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秦玉的話後,周通不禁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周圍的幾個老頭也滿麵嘲弄,看向秦玉的眼神,更猶如在看一個跳梁小醜。

“直接保送決賽?我聽都冇聽說過。”周通喝了一口茶水。

“就是,吹牛都不會吹。”

“小小年紀,冇什麼本事就算了,還滿口謊言,老楊,這就是你帶出來的人?”

聽到他們的話,秦玉冷笑連連。

“是不是保送,我們馬上就知道結果。”秦玉拉著楊老,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。

周通嗤笑道:“我看你是想賴在這裡不走吧?就算真有保送,也得實現通過我這個會長。”

“連我這個會長都不知道這回事兒,你是怎麼保送的呢?”周通有幾分嘲諷的問道。

秦玉瞥了他一眼,說道:“有些事情,不需要通過你。”

周通哈哈大笑道:“真是能吹牛,好,我就等著看你怎麼保送決賽!”

說完,周通把茶杯狠狠地放在了桌子上。

秦玉也不著急,他微微閉著眼睛,靜靜的等待著。

“秦先生,你真的得到保送名額了嗎?”楊老有幾分擔憂的說道。

秦玉笑道:“楊老,您放心,我這人從來不說大話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楊老拍了拍胸脯,看得出來,楊老非常重視這次中醫大會。

秦玉閉著眼睛,試著感受周圍的氣息。

但很可惜,在這中醫協會裡,秦玉冇有感覺到絲毫的靈氣。

“中醫協會難道連藥材都冇有麼?”秦玉緊皺眉頭。

這個所謂的中醫協會,到底是乾什麼的?意義又是何在呢?

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眨眼間便已經到了五點。

太陽斜下,天空開始變得有幾分昏暗。

周通打了個哈欠,說道:“秦玉,都已經快天黑了,你的保送名額還冇到?你可彆耽誤我們寶貴的時間啊。”

秦玉看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天黑的這麼快,還不是因為你們來得太晚。上麵撥給你們資金,就是養著你們這群隻知道吃喝玩樂的飯桶麼?”

周通臉色一變,頓時大怒道:“你說誰是飯桶!”

“誰搭腔就說誰唄。”秦玉滿不在乎的說道。

“好,好,小子,你徹底得罪我了!”周通怒氣沖沖的說道。

“今天我就把話放在這兒,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,你也休想參加這中醫大會!”周通冷聲說道。

話音剛落,辦公室的門忽然被打了開來。

隨後便看到於禁快步的向著秦玉的方向走了過來。

“秦先生,你來省城怎麼不告訴我呢。”於禁笑著說道。

秦玉起身,客氣的說道:“於長官,我也是剛到。”

於禁笑道:“行吧,這中醫大會馬上就要開始了吧?等你忙完了再聯絡我。”

秦玉點頭道:“好。”

說完,於禁便從包裡麵拿出了一份檔案遞給了秦玉。

“這就是中醫大會的保送資格,你可以直接進決賽。”於禁笑道。

“嗬嗬,又來了一個說大話的。”一旁的周通不禁冷笑道。

於禁眉頭微蹙,他轉身看向了周通,說道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周通嗤笑連連。

“我是中醫協會的會長,保送資格我怎麼不知道?你不是在吹牛是什麼?”周通冷笑道。

於禁恍然大悟,而後解釋道:“你是會長是吧?是這樣的,這保送資格是由讚助方直接發放的,他們冇跟你打招呼嗎?”

“讚助商?”周通一愣。

“這讚助商不是商業部嗎?”周通有些不解的說道。

“對啊,就是商業部發放的。”於禁拿過了保送檔案,遞給了周通。

周通打開看了一眼,果不其然,上麵赫然扣著商業部門的章。

“怎麼可能!”周通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,他死死地抓著這份檔案,恨不得把這檔案撕碎!

但這些年中醫協會都是商業部門供養者,所有的資金也都是來自商業部門,說起來商業部門是周通的頂頭上司!

他隻能強忍著怒意,不敢發作。

“要是冇什麼事兒,我就先走了。”於禁和秦玉打招呼道。

秦玉點了點頭,說道:“麻煩你了,於長官。”

“不麻煩不麻煩。”於禁笑道,“期待你拿個好成績。”

於禁走後,秦玉便瞥了周通一眼,淡笑道:“看來我不需要求你,也能參加,而且會直接參加決賽。”

周通咬著牙說道:“秦玉,你彆囂張的太早,這裡是省城,我的地盤,你最好給我小心一點!”

秦玉冷笑道:“你的地盤?你算個什麼東西?你有什麼能耐儘管使出來,但是我得提醒你,得罪我的人,通常不會有好下場。”

撇下這句話後,秦玉帶著楊老,扭頭便走。

周通氣得滿麵慍怒,恨不得把桌子給砸了!

“有什麼好囂張的,不就是個靠關係進決賽的嘛。”

“就是,等到了決賽,肯定會原形畢露。”

“週會長,您消消氣,冇必要跟這麼個小角色一般見識。”

周通什麼話都冇說,但心裡卻升起了一絲狠毒。

他作為中醫協會的會長,人脈關係自然極廣。

尤其是有錢人被酒色掏空,所以和這些名醫走的比較近。

而周通認識的人,幾乎涉及了各行各業。

“你給我等著!”周通眯著眼睛,低聲呢喃。

秦玉和楊老回到了住處,一路上,楊老看上去眉飛色舞。

“秦先生,這次可真解氣!”楊老憤憤的說道。

秦玉笑道:“隻是不知道有冇有機會贏那幾根老蔥了。”

“絕對冇問題!”楊老拍著胸脯說道。

“以您的手法,贏他們根本不在話下。”

秦玉搖頭道: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是怕他們撐不到決賽。”

秦玉心裡也隱隱有幾分期待。

這些所謂的大師,到底有幾斤幾兩。

夜晚時分,秦玉躺在床上,微微閉著眼睛。

他的腦海裡閃過了無數丹方,而這些丹方都是來自於修仙法門,隨便一種丹方,都足以震驚世界。

秦玉挑來選去,最終選定了一枚丹藥。

“如果能煉製成功,這枚丹藥拿冠軍應該很輕鬆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道。-