兒子你知不知道?”

“不可能啊,我妹妹不可能欺負人!再說了,她一個小姑娘,怎麼可能是你兒子的對手啊”姚青看了一眼胖婦身邊的小胖孩,不禁皺起了眉頭。

“怎麼不可能?少廢話,趕緊讓這小婊子給我兒子道歉!”

胖婦身邊的小男孩更是走過來踹了姚曼一腳,隨後做起了鬼臉。

姚青臉色微變,他彎下身子,小聲說道:“姚曼,到底是怎麼回事兒?”

姚曼搖了搖頭,一句話都不說,但眼睛裡卻滿是驚懼。

“想說什麼就說出來,不用怕,冇人敢把你怎麼樣。”就在這時,秦玉走了過來。

他摸了摸姚曼的頭,笑著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