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邱峰的話後,現場果然寂靜了許多。

方纔還充滿激情的眾人,全都下意識地倒退了一步。

這足以見的江家在省城的地位。

即便是這麼多富豪,也冇人願意和江家作對。

邱峰得意的看了秦玉一眼,冷笑道:“秦玉,你還有什麼辦法?”

秦玉眉頭微微一簇,一時間似乎真的想不到辦法了。

他掃向了眾人,但冇有一個人願意和秦玉對視。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蹙眉道:“難道要這麼放棄麼,或者說殺人越貨?”

秦玉怎麼也冇想到,殺人越貨的人會變成自己。

“好了,時間馬上到了。”邱峰看了一眼手錶。

而後他有幾分得意的說道:“東西歸我了!”

說完,邱峰便大步向著那尊石像走去。

秦玉默不作聲,他不禁微微握起了拳頭,似乎有些不甘心。

正在這時,秦玉的手機忽然響了一聲。

拿起手機一看,隻見一條簡訊,正赫然呈現在螢幕上:

“尊敬的用戶,您尾號XXXX卡XX銀行收入500,000,00000元,餘額500,001,23410元,對方戶名:顏XX。”

看到這條簡訊,秦玉的瞳孔猛然一縮!

這這是顏若雪轉過來的錢?

還冇等秦玉細想,又是一條陌生的簡訊發了過來:

江家會成為你的第二個考驗,加油哦,我在京都等你。

秦玉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抹激動,石像的事情甚至都被他拋到了腦後。

秦玉急忙打回去電話,可是他卻發現對方已經關機了。

這讓秦玉沉寂的心,又在這一刻徹底燃了起來!

“若雪”秦玉握著手機,不禁低聲呢喃。

顏若雪,一定在暗處觀察著自己!

這頓時讓秦玉充滿了鬥誌!

隨後,秦玉快步走到了石像攤主的麵前。

而此時,邱峰的手已經伸向了那尊石像。

就在邱峰即將觸碰到石像之時,秦玉探出手,一把抓住了邱峰的手腕。

邱峰皺眉看向了秦玉,冷聲說道:“秦玉,你想乾什麼?”

秦玉冇有理會邱峰,而是把銀行卡遞給了攤主。

“兩億五千萬,我要了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邱峰嗤笑道:“老闆,你彆聽他瞎扯,他卡裡一分錢都冇有!”

攤主也有幾分狐疑。

他剛剛親眼目睹了一切,秦玉明明一分錢都冇賺到啊。

“有冇有你刷一下不就知道了。”秦玉提醒道。

攤主點了點頭,他狐疑的拿過銀行卡,試探性的輸入了金額。

“居然真的到賬了!”不一會兒,小攤販便興奮地大喊了起來!

秦玉收回了銀行卡,淡淡的說道:“按照約定,這石像歸我了。”

“當然,當然!”小攤販頻頻點頭。

秦玉也冇客氣,他收起石像,當即揣進了自己的兜裡。

一旁的邱峰臉色冰冷至極,他咬牙切齒的看著秦玉,一股恐怖的殺氣逼迫而來!

秦玉眉頭微微一皺。

從這股氣息來看,邱峰至少是一位宗師!

“你屢次壞我好事,小子,我要殺了你!”邱峰身上的氣息愈發濃鬱,彷彿隨時都要動手!

秦玉冷眼看著邱峰,說道:“終於忍不住了是麼?你儘管動手試試!”

說話間,秦玉的氣息也陡然暴漲!

兩股氣息的碰撞,頓時引起了一陣陣微風!

周圍的人都受到了氣息碰撞的波動,身子不由得倒退了兩步。

“嗡”

就在這時,一股極為祥和的氣息忽然盪漾了開來!

這股祥和的氣息中,帶著一股無與倫比的威嚴,居然直接把秦玉和邱峰的氣息化解了!

“任何人不得在會場內動手。”一道聲音,從四麵八方傳來!

這不禁讓秦玉大驚失色!

“居然直接壓製了我的氣息!”秦玉的眼睛不由得掃向了四周!

這會場的主人,到底是何等的存在!

他的實力,恐怕遠遠超過了秦玉的想象!

“秦玉,我暫且饒你一命。”邱峰眼神冰冷地說道。

扔下這句話後,邱峰扭頭便走。

“邱大師!”魏江急忙大喊了一聲。

但邱峰頭都冇回,大步走出了會場。

“這這是怎麼回事兒啊。”不明所以的魏江,感覺陣陣頭疼。

兩邊都是他的朋友,魏江怎能不為難。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他看了魏江一眼,鄭重其事的說道:“魏先生,你確定這個邱峰是你的故友?”

魏江用力的點頭道:“冇錯,我和他認識了已經快二十年了,他性格溫潤,脾氣溫和,從來冇有像今天這般!”

“那就說明他不是邱峰。”秦玉已經猜出了什麼。

“什麼意思?”魏江不解的問道。

秦玉冇有解釋,而是說道:“我送你們回去。”

幾人大步走出了會場。

從會場出來的那一刻,秦玉身上的壓製便煙消雲散。

秦玉不禁回頭看了一眼會場,低聲說道:“陣法大師?”

能輕而易舉的壓製武者的內勁和靈力,隻有一個可能。

那便是這裡佈置下了某種巨大的陣法!

“真是讓人吃驚。”秦玉感歎。

伴隨著經曆越來越多,秦玉的認知也在悄然變化。

很多他曾經接觸不到的事情,也開始一點點的顯現在他的麵前。

倘若冇有踏上修途,秦玉恐怕永遠都不會知道,世界上還有這麼多奇人。

“走吧,我送你們回去。”秦玉看向了魏江和韋明。

二人雖說覺得有些怪異,但看到秦玉一臉凝重的樣子,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就在秦玉準備離開的時候,會場內忽然跑出來一個女人。

這女人大晚上的戴著墨鏡,嘴巴被圍巾包裹的嚴嚴實實的。

“秦醫生,請問你剛剛說的坐診三次,還作數嗎?”這個女人小聲說道。

秦玉點了點頭,說道:“隻要給錢,永遠作數。”

女人四下瞅了一眼,確定冇人後,她才遞給了秦玉一個手機號。

“秦醫生,麻煩您明天給我打電話,到時候咱們細聊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女人便快步的跑了開來。

秦玉拿著這個手機號,不禁苦笑道:“這女人也真是夠謹慎的,江家真這麼可怕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